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仙闹革命 > 4. 离乡(书号:119176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神龙摆尾巴
    “我叫郝有为,他是我师弟,陆有德。你们可以叫我们,郝师叔、陆师叔。

    修行之路,枯燥、艰难而且辛苦,与你们想像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一颗坚强的向道之心,很难坚持下来。

    虚无宗招收的弟子,可分为仆役、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和亲传弟子,四周身份地位不同,待遇也不一样。”遣散了无关的人,诺大一个城隍庙中,只剩下两位仙师和宁瑞等六名被选中的孩童,郝仙师介绍道,“带你们回到宗们以后,还会有一次宗门的入门测试。

    如果能通过测试,一般能成为虚无宗的外门弟子,个别有极为突出的天资或者表现者,比如张宗耀,很有可能被收为内门弟子,甚至亲传弟子。

    如果未能通过测试,不用担心,仍然可以宗门内,成为仆役。只要你们勤加用功,修为达到一定境界,还有机会晋升为外门弟子,甚至是內门弟子。

    当然,虚无宗有极其严格的门规,如果练功不努力,或者犯了门规,即使是亲传弟子,也有可能被降为外门弟子甚至是仆役。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

    依照往年的情况看,你们中有一半人能成为外门弟子或者内门弟子就算很不错了。

    现在你们还可以反悔,不过,一旦进入虚无宗,你们就是虚无宗的人,一生不得背叛宗门,否则将会受到宗门及同道的追杀。

    给你们一夜的时间准备、考虑,和家人告别。不想加入虚无宗者,虚无宗也绝不强求。

    明天辰时,如果你们仍然坚持现在的决定,就来到城隍庙前,郝师兄和我会带你们回虚无宗。如果到时没有来,会被当做不愿意加入虚无宗,放弃了这次机缘。

    各自回家去!”

    说罢,郝、陆两位仙师将六个孩子送出了城隍庙,交给了各自的父母家人。

    李捕头正勾着腰,正缠着宁铁匠说得热乎:“……我早就看出宁瑞这孩子不是一般人,有出息,要不也不会顶着压力,一定要带这孩子参加仙缘会。

    平常,我也没少照顾、鞭策、勉励这孩子,我把这孩子真当做我亲生的子侄。将来宁家发达了,可千万别忘了我老李!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招呼就是,只要老宁你一句话。”

    说着李捕头从怀中掏出宁铁匠贿赂他的那二十两纹银,一咬牙又添上五两银子,塞给了宁铁匠:“老宁,别跟我客气,这点银子就当是贺礼。”又压低声道:“你可别四处说,别人家,我可只送五两银子!也就是宁瑞,忠厚老实,正合我老李的心意,要不然,想也别想!”

    一入仙门,便是天壤之别,孟津镇第一大户张家之所以会有今日这般权势,不就是因为三老爷当初被虚无宗选中,并且修行有成么?

    宁瑞既然被两位仙师看中,破格选入了虚无宗,李捕头便再也敢欺压宁家。生怕日后宁瑞真出了头,找他来算账。相反,如果能巴结上宁家,那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宁铁匠喜滋滋带着宁瑞回到了家中,宁瑞被仙师选中的消息早已经被传得街知巷闻。还未到街口,就传来“噼噼啪啪”放鞭炮的声音,与宁家沾亲带故的、街坊邻居都早早等在街口敲锣打鼓迎接两人。

    见到两人,众人一拥而上,将宁瑞父子团团围住,七嘴八舌,赞誉之声不绝于耳。

    “我早就说宁瑞这孩子不是凡人,大家还不信。宁瑞出生那天,我看到有一道红光从天而降,我就说,这是神仙下凡啊!”

    “谁不信了,那道红光我也看到了,我还听到有龙吟之声!”

    “瞧这孩子多精明、多机灵!我们家铁蛋,要是能比得上这孩子一成,我就要乐开花了!”

    ……

    夸得最凶的,往往是那些以前说闲话说得最多的,人情世故,不过如此!

    只是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小孩,怎么也不能明白,早上宁铁匠带着出门,还是街坊邻居嘲笑对象的宁瑞,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别人家孩子,他们学习的榜样?

    次日清晨,穿上娘亲连夜为宁瑞缝制的新衣服,宁瑞背着一个大包裹,在一家人护送下来到城隍庙前。衣角处沉甸甸的,娘亲担心宁瑞缺钱,还特意在衣角处缝入了八颗银珠子,衣服上各处的扣子,里面也藏有银珠。

    按照规定,家人是不许进入城隍庙的,以免打扰仙师。

    守在城隍庙门口的衙门差役将宁瑞接了进去,就在即将踏入城隍庙的那一刹那,宁瑞忽然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转过身来,跪了下来,“咚咚咚”向爹娘连磕了三个响头。

    这一别,不知几时才能见面,也许,一生一世都难相见。

    宁铁匠眼睛有些湿润,挥了挥手,说道:“去,去,别担心爹娘,家里还有你大哥二哥!好好的修行,照顾好自己!”

    胸中有千言万语,宁瑞却不知该如何说,只是点了点头:“嗯,爹,娘,孩儿走了!”说罢,站起身来,跟着衙役走进了城隍庙。

    不知不觉中,宁瑞感到眼中一热,两行热泪涌了出来,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哭什么哭?没出息,傻蛋就是傻蛋!”耳边又传来张宗耀那刺耳的声音,“不要以为进了仙宗就得意了,孟津镇哪一年没有一两个人被挑选进虚无宗?外面的人以为他们很风光,其实不过是在虚无宗做仆役。傻子就算进了虚无宗,也是做下人的命!

    本少爷就不同,三叔公说过,以我的天资,进入仙宗,八成会成为内门弟子,被某位高人看中,收为亲传弟子也不是不可能。那些做仆役的,想见本少爷一面都难咯!”

    宁瑞抬头看了张宗耀一眼,若是在平日,他也许会上前教训张宗耀一顿,可是现在,心中沉甸甸的,没有半点心思。

    林玉莲也早到了,担心宁瑞又跟张宗耀打起来,急忙将他拉到一边,不断说话安慰宁瑞。

    辰时时分,郝、陆两位仙师准时联袂而来,见六个小孩都来了,没有人放弃,点了点头。交待了几句话,郝有为就取出一艘巴掌大的木头小船,往空中一扔,轻喝一声:“起!”

    只见那小木船迎风便涨,转眼间便化作了足有四丈长,一丈宽的木船,悬浮在空中。

    郝有为、陆有德两人袖子一挥,分别裹住六个小孩,飞上了木船之。

    “走!”随着郝有为一声轻喝,木船风驰电掣般向南方飞去。

    小木船十分精致,而且飞得很平稳,宁瑞满是好奇,在船舱内这里摸摸,那里摸摸,不多时将离别父母的伤感忘得干干净净。

    “土鳖!”张宗耀斜瞥了宁瑞一眼,低声说道,不知为何,他怎么看宁瑞都不顺眼。

    “虚无宗离孟津镇有两千多里,这木船儿飞得比较慢,要飞一天一夜!”陆有德早就见惯了这样的情景,笑了笑,“正好借着这两天,向你们介绍一下虚无宗的情况和规矩……”...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