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一三章 值得么?(书号:13326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话筒
    “凌逸,你要跟宗玉京上纠纷台?”闻人怀诗来到近前,很自然又很直接地询问道。

    “是啊。”凌逸叹了口气,无奈道:“都说红颜祸水,我以前还不知道什么意思,现在明白了……闻人怀诗,这事儿全因你而起,我要是被他打残了,你可得对我负责啊。”

    说着看了闻人怀诗的手一眼,只见她戴了一只白色蕾丝手套,遮挡住了昨天的伤。

    闻人怀诗嘴角微抿地一笑,仿佛世界都明亮起来,眼藏着狡黠,以像对老朋友一样很轻松的语气道:“你要是真的残了,我无所谓啊。”

    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以凌逸的实力,对付后天期的宗玉京应该并不困难,原先还有一点儿担心,可是看凌逸现在的样,她突然觉得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

    周围不知道有多少耳朵在偷听,听着这两人的对话,一个个都是气血翻涌,不知多少人刹那间就红了眼睛。

    还用再怀疑吗?这两人之间就算没有真正的奸情,但也绝对不是普通的关系了,一言一语里面充满了暧昧啊!

    许多仍然抱有一丝幻想的人都绝望了,听到了心灵破碎的声音。

    反而是两名当事人十分风轻云淡,闻人怀诗的目光向旁移动,落在了君轻蕊的身上,道:“这位是?”似乎有一丝好奇。

    “君轻蕊。”凌逸的语气很随意:“同一个高的同学,性比较内向,还有这位,你见过的,高就同一个寝室的哥们,郭涛。”

    “闻人怀诗你好。”郭涛连忙打招呼,这可是闻人女神啊,能够跟她多说一句话都是炫耀的资本。

    “你好。”相比之下,性内向的君轻蕊显得没有那么热情,始终微低着头。

    “你们好。”闻人怀诗好似对君轻蕊格外有些兴趣,长睫毛轻轻眨动,看着她道:“姓君吗?这个姓,倒是少见呢……”

    凌逸闻言,微微一愕,随即就不由自主展开联想,说起来,君这个姓也是名震帝邦,三大顶级古武家族之,就有君家。

    不过……看着戴着黑框眼镜低调怯生的君轻蕊,凌逸暗自摇头,这丫头怎么看都不像是从那种大家族走出来的人吧?

    正想着,闻人怀诗身旁的女孩就探出头来,自来熟地自我介绍道:“凌逸你好,我叫孔珍,是闻人怀诗的室友兼好朋友哦!我听爷爷提起过你,对你赞誉很高呢!”

    “你爷爷?”凌逸一怔。

    “孔震岳啦!”

    “呃……原来你是孔校长的孙女,幸会幸会。”凌逸一惊,随即脸上露出笑容,道:“以前在立辅高,孔校长对我照顾良多。对了,以前怎么没在立辅高见过你?”

    孔珍笑嘻嘻地道:“在学校呆着没意思,我一直在家自学,年龄够了就去参加毕业考,闻人怀诗也是这样哦!”

    “噢?”

    凌逸看了闻人怀诗一眼,看来以前闻人怀诗都是住在虚坨山上,难怪这么神秘,直到毕业考成绩揭晓才突然冒出头来。

    孔珍好奇地打量君轻蕊,道:“君轻蕊,这个名字真好听,可你为什么戴着眼镜呢?”眼睛滴溜溜一转,“大家以后都是朋友,把眼镜摘下来让我们看看嘛!”说着就伸手去摘君轻蕊的眼镜。

    啪!她的手被凌逸抓住了。

    凌逸松开手,皱眉道:“孔珍,难道你对朋友,都是这样不尊重对方**的吗?”

    “你——”孔珍眼睛瞪大:“凌逸,你帮错对象了吧,我爷爷可是帮过你耶!”

    凌逸淡淡道:“是孔校长帮过我,不是你帮过我,我想把你当朋友,希望你也能尊重我其他的朋友。”

    原本微低着头坐在椅上的君轻蕊闻言,身微微一震,抬起头来看着凌逸。

    “哼,不给看就算了,凶什么凶!怀诗,我们走!”孔珍小嘴一瘪,拉着闻人怀诗的手就走。

    闻人怀诗对凌逸和君轻蕊露出一个抱歉而无奈的笑容,就跟孔珍一起离开。

    周围响起一片议论声音,许多人看凌逸的眼神怪怪的,居然为了一个穿着土里土气的眼镜女,跟闻人怀诗的室友闹翻,这凌逸是嫌和闻人怀诗关系太好?

    尤其是一年二班的学生们,更是难以理解,自昨日知道君轻蕊不过是武道四重的修为,可以说整个武科院新生之都难以找出比她修为更低的人,他们就已经给君轻蕊取了一个“渣女”的外号。

    却没想到,凌逸居然如此维护这个渣女,据说两人曾是同校,不过即便如此,为这么一个渣女得罪闻人怀诗的室友,也未免太过不值了。

    更有少部分人知道,这孔珍本身的身份也是不凡,乃是帝都孔家之人。

    而孔家之,乃是出了一名元帅,并且,与君家结亲,论权势声望,几不在三大顶级古武家族之下。

    君轻蕊轻声低道:“凌逸,谢谢……”

    “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我没吃亏啊。”迎着君轻蕊疑惑的眼神,凌逸微笑着一眨眼,道:“因为那样的相信,很珍贵啊。”

    “啊……”

    君轻蕊的脸颊烧红起来,连忙像鸵鸟一样地低头,心犹如小鹿乱撞一般,砰砰直跳,显然是想起了昨天在烟霞湖的亭说的那些话。

    另一边,闻人怀诗和孔珍来到一年一班的阵营,找了空位坐下,然后就通过视维器的聊天工具交流起来。

    “孔珍,你刚刚为什么要那样?”闻人怀诗语气没有什么责备,仅仅透出疑惑,她和孔珍并非初识,自然知道这位好友并不是那种喜欢无理取闹的人。

    “因为很好奇啊,那个君轻蕊,让我想起一个人来,所以想要确定一下,可惜被凌逸给破坏了。”

    闻人怀诗没有去追问孔珍所谓的怀疑,微一沉默,道:“以后你还是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这样不好。”

    “怎么?担心破坏你和他之间的关系么?”孔珍打趣道。

    闻人怀诗静静地道:“我只是不想你们成为敌人,或者说,不想你成为他的敌人。”

    孔珍轻哂:“敌人?好歹我大爷爷也是帝邦元帅,就算多一个像凌逸这样的敌人又有什么?他就算真是个超级天才,现在也才后天前期而已。更何况,在我看来他为免太过不自量力,等会儿就要和宗玉京交手,能不能完整地走下纠纷台还是一说呢……”

    闻人怀诗沉默,没有再说什么。

    她和孔珍之间并不是闺蜜般的关系,只是相对于其他人来说稍微熟悉而已,犯不着将内心的许多想法说出来。

    在她看来,孔珍整个的性在圈算是好的,只是身上难免是带上一些出身上层者的那种骄傲。

    而父亲说过,这种骄傲是最要不得的,它只会让一个人从根髓里变得腐朽,成为思想上的矮人。

    因为当年的爷爷,就曾经以草根的身份,将拥有这样骄傲的帝邦的那些个所谓大族,一个一个沉默又狠厉地踩在了脚底下,踏碎了他们的尊严。

    不过,她也觉得,“不自量力”四字是极好的,只是对象要换上一换。

    对于凌逸,她有着连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强大信心。

    ……

    骄广场不远处,属于科院的一栋教学楼顶层,几名青年正遥遥将先前一年二班阵营发生的一幕幕看在眼里。

    当看到凌逸和闻人怀诗“相谈甚欢”,穿着一身修饰出挺拔身材的武道装的宗玉京,平日里稍显懒散的眼神,瞬间变得犹如经过打磨一般,透出凌厉锋芒,脸色也是微微沉了下来,心一股充满杀机的戾意升腾而起。

    这种状况,直到闻人怀诗和孔珍离开,才发生了改变,宗玉京的眼神不再锐利,却透出冷寂之意,毫无情感的目光遥遥望着一年二班阵营之凌逸的那张面庞。

    “啧,听闻闻人怀诗久居虚坨山,很少与外界接触,这凌逸以前该没有机会和她认识才对,不过两日的时间,居然就发展到这种程度,这种手段,看来我这清园第一情圣的头衔该要拱手让贤了?”宗玉京身旁的一名胖满是感慨道:“听说这凌逸,高时候还被女人甩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有机会还真想见识一下,什么样的女人能够甩掉这凌逸?”

    “拜托,你虽然名字叫王,但不代表你就是王,别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你一眼,你都会觉得别人爱上了你。”另一名手拿着一本**小说在看的青年微微摇头,臭了体型肥胖的王一句,转头对宗玉京道:“玉京,你这次可说是冒大不韪了,这件事情我挡不了你,不过不管此战输赢,你恐怕都没办法再在潜龙社呆下去了,要是输掉……”

    “那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咯!”王双手插在裤袋里,不无幸灾乐祸地吹了声口哨。

    如果有老生在这里,就能一眼认出,站在天台边缘的这三人,分明就是潜龙社的三名副社长——宗玉京、王、黄权!

    “值得么?”黄权正色对神情平静的宗玉京道。

    值得么?这也是宗玉京许多次在心这样问自己的问题。

    他想起了前天,凌逸在武神空间之以无比霸道的拳法轰败众多高手之后,父亲通过视频和自己的那番谈话。

    “玉京,凌逸身上的武学很重要,无论是古武家族还是神恩家族,都必然想要得到,因为这极可能成为压制虚坨山闻人家的重要资本。然而,在这凌逸的身后,却有着令诸多势力都不得不忌惮的存在,汪成候是其之一,他那个始终隐藏在黑幕的师父,也不容丝毫小觑……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唯有通过其他的手段,以一种比较正当的方式获取,所以,以闻人怀诗为名,向他挑战吧,然后把那两部武学,尤其是那门拳法,拿到我的面前!”

    沉默半晌,宗玉京眼变得极为坚定。

    即便不是为了家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投入他人的怀,哪怕仅仅是小小的亲近和暧昧,宗玉京都觉得自己的内心像被一根根钢针不断穿刺,都不可能再容忍凌逸过于安逸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