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明小厨师 > 第二章 请自重(书号:119185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昴歌
    陈小洛想来想去,自己能拿的出手的,也就当年在旧东方学的那一手做菜的手艺。

    当年看电视,听到那句“姐,遇到旧东方的厨师就嫁了吧!”

    激动的陈小洛把手头仅存的三千块拿去交了学费。

    这种又能把妹又能学会做美食的好事,对于一个吃货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结果……

    姐,你特么到底在哪?

    “你会做饭?。”王大婶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子,满脸的不屑。

    陈小洛也很无奈,

    回头望了望自己那风雨飘摇中的破草房,连口像样的锅都没有,

    说自己会做饭谁信呐?

    不过他的脸皮是极厚,转脸就变成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

    “王大婶你有所不知,我爹当年可是给洪武皇帝当过厨子……”

    “我管你老爹给谁当过厨子。”

    王大婶提起擀面杖,满脸狞笑,“这一顿棒打你想混过去门儿都没有!”

    她笑什么?

    还笑的这么猥琐?

    陈小洛感觉到一阵不安,连忙回头望去。

    这一看不打紧。

    沃草……

    王大叔刚好从镇上下工回来,正走到村头。

    这下惨了,真是前有豺狼,后有猛虎,跑都没地方跑,出门没看黄历,没成想这么倒霉——穷成那样的家里哪来的黄历?

    “当家的,快帮我抓着小洛这王八蛋。”

    王大叔尴尬的笑笑——臭小子,整天就给我找事。

    他绷起脸,装作恶狠狠的对着陈小洛道,“别跑,我要不逮着你,我今儿姓就倒过来写。”

    “隔壁老王啊,你那破姓倒过来写也是王啊!”

    陈小洛哪里还敢留在原地,眼睛瞄准那条通往村子后山的小路,趁王大婶一个没注意,蹭蹭钻了进去。

    ……

    陈小洛所在的青田村位于扬州府江都县瓜洲镇。

    别看瓜洲只是个镇,可这个镇却是赫赫有名。

    陆游的《书愤》,白居易的《长相思》都提到过这个温婉如约的江南水乡小镇。

    最著名的莫过于临川先生王荆公所写的《泊船瓜洲》——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所以在扬州府,瓜洲镇是个热闹非凡的大镇,而瓜洲镇最大的家族,莫过于位于镇北的王家。

    陈小洛隔壁的王大叔便是在王家做工。

    王家有两绝。

    大少爷的赌是一绝,二少爷的色又是一绝。

    先不说大少爷的赌,只说二少爷的色,那是上到八十老母,下到嗷嗷待哺,通杀。

    反正色的离谱,色的清新脱俗。

    前几日王婉清来到镇上探望隔壁老王,恰好被王家二少爷一眼瞅见。

    只是一瞥,

    他便魂牵梦绕夜不能眠。

    这天他再也忍不住,欲火难耐,叫上三五知心好友,骑上高头大马,直奔青田村。

    在村口,

    他看见一个肥硕的妇人,拿着小臂粗细的擀面杖追着一个年轻人,吓得他勒马就要回头。

    尼玛,

    难道青田村的女人都这么猛?

    可是大老远来都来了,不想办法消消火,怎能对得起胯下的良驹!

    “二少爷,那边有个姑娘……”

    好友惊呼,

    二少爷定睛一看,那不正是思念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婉清姑娘吗?

    王婉清也是郁闷,本来开开心心的听着小洛哥讲故事,娘亲非要追出去打小洛哥一顿,自己不忍心,想追上去看看。

    刚到后山脚下,

    恰好碰见上次在镇上王家碰到的二少爷。

    二少爷温文尔雅,

    “婉清姑娘,正好有些事情要与你说,请随我这边说话可好?”

    王婉清有些不情愿。

    “这位姑娘,二少爷的好心相邀你敢不听?”

    “二少爷可是你爹的主人家,你可想清楚了!”

    “给脸还不要脸了……”

    二少爷愠怒,

    “丫的都怎么说话呢!”

    众人禁声,

    “人家姑娘不愿意去,你们不会强抢啊!”二少爷桀笑。

    没等王婉清反应过来,众人一哄而上……

    陈小洛终于甩掉王大婶那个母夜叉,长长松了口气。

    但是让他现在下山,他也不敢。

    万一王大婶在路口堵着自己,岂不是又免不了一顿棒打。

    他在山路上走着,好整以暇的拽了拽衣襟,想起刚刚屁股上挨的棍子,现在还隐隐作痛。

    喵了个咪的,王大婶太凶残。

    自己只是逗逗婉清那个傻丫头,却挨了好些棍棒,不过想想婉清丫头的峰峦起伏,打几棍子也是值得。

    他一直坚信,

    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就看这个代价值不值得。

    “你们别过来……二少爷,还请你自重!”

    是王婉清?

    陈小洛惊愕不已,这么狗血的剧情都特么能让我碰上?

    自重?

    二少爷今天来就没打算自重,平日里他想玩弄的女人,哪个不是乖乖的上了他的床,这个乡下的小姑娘竟然还让他自重?

    天大的笑话!

    他色眯眯的眼睛盯着王婉清胸前的饱满,生生咽了口口水,

    “小丫头,你乖乖从了本少爷,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他各种手段已经用尽,自报家门家产,许之金钱诱惑。

    可这姑娘就是不从,不从的结果就是他只能硬来。

    二少爷的咸猪手伸了出来,王婉清吓得咯噔咯噔直往后退。

    如果是你情我愿,陈小洛只当没看见,毕竟不能打扰人家的美好生活。

    可这明明是强抢良家少女,陈小洛忍不了,

    叔叔能忍婶也不能忍,抄起地上的石头,大喝一声:

    “放开那个姑娘!”

    后面还有一句……让我来……

    额,

    还是不说的好。

    对方更忍不了好事被扰。

    “哎呦,哪里蹦哒出来的屁啊,吃饱了撑的吧。”

    “识相的滚远点。”

    “活腻歪了吧,弄死丫的。”

    二少爷的狗腿子纷纷骂道。

    陈小洛把王婉清掩在身后,打量着对方,对方有六个人,个个膀大腰圆凶神恶煞一般。

    很显然,

    陈小洛有信心一定打不过他们。

    二少爷眉头微皱,

    “把他给我收拾了,回头请你们喝汤。”

    狗腿子们喜笑颜开,

    “得嘞,您瞧好了吧。”

    老大吃肉,弟兄们喝汤,天经地义。

    王婉清那副可人的模样,早就看的他们心火难耐。

    “你们,你们别过来啊!”

    陈小洛扬了扬手里的石头,嘴里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再过来,我可真拍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