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章 东瀛人!(书号:13326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话筒
    擂台上,遭遇剑意封锁的凌逸陷入了险境。

    剑意如丝,却可断金石,这里又不是现实世界,身躯远远不够强大,真要被收缩的剑意一阵绞杀,整个人都会变成千千万万。

    先前还在谈笑风生,出手便凶残至此,凌逸觉得现在的女孩越来越可怕了。

    避是没法避的,除非将脚下的擂台打穿个洞,而在系统设定,擂台都是极其坚固的,就算凌逸耗费全部元力值,恐怕都只能打出一个大坑出来。

    没法避,那就正面迎战!

    凌逸眼战意如电芒窜动,突然一声吼啸,一股强悍的武道意志爆发开去,散入空间!

    过去这两个月,日日抵抗怨力的负面影响,每每将自己逼至极限,处于疯狂和理智的边缘,凌逸的精神力固然暴涨,武道意志也是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强大起来,远远超过了一般后天前期武者的程度。

    他的武道意志,虽然未凝练蜕变成“意”,却带着一股犹如屠杀万人的凶煞戾意,如阎魔睁眸,所过之处仿佛让空间都要燃烧,赤地千里!

    轰!

    空间无声一震,这是意志和意志的对抗,凌逸的武道意志和生死若苦的剑意之间的抗衡。

    按道理来说,未蜕变的武道意志,和剑意之间是有着土壤和顽石般的本质差别,根本无法相庭抗理,但凌逸的武道意志极为特殊,这一刹那爆发,展现出来的力量,居然将周遭不断内所的剑意丝网给震开些许,撕裂出了一道缝隙。

    凌逸立刻施展出幻步,将速度提升至极限,一下窜出剑意封锁,伸手往腰间一拔,刀身细窄狭长的绣春刀应声出鞘,犹如屠夫给牲口开膛破肚一般绝然犀利的一刀挥出,带着一股草莽狠厉的气息。

    观众席上,看见凌逸居然奇迹般地从剑意封锁脱出,已是让无数人惊呼,又见凌逸施展出这样看似简单却格外震人心魄的一刀,不由让许多懂刀之人大是讶然:“这是什么刀法?”

    凌逸当然不会告诉他们,这是他跟随老赵杀猪两个月,自己琢磨领悟出来的杀猪刀法。

    虽然领悟刀法的过程上不得台面,但以凌逸继承了帝僵的无上悟性,两个月的时间,已是让他的杀猪刀法拥有足够的犀利和勇猛。

    嘤……

    空间响起了金属摩擦的轻颤,凌逸的刀和生死若苦的剑竟未正面相碰,而是刀身与剑身相触,摩擦,爆发出了激烈的火星,继续刺、斩向对方!

    生死若苦似乎也根本没预料到,凌逸居然可以正面突破剑意封锁,电光火石之间,居然闪避不得。

    然而突然间,剑身一颤,竟然被震得偏离,擦过凌逸的肩膀,带出一片血肉。

    噗……绣春刀从生死若苦的脖划过,打了马赛克的生死若苦的脖被鲜血喷得冲飞而起。

    其的道理很简单,刀比剑重,比剑厚,而且凌逸的杀猪刀法,讲究的是循“猪”身上的肌理脉络而行,当刀身与剑身相触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地将这种奥妙运用到了运刀之,刀剑摩擦之间,丝丝力量已经渗透进入剑身弱点之处,顿时改变了剑的轨迹,使之偏离。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眨眼之间,胜负已分。

    斩杀了生死若苦,凌逸看了一眼被带去血肉的肩膀,又看了一眼手的绣春刀,心轻叹:“还是杀猪刀更加好用啊……”

    随即他就想起,貌似武神空间是有定制武器功能的,不过不能脱离现实就是,而且是需要付费。

    就在凌逸琢磨着要打造一把怎样的杀猪刀的时候,擂台边角,光华一闪,被斩杀之后爆为光点的生死若苦重生出现。

    下一刻,整个对战空间观众席响彻喧嚣。

    施展出剑意的生死若苦,居然败了!

    被一刀斩首!

    虽然凌逸没有施展出上次对战白浩然之时扭转局面的神秘武学,但这堪称惊艳的一刀,在所有人心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被系统以朦胧光芒形式显化出来的那一瞬间武道意志的爆发!

    那是怎样的一股武道意志?竟然生生迫开了如丝雨般连绵却凌厉非常的剑意,虽然仅仅是一瞬,却深深让人感到震撼。

    此的身上,到底藏了多少奇迹?

    现实世界,朴信龙的脸色颇有几分苍白,神色亦有几分难看。

    他脑不断回想着凌逸刚刚那犹如杀猪砍骨般凶狠暴戾的一刀,心想如果这一刀是朝着自己砍过来,自己该如何抵挡?可能抵挡?

    对于四周观众席上各种惊呼哗然,凌逸不放在心上,略微沉思,回味着这一战所得,数秒之后,心下犹自满足,能够和领悟出剑意的强者交手,哪怕只是在武神空间之,亦是难得的体验。

    剑有剑意,拳有拳意,不知自己那“十龙降魔拳”,什么时候能够凝练出拳意来?

    稍一抬头,凌逸将目光望向了位于擂台边缘重生的生死若苦身上,目光之泛着异色。

    此人,到底是谁?

    凌逸有种预感,这生死若苦的年纪,怕是和自己差不多。

    如此年轻,就能领悟出剑意……看来,这世间的天才人物,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许多。

    仿佛是知道凌逸心头所想,面具下,生死若苦的眼睛微微一弯,道:“凌逸,原来,我还想要保护你,可是现在看来,我得加把劲才行了呢……”

    “你到底是谁?”凌逸疑惑道。

    生死若苦却避而不谈,轻轻一笑:“凌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相见……”

    说罢,身形便是淡化,最终消失,居然直接下线了。

    对于这个喜欢装神秘的妹,凌逸疑惑又无奈,不过她都说了,以后有相见的时候,他也就懒得再多想。

    随即,打开挑战栏,凌逸发现挑战他的人又多了许多,八级强者居然多达十二位。

    对于不经常玩武神空间的凌逸来说,这些名字都很陌生,没有多想,直接就选择了其一位——斩绝华!

    光华一闪,出现在擂台上的是一位没有戴面具的面容猥琐的大叔。

    “凌逸,让我来领教一下你打败白浩然的武学吧!”斩绝华语气傲然地道。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将我逼到那一步了……”凌逸说着,手的绣春刀化为光点飞散。

    这话语显然是将斩绝华给有些激怒,发出一声冷哼。

    随着系统三秒倒数之后,斩绝华立刻主动出击,身形如风飘逸,拳势如同奔雷疾走,轰隆破空声音震动整个擂台,拳影如闪电般笼罩向凌逸。

    修习了十龙降魔拳,凌逸对于拳法已经颇有精通,见状眼神微亮,看出这门拳法几分奥妙,并不正面接招,施展出幻步,身形如鬼魅飘移,挪移在拳影之,如一片扁舟在暴怒汪洋之摇荡,时刻处于毁灭的边缘,却始终不被倾覆。

    凌逸的心很冷静,甚至在享受这种命悬一线的感觉,因为多少个夜里,他都是这样不断忍受着怨气带来的负面影响,压抑着兽性的爆发,对于这种感觉,他早已经习惯。

    或者,对他来说,在这样的状态下,他的头脑反而更加冷静。

    斩绝华眼见凌逸并不还手,轻松闪避,一双毫无波动的眼眸始终注视着自己,心头生出了被藐视的羞辱感觉,一声怒吼,拳势再变,变得磅礴大气,正平和,如壁垒推移,拳势如山,似要碾灭一切。

    凌逸眼睛再亮,这斩绝华显然是一位拳法高手,拳法变化在于一念,脚下陡然一快,擂台上便幻化出八道一模一样的人影来。

    轰!

    斩绝华判断错误,拳头轰破一道幻影,脸色便是一变,顿时就感觉到身侧风声呼啸,一个重重的拳头轰在他的腰肾上面!

    噗——

    斩绝华嗷一声,大蓬鲜血从口鼻喷出,整个左肾都被轰烂了,深深凹陷,身形一下击飞出去五公尺。

    碰的一声,脚掌落地,斩绝华蓦一回首,就见凌逸闲暇以待地看着自己,风轻云淡,一股怒火顿时胸翻腾,却又陡然冷静下来。

    他也是久经厮杀,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被怒火冲昏头脑。

    “来吧,施展出你最得意的武学,否则你没有机会了。”凌逸微笑道。

    “八格!”

    斩绝华的眼神一冷,随即整个人就像平静下来的湖水,一股寒冷的气息从他身体里扩散开来,脚步一动,朝着凌逸掠去,眨眼便来到距离凌逸不足两公尺处,陡然一拳打出。

    这一拳,全无之前两种拳法的声势浩大,透出一股冰寒阴柔的感觉,却犹如毒蛇吐信,透出危险的气息。

    观众席上,有人认出这门拳法,眼神一变,心惊呼:“这是……东瀛区日武道的拳法,古武山本家的‘叠拳’!”

    古武山本家,是东瀛区排名前三的古武家族,叠拳便是其不传之秘,重劲浪一重高过一重,重重叠加,威能恐怖,施展出来足以越阶杀敌。

    听到“八格”二字,凌逸便眉头一皱,他不知道什么叠拳,也不知道山本家族,但却认出这斩绝华乃是一名东瀛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