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七十六章 心寒(书号:13326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话筒
    “啊……真的?”凌母惊喜地道。

    凌父笑开了嘴:“今天一天,小逸和小柔同时突破,实在是双喜临门啊!”

    汪成候的脸上也满是喜悦,连他也没想到,凌柔会这么快突破,看来水火双元力果然不同凡响,可以大大加快武者的修炼进度。

    片刻后,天地元气的波动平息下来,众人都进了凌柔的房间,汪成候一番检验,确认凌柔的根基很稳固,此次突破没有任何问题,顿时一片欢悦。

    没有人跟凌柔提及先前龙组来到的事,有些事情本就不该她这样的小孩忧虑的,努力提高修为才是她目前最需要做的事。

    凌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拿出了手机,拨打了雷千军的电话。

    如同前面几次一样,电话很快接通了。

    “凌小友……”

    凌逸开门见山道:“雷元帅,我只想问一句,当初你保证的会保护好我家人的事情,还算不算数?”

    雷千军沉默了一下,道:“我雷千军答应的事情,没有反悔的时候。”

    “那我没什么要说的了。”凌逸说完,就准备挂断电话。

    “等等!”雷千军连忙道。

    凌逸没有将电话挂断,沉默着等待。

    数秒之后,雷千军叹息道:“凌小友,关于你在武神空间施展出来的武学……若是令师不方便出面的话,我建议你还是配合政府的行动比较好。”

    凌逸闻言,心渐冷。

    见凌逸没有说话,雷千军便继续说道:“你应该清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现在有无数势力都在打着你那门武学的主意,我知道老药罐现在在你那里,可是无论是他,还是他手上那块牌,都不可能完全没有纰漏地保护你。眼下,你最好的选择,便是将武学交给帝邦政府,到时候无论什么势力,都无法动你一根毫毛……”

    凌逸胸怒焰翻腾,却轻轻笑了:“呵……身为帝邦的公民,受到帝邦政府的保护,本就是政府该做的分内之事,现在居然要演变成一场交易么?难怪现在帝邦上下怨声载道,怨气冲天,这样的政府,的确是让人失望透顶……”

    电话另一边,雷千军的脸微微沉了下来,沉声道:“那也要看是什么事情……你可知道,为了保护你,帝邦政府将付出多大的代价?任何付出和回报,都要讲究一个对等!”

    “既然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任何人,想要得到我身上的武学,自行来取便是!不过,雷元帅,当你的小友,我实在感觉不到什么荣幸,因为你永远都不会站在所谓的小友这一边,请你以后,永远都不要这样称呼我了……希望你能将我家人保护好,以及帮我朋友铺路,这不是请求,而是做为我救下你孙女,以及帮助汪老治病,你曾经许诺过给我的报酬。”语气冷淡地说完,凌逸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凌逸胸的怒火很快平息下去。

    因为在打这个电话之前,他就已然有些揣测到了雷千军的态度,以雷千军对他的关注,龙组有什么动作,身为五大元帅之一的他不太可能不知道。

    龙组既然来到了他家,就已然是从侧面透露出了雷千军的态度。

    不过这通电话,仍然是要打的,因为他必须要运用起一切能够运用的资源,来保证亲人的安全。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放心离开。

    唯有离开,所有人的焦点才会从这幢屋转移,老爸老妈以及小柔的安全才能更加得到保障一些。

    帝都。

    砰!

    手机在地上甩了个粉碎。

    雷千军气喘吁吁,虎目之满是怒火。

    如果是一般人,就算顶撞了他,他也不至于如此生气,可这个人是他十分看重的甚至惋惜不能收其为徒的凌逸,他就不得不为之愤怒了。

    这个小,难道真以为自己能够和全世界对抗?

    一部武学,真的就比性命还要重要?

    大局,大义,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懂?现在的学校教的都是些什么?

    又或者,真以为自己有一个厉害的师父,就可以将什么也不放在眼里了?

    刚过易折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难道他不懂?

    越想,雷千军越是觉得生气,恨不能立刻飞到凌逸的面前,甩他几个耳光,将他抽得清醒些。

    片刻之后,雷千军才终于平静下来。

    想起凌逸说的那番以后不再称“小友”的绝然之语,雷千军心叹息,若非是凌逸在武神空间展现出来的武学太过玄异,甚至连五大元帅聚首研究之后,都只是隐约揣测出其武道原理,却根本无法想象凌逸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也不会最终同意一切以收回这奇异武学为机要展开行动,默许龙组的行动。

    甚至,在最后的商定结果,如果凌逸表现得太过顽抗,始终不肯交出武学……

    为了不让这等危险的武学落入敌人之手,便有必要连人带武一同毁灭……

    这才是雷千军苦心劝说凌逸将武学交出的最大原因,不希望这样一个人才因为这种原因就凋落。

    不过,在那场会议,雷千军也有反复提及过凌逸那名深不可测的师父,极有可能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先天强者,所以强调若非万不得已,不要采取最坏措施。

    所以雷千军越觉愤怒和无奈,因为他觉得凌逸根本没有体会到他的好心。

    这也是因为两人深处的位置不同,思考问题的角度也不同,因此不可避免地造成了难以调和的激烈矛盾,不欢而散。

    想起凌逸强硬的态度,雷千军就觉得头大起来,难道真的要闹到不可收拾才行?还有老药罐那边,居然也参合进了这件事情,使得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想着想着,突然间短促的三下敲门声响起,然后白梅自行扭开门走了进来,一身职业装包裹得她身材妖娆,微卷长发披肩,更衬托得面容冷艳动人,声音清冷道:“元帅,小姐又不见了。”

    又翘家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雷千军刚转过这样的念头,脸色便是一变。

    不好,这丫头难道又在这书房里安装了什么隐秘的窃听装置?将刚刚的对话都窃听了去?否则怎么偏偏这个时候翘家?

    雷千军立刻道:“赶快!让隐龙市的人动作起来,守住凌逸的家,小鱼很可能是去找凌逸那小了!”

    “是。”白梅微微躬身,便退出了房间。

    关上房门之后,那张冷艳透出妩媚的精致面孔现出一抹异色。

    凌逸这两个字,最近实在是听得最多的两个字……想不到当初在盘山路上碰见的那个看上去有几分特别有几分有趣的青涩大男孩,短短时间之内,居然让整个世界围他而转……

    凌家。

    汪成候看着凌逸,神情凝肃道:“凌小友,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是的,汪老,今后小柔还有我爸妈,就劳您照看一二了。”凌逸诚恳地道。

    汪成候看着凌逸较往昔突然成熟了些许的面庞,轻声一叹,道:“小柔是我的弟,加上你和令师对我有恩,这点小忙不算什么,只是你这一走,等于是将自己完全暴露于危险之,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想要找到一个人,实在不是一件太难的事。”

    凌逸一脸从容地道:“汪老放心,我这次去是随师父修行,有师父在我身边护驾,谅那些宵小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汪成候倒是全然相信了,在他心凌逸的师父绝对是高手,就算不如自己也是相差不远,想了想,点头答应道:“好吧。”

    见汪成候答应下来,凌逸暗松口气,只是他哪里有什么师父?刚刚所说不过是托辞,却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汪老,之前我师父来过,留下了这个,说你吃掉之后就能伤势痊愈了。”凌逸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纸质包装的大白兔奶糖,递了过去。

    汪成候的脸色顿时既是古怪又是激动,双手接过了这颗意义非同寻常的大白兔奶糖,同时心头暗惊,先前自己一直在客厅,居然没有察觉到凌逸师父的到来和离去,此人的修为至少是不下于自己,甚至犹有超过?

    不及思索更多,汪成候就有些心急地打开了奶糖的包装纸,怎么看都是一颗普普通通的奶糖,散发着淡淡奶香。

    不过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汪成候可不敢小看这颗奶糖,当即珍而重之地将奶糖放进了嘴里,细细品尝,失望发现自己仍然是没办法从分辨出任何药物,无奈之下只好咀嚼三两下咽了下去。

    紧接着,老规矩,凌逸开始抓着汪成候的手进行按摩,一通抽风似的乱颤乱按,暗地里则是在吸收汪成候体内的晦气。

    三分多钟之后,凌逸确认汪成候的体内再也没有一丝晦气,才松开了手。

    这一刻,汪成候感觉自己身体无比舒畅,体内所有麒麟明火劲都被他炼化,成为他本身元力的一部分,进而催动自身元力产生微妙质变,压抑数十年的伤势一朝解除,身体每一个细胞都猛然爆发出了惊人生机,浑身气血滚滚沸腾,像是年轻了二十岁,精神念头变得光明澄净,无比通达。

    甚至,汪成候感受到了突破的契机!

    终于压抑不住,汪成候陡然仰头一声清啸,啸声不大,却蕴含着汪成候的武道意志,生生传出千于公里,在每一个人耳边都清晰响起,与此同时,一股无可抵御惊天动地的先天气势,犹如沉寂百年的火山全力爆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