首页 > 重回六零的美好生活 > 32.第 32 章(书号:119174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梦想123
    第二天,许向华找了几关系好的兄弟, 上午把房顶, 窗户糊好,下午便带着媳妇, 儿子搬了进去, 自此和西巷算是正式分开了。

    搬出来的许向华觉得身上顿时轻松了许多,终于不用再每天防着,算计着,吵吵闹闹过日子。

    新家缺的东西很多, 最主要的便是做饭的大铁锅。分家时,老许家只有一口铁锅,便没分, 留在了老宅 。

    田春梅昨儿一天做饭,都是凑和用个破砂锅做的。许向华一早起来,想着今天无论如何得去趟县城, 把家里缺的东西补上。

    小俩口有商有量的拟好单子,许向华拿上单子和大帆布包刚准备走,生产队的集合的钟声便敲响了,原来国家应广大社员的要求,调来了一批农具和铁锅售给社员,一口铁锅十块钱, 没钱的话, 还可以用粮食换。

    生产队长的话刚一说完, 下面的社员便炸开锅, 村里现在做饭还用陶罐,砂锅的人家很多,有的想蒸个馍馍,窝头还得去少数有铁锅的人家,等人家先用完了,借个灶。

    先前村里基本上家家都是有铁锅的,变成这样,啥原因呢?

    只因五八年时,不光学校一多半的老师成了“右”派,还有一个“赶英超美”大炼钢铁和“吃饭不要钱,放开肚皮吃饱饭,**在眼前”的公共大食堂。

    刚兴办起的大食堂好啊,不光让吃饱,还要让吃好,饭不限量,菜一个星期不重样。

    紧接着便是大跃进,浮夸风,一年产的粮食,够全国人民一天吃五顿,得吃个百八十年才吃的完。

    大家都说要提前进入**社会了,以后都不用在家做饭了。于是我们可爱的社员们都把自家做饭的铁锅无偿捐给了国家,支持大炼钢。

    那阵人们都很狂热,全村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炼钢,其实不光铁锅,甚至农具,铁门,门栓,就是木头箱子上的铜扣都敲下来炼钢了,如此等等只要带点铁的东西全抠下来炼钢了。

    一群老农民架了个破土炉子,便要开始炼钢了,那可能!折腾到最后,炼出了一堆废铁残渣,现在还在生产队大院后面堆着呢。

    这大炼钢铁,不光把村里的铁器祸祸了,地里的庄稼也糟蹋了(都忙炼钢呢,庄稼熟了也没人收),为了炼钢的燃料,还把附近几个小山头的大树也给砍了个干干净净,周围的环境也破坏了个够呛。

    这还不算完,紧接着灾年来了,要吃没吃,要喝没喝,生产队的大食堂再一解散,得,都傻了,回家做饭连口锅也没了,也买不起,只能用陶罐,砂锅先顶着,这俩年供销社的陶罐,砂锅买的老好了。

    这会谁家也没多少钱,粮食更是比钱还珍贵,当年大炼钢大家可都是无偿捐的,现在却让掏钱,掏粮换购,这下可不就炸了锅么。

    不过能在队里当个小村官的,基本上还都是有俩把刷子的,几句口号一喊,高调一唱,下面的人便老实了。

    许向华着急去县城,再加上他这刚分家,有五十块钱是过了明路的,便给许满红交了二十块钱,领了两口大铁锅,先给田春梅送了回去。

    许向华送完锅后,便赶紧往县城赶。到了县城,找了个离银杏街不远的没人的处,从空间里弄出了一麻袋,大概有两百斤左右玉米,熟门熟路的敲响了马四彪家的大门。

    “谁呀?”院里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许向华“咳”的咳嗽了一声,说道:“马哥,熟人。”

    院门“吱拉咣”的一声打开了半扇,马四彪一看许向华,便笑着说道:“大兄弟来啦,快屋里坐。”说着往边挪了两步给许向华让开了路,等看到许向华肩上的大麻袋时,脸上的笑容更深了,眼晴都眯成一条缝。

    马四彪家是县城的老住户了,祖辈都住在这里。家中的亲戚朋友,多是县城里的 ,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一张网下来,根深地固,算是这县域里的“老坐地虎”了,外面的小年轻们,谁见了也得叫声:“四哥”或是“马哥。”

    马四彪把许向彪让到客厅,对坐在沙发上边嗑瓜子边看时下最说行的小说《李双双小传》的媳妇于小茹说道:“媳妇,咱有点眼力劲,没看见我大兄弟来了,给倒杯水啊。”

    于小茹抬头看着马四彪翻了个白眼,把手上的瓜子和书撩下,去厨房倒水。

    马四彪讪笑了一下,说道:“这老娘们!大兄弟,来,先坐。”

    许向华想着快点办完事,他还想去唐老爷子那转转呢,便边打开麻袋边说道:“马哥,先不坐了,你先看看这,你收不收吧。”

    许向华袋子一打开,马四彪就乐了,激动的伸手抓了一把玉米粒说道:“大兄弟,你历害啊,这玩意现在可是稀缺货,黑市现在流通最多的便是高梁和杂和面了。这颗粒又饱满,成色又好,你那整的啊?”

    许向华笑了下说道:“马哥,这个嘛,就像我从来不问你这些东西卖给谁了一样,你也不能问我这些是那整的。”

    马四彪愣了一下,食指指了一下许向华笑道:“明白人,哥最喜欢和明白人打交道,看的起兄弟的话以后就叫我“四哥”吧。”

    许向华从善如流的叫了句“四哥。”然后继续说道:“四哥,以后叫我老九吧。四哥,那你看这个……”

    马四彪又抓了把玉米粒,在手里攥了攥说道:“老九,现在黑市的玉米面基本上在两块到两块五之间,四哥能给你出到这个数。”马四彪说完,用手比了个数字。

    许向华瞅了一下说道:“一块六?”

    马四彪点了点头道:“嗯,老九,最多这个数,四哥也得给别人打点些。”

    许向华稍想了一下,说道:“成,四哥,就这个价吧。”

    “爽快!”马四彪说着,拿起门后靠着的大秤,喊于小茹道:“老娘们,过来帮我们看一下秤。”

    于小茹过来后,马四彪把麻袋绑好,用大秤勾挂起来,和许向华用挂着秤的粗木棒子把这一大麻袋的玉米抬起来过秤。

    “一共一百九十七斤”于小茹数着秤上的准星说道。

    “行了,老九放下吧。一百九十七,一块六斤,一共三百一十五块二。老九,你是全要钱,还是和票搭上?噢,对了,我这还有些上好的大米和花生油你要不要?”马四彪说道。

    许向华一听连忙点头道:“四哥,能匀多少?”本地不产稻米,油每人每月才供应二两,这些都是极稀缺的。

    马四彪想了下说道:“大米能匀三十斤,油只能匀十斤。”

    “行,四哥,我都要了,太谢谢你了,这些东西家里都缺,钱你从刚才那些里扣吧。”

    因着许向华在马四彪这卖粮食,马四彪给了个内部价,最后捞到手也只剩下一百块钱,三十斤粮票跟二十四尺的布票。

    从马四彪家出来后,许向华直奔供销大楼,大采购,最迟明年,国家便会把这些票据和平时的生日紧紧的联系到一起,到时你就是想超出规定,多买上几盒火柴,都得提供票据,最可怕的是由于物资紧缺,每人一年只提供一尺八的布票!

    一尺八的布票能干啥?就他这块头,缝个小内裤都窄的穿不下,要是想做件衣裳,光布票都得攒到猴年马月去,要不人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你不想这的干也不成啊,没票就没布,不穿补丁光屁股跑啊。

    许向华在供销社里转了一圈,买了二十四尺的布料,手电筒,半导体收音机,四节电池,小明文想要的小人书,铅笔,本子。还有两斤饼干,两斤桃酥,一斤糖角子,十根麻花,一斤红糖,一斤白糖,全都放进大帆布袋里装好,便离开了供销大楼,朝县城外走去。

    许向军眼都不眨的在供销大楼花了一百来块钱,连带那些布票,粮票,落在了闲逛,寻目标的有心人眼里,四五人在他朝县城外走时,便不远不近的跟了上去。

    许向华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东西收到空间里,但走了一截,便发现了身后的异样,连忙走的快了几步,想把跟着的人甩掉,没想到,这跟上来的人也有几分本事,绕来绕去也没能把尾巴甩掉。

    出城后,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许向悄悄的把收在空间里的唐刀拿出来,捌到腰上,然后靠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点了根烟边抽边等跟在后面的人过来。

    没过一会,几个二流子便跟了上来,领头的一个大脑袋,秃眼三角眼的家伙,看见许向华靠在树上,掏出了一把刀子,比划着笑道:“小子,腿挺快啊,害的爷爷们差点没追上,识相的把手上的包,和身上剩的钱票拿出来,要不然,爷爷今天给你放点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