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七九章 混账东西思密达!(书号:13326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短短两三分钟后,太微联大的领队老师又回来了,看见他红光满面喜色难掩,江天泽等人就不禁咯噔一下。

    这名领队老师道:“凌逸同学,我们学校答应你的要求,愿意支付一亿!你的账号还是原来那个吧?应该就要到账了!”

    话音刚落,凌逸就听到了手机提示音,掏出来一看,果然是从帝邦银行发来的提示信息,他的账户余额上真的多出了一亿!

    凌逸暗自啧啧咋舌,这神恩龙家还真是有魄力,恐怕总共就考虑了一两分钟的时间,一亿巨款眼睛都不眨地扔出来了!

    领队老师有些迫不及待地道:“凌逸同学,如果方便的话,现在就跟我到组委会那边表示一下谅解好吗?”

    凌逸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闻人怀诗,眨眼。

    “你眼睛怎么了?”闻人怀诗柔声道。

    闻人怀诗的声音似乎比以前听着更舒服了……凌逸转过念头,见闻人怀诗不能理解,看看周围,只好坦诚地说出心里话:“我觉得……你也有权利可以找太微联大拿一点,毕竟严格来说,你也是受害者。”

    无耻啊!

    江天泽等人内心狂呼,齐齐无语了,有种羞于跟凌逸为伍的感觉。

    这家伙的无耻,显然已经到了一种境界了。

    太微联大的领队老师尤其咬牙切齿心头恨恨,多年来他也是风里来雨里去,可以说是阅人无数,不过还真是很少碰到像凌逸这么无耻的。这家伙就像是一头饕餮,实在太过贪婪了。

    “我就算了。”闻人怀诗轻笑。摇头,有一种风动白莲的动人风情。

    凌逸看得一呆,闻人怀诗似乎真的不一样了,以前可不会这样笑,难道被打傻啦?

    “那真是太可惜了。”

    凌逸内心疑惑着,耸耸肩。就跟着目光不善的太微联大领队前往组委会。

    不过就是交代一句话而已,没消五分钟,凌逸就回到了清园联大选手区。

    “老大,在认识你之前,我还真不知道原来钱是这么容易赚的,你这可真是叫‘一字千金’啊!”郭涛万分崇拜地对凌逸道。

    何止一字千金而已!

    我愿意达成谅解,一共七个字而已。价值一亿,这该买多少金?

    江天泽霍欣等人都不禁感叹。相比武道上的天赋,凌逸在商业上的天赋同样不差,同龄人能够比他更有钱的还真没几个。

    就在他们这样暗自感叹的时候,凌逸询问闻人怀诗道:“怀诗,你知道有什么靠得住的慈善机构么?”

    这话一说出来,让在场众人都为之一愣。

    闻人怀诗柔声道:“现在的慈善机构都很透明,比较知名的要数‘天使慈善’和‘阳光慈善’,这两个慈善机构都已经成立了千余年。一直很清白,鲜少有丑闻爆出……另外,我也有成立过一个慈善基金,名叫‘怀仁慈善’。虽然规模不能跟前两者相比,但一直公开透明,可以保证每一笔资金用途都能查到。”

    此言一出,周遭不少人都动容。

    “什么,闻人怀诗你就是怀仁慈善幕后的神秘创立者?”端木斯震惊道:“我正是怀仁慈善的荣耀会员!”

    江天泽霍欣杨明等人也暗暗惊叹,对于闻人怀诗生出了更多的敬意,这种敬意不是因为她复姓闻人,而是她的所作所为,值得他们生出由衷尊敬。

    莫昱也暗暗赞叹,怀仁慈善他也知道,是近五年突然崛起的一个慈善组织,这年头做慈善的人很多,然而或是为名或是为利,闻人怀诗显然不在这两者之列,不然也不会甘居幕后,难得这个少女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慈悲心肠。

    而他也知道,闻人怀诗之所以道出自己是怀仁慈善的创立者,恐怕是因为已经猜测出了凌逸的意图,否则是不会说出来的。

    “嗯,既然这样,那就将我账上的一亿五千万,捐给怀仁慈善吧,希望能够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凌逸在微微诧异之后,这样点头说道。

    果然……在场不少人都生出这样的念头,随即心生出极大的尊敬。

    人生就是这样奇妙,之前他们还觉得凌逸是个无耻之尤的家伙,现在却变成了形象崇高的伟大人物。

    这年头有钱的人很多,身家百亿的不在少数,一次性捐出一两亿的人也不是没有,可是谁敢说,将自己的全部身家捐给慈善?这是何等魄力?

    只可惜,凌逸其实并不像江天泽等人想的那么伟大。

    在江天泽等人看来,凌逸这一亿五千万,其五千万是来自上次在武神空间战胜白浩然所得,加上这次得到的一亿,就正好是这个数。

    然而,江天泽等人并不知道,凌逸的账上其实还有两亿,这两亿是来自帝邦政府的赠予,是不好见光的财产,如果曝光出去,解释起来会比较麻烦。

    “好。”闻人怀诗点头,看凌逸的目光多了几分由衷的欣赏,道:“你是想要匿名还是实名?”

    “做好事又不是偷东西,当然要实名。”凌逸立刻笑道:“慈善这种事情,最是需要榜样,才能唤起别人的慈善之心,我不介意做这个榜样,虽然会因此多一些麻烦。”

    “我开始后悔了。”闻人怀诗突然认真地道。

    凌逸微笑:“后悔什么?”

    闻人怀诗更加认真地道:“后悔刚刚没有向太微联大所要赔偿。”

    江天泽等人再度无语,觉得好笑的同时又更加尊敬,因为他们都看出闻人怀诗是认真的,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只在乎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啊!”

    c擂台上一声惨叫。一名选手右手臂飞出,断臂处鲜血喷涌。然后被对手一脚踢出擂台。

    血腥的画面,让观众席上掀起了一阵呼声,却大多是因为兴奋。

    比赛发展到现在,许多学生为了争夺晋级名额,擂台上拳脚不留情,类似的血腥情形在擂台上已经屡见不鲜。

    好在现在医疗发达。只要不是特别严重的伤势,恢复起来并不困难,断掉的臂膀也能很快驳接回去,催化再生,恢复伤口。

    由于开始施展出几分真本事,渐渐的开始有人崭露头角。

    其,郭涛、君轻蕊、闻人怀诗、宗玉京、杨明、白浩然等人都很引人注目。各自战胜了对手。

    闻人怀诗虽然受伤在线,但随着她领悟涅槃拳意。整个人的武道境界已经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随便一眼就看透对手破绽之处,一招击出,便是分出胜负。

    还有一些从一流学府或者不知名的学府冒出来的黑马,也是成为人们议论的目标,也成为许多猎头关注的对象。

    就此,经过四个多小时的第二轮之后,人数锐减。有将近五分之二的人都被淘汰掉,还有不少人是处在淘汰的边缘,再输一场就彻底无缘十强。

    第一天的比赛就此落下帷幕,众学府参赛选手被安排至特定的住宿区休息。

    在住的地方。莫昱很是鼓励了众人一番,看得出他情绪不错,因为到目前为止,除了霍欣输掉了第二轮,其余人都是轻松拿下两轮,这样发展下去,极有可能多人进入十强!

    鼓励一番之后,众人就各回各屋休息。

    凌逸这一天也是开了眼界,尤其是跟龙婉儿一战让他受益良多,从其武学之窥见了启发。

    “嗯?”凌逸忽然睁开了眼睛,眼闪过一道异色。

    因为他通过气血感知感觉到,一名先天前期高手进入了闻人怀诗所在的房间。

    闻人洪基?

    凌逸眉头微凝,随即就摇摇头,不再想那么多,毕竟这两人是亲戚关系,从之前的接触可以看出,此人虽然脾气不好,但对闻人怀诗不像有恶意的样。

    闻人怀诗的房间里,闻人洪基坐了下来,认真地道:“怀诗,回去吧。”

    闻人怀诗目光清冷地看着闻人洪基,并未因为他是自己的大伯而有过多的亲近。

    闻人洪基看着闻人怀诗长大,对其性情再是清楚不过,见状就知道她态度如何,不由有些头大,道:“怀诗,你此次出来,最大的目的就是体悟真心,领悟涅槃……说实话,你这么快就领悟涅槃拳意,真的出乎我的预料!而你领悟涅槃拳意的事情,已经为一些人所知,这个世界上,就算是在帝邦之都有很多人不希望看到第二个老爷出现,所以你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让你成为一些人不顾一切也要杀死的目标……而且,老爷等不了多久了。”

    直到闻人洪基说出最后一句话,闻人怀诗的眼神才有了变化,她闭上眼睛,静思了数秒,再睁开,平静道:“我会跟你回去,不过,要等到名校大比结束之后。”不等闻人洪基再说什么,她继续道,“爷爷那么多年都等了,还差这几天?”

    闻人洪基略一思索,然后点头,道:“好,那就一言为定……不过,为了你的安全,我会让二伯前来,有我们两个负责你的安全,应该足够了。”

    闻人怀诗不可置否。

    保护么?监视才对吧……

    看着闻人怀诗清冷的面庞,闻人洪基尴尬地笑笑,以一种愧疚的语气道:“怀诗,苦了你了……”

    闻人怀诗淡淡道:“我始终是那句话,你们不去做的,我来做……如果你们愿意去做,就岂会等到今天?”

    于是闻人洪基的神色更加尴尬愧疚,又有些恼羞成怒,起身道:“那你好好休息……”说着就往外走去,忽然又顿住脚步,回首道,“其实,如果不是事关重大,倒是可以请凌逸的师父出手,也许有些希望,你也不用……”说着就自嘲地摇摇头,抛开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离开了闻人怀诗的房间。

    凌逸……

    在这无人之处。闻人怀诗眼流露出了温暖,手指轻轻抚过自己的唇。脸上浮现一抹红润。

    另一间房间里,君轻蕊将自己裹在被里,身体蜷缩成一团,无声地哭了出来。

    这时候的她,再也没有之前面对凌逸和闻人怀诗时的从容和平静,而是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责当。

    为什么。为什么那时候冲出去的不是自己?

    君轻蕊,那时候的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想起来了,你在怕,怕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你,怕凌逸会因此知道你的心意而让现有的关系发生变化……你还是这么胆小!

    君轻蕊,这一次,你真的输了……

    ……

    翌日。

    名校大比进入第三轮。

    司马凡雷千军等人终究是没有出现了。毕竟身份如他们不可能闲的能够空出几天时间来观看许多学生的武斗比赛。

    开赛不久,分在同一组的君轻蕊和江天泽被同时叫上了擂台。

    “君同学。我们点到为止吧。”江天泽很坦然地道。

    他不是第一次参加名校大比,跟自己学校的同学对上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已经调整好心态。

    “嗯,学长请指教!”君轻蕊抱拳施礼道。

    随即,拔出了腰间的长剑,这把剑剑身狭长,阳光照射在上面,居然好似有水纹在涟漪荡漾。看上去极为特别。

    过去两场,君轻蕊都没有拔剑,此刻拔出来,顿时就吸引了不少目光。然后就有许多惊疑之声。

    “咦……这是,细水剑?”

    “没错,这把名兵出自铸剑宗师之手,二十多年前在拍卖场被君家以一千万的天价拍走,怎么会出现在君轻蕊的手上?”

    “咦咦咦,我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君轻蕊也姓君啊!难道说,她居然是君家的人?”

    “真的诶!不过话说回来,以她展现出来的实力,若说是出身君家还真有几分可信!”

    “如果真是这样,那君家又多了一个天才啊!”

    “可惜就是打扮老土了一点!要是能把头发打理好,把眼镜摘下来,或许是个美女呢!”

    “干!凌逸这个混蛋,原本以为他只是攀上了闻人家的高枝,没想到同样是他女人的君轻蕊,居然也有这样显赫的身世!”

    “啊啊啊!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他给占了,恨欲狂啊!”

    “那也不一定,我反倒觉得凌逸的磨难要来了,无论闻人家还是君家,你觉得他们会让自己家族的人给人做小吗?如果闻人怀诗做大,君轻蕊做小,不就代表君家矮了闻人家一头?”

    ……

    各种议论声音在观众席各处响起,人们纷纷对这场原本不太引人关注的同校选手间的较技产生了兴趣。

    清园联大选手区,凌逸微微愣住,他不是没有想过君轻蕊会跟君家有关,不过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他否决了,因为君轻蕊的形象以及性格作风实在是跟所谓世家弟相差太远。

    没想到,君轻蕊似乎真的跟君家有关?

    凌逸不禁将目光转向了闻人怀诗。

    “这件事情你最好自己去问轻蕊。”闻人怀诗道。

    凌逸闻言,心里顿时是有了七成确定,否则的话闻人怀诗直接否认就是,何必再让他去问?

    随即,凌逸就想起了折磨君轻蕊许多年的断武脉,也许,她的命运就跟龙婉儿类似,因为断武脉的缘故,而被君家雪藏起来,不被外人所知?

    想到这里,凌逸的心就有一丝晦暗。

    观众席上,清园联大力量系主任梁冰,看着君轻蕊手持自己送给她的细水剑指向江天泽,刀削般的面庞上浮现出一丝淡笑,还有一丝期待。

    加油吧,轻蕊,绽放你的光芒,让那些曾经唾弃你、厌恶你、远离你、抛弃你的人看看,现在的你,是何等优秀!

    擂台上,随着五秒倒数,比赛开始!

    唰!

    细水剑剑身如水波荡漾,在空闪过一道白光,朝着江天泽刺了过去,剑法鬼魅刁钻!

    江天泽同样是用剑,却是一把重剑。一剑挥出,便是风声呼啸。如狂狮怒吼,剑势纵横捭阖,极为大气!

    叮叮当当一连窜剑锋碰撞的声音在擂台上响起,江天泽并未以元力压人,纯粹以剑法对敌,跟同样只施展剑法的君轻蕊打了个旗鼓相当。两种风格迥然不同的剑法比拼将剑道之艰深演绎得淋漓尽致,让众多观战者目不暇接,看到精彩巧妙处纷纷忍不住拍手叫好。

    许多人都为之惊讶,江天泽是名校大比的熟面孔了,他有这样的实力早在预料之,然而君轻蕊这个刚入清园联大没多久的新生居然能够在剑法上和他拼得难分难解,这就难免让人震惊了。

    尤其是在剑道行家眼。君轻蕊的剑法也许仍有许多可圈可点的瑕疵之处,然而剑锋舞动间。却有种寻常学剑者没有的灵性,面对江天泽纵横强势的剑法,每每能够在劣势之突发奇想施出让人惊叹的妙招化解危机!

    这种灵性,正是许多学剑者一辈都求之不得的东西,也是真正的剑术大家所需要具备的东西!

    比拼了片刻剑法,两人再对过一招,同时向后撤去。

    江天泽仍然气息长,然而君轻蕊却有些气息短促了。

    哈哈一声长笑。江天泽豪迈道:“君同学真是好剑法,不过似乎还没有动用真本事,你我虽然来自同校,不过擂台之上只有胜负。君同学若是想要从我这里晋级,不拿出点真格的可不行!接下来,你要小心了!”

    当!

    江天泽手指弹剑,豪迈之气更加高涨,从他的身上,一股凌逸的剑意散发出来,重剑嗡鸣,像是高歌!

    “问天剑诀,一剑引东来!”

    剑锋一颤,江天泽持剑突进,动作从容潇洒,如君般令人如沐春风,剑锋之上却又有一种阻杀一切的开山裂石之势,迅若疾电,轻若幽风!

    这一剑,如从天外而来!

    强大的剑招,配合凌厉的剑意,加上江天泽一身后天后期境界的浑厚元力支撑,让这一剑格外气动山河!

    避?这是出现在君轻蕊脑海的下意识的想法。

    然而下一刻,君轻蕊就改变了想法。

    她的眼出现了无关这场胜负的绝决。

    不避!

    纤细修长的手指划过剑锋,剑意,纵横!

    不同于君轻蕊一贯施展剑意时的温润如细雨,这一次,她的剑意如狂风骤雨,带着一种暴躁的狂乱!

    以意御气境界的剑意,疯狂地吸纳凝聚着空间的天地元气,源源不绝的明亮剑气凝聚在细水剑的剑尖之上,形成了一点刺人眼眸的明亮!

    随着剑气凝聚,凝重的威压产生!

    细水剑的剑身在不断颤抖着,带动着君轻蕊的手一起颤抖,剑像是活了过来,要脱离她的掌控。

    然而她终究是凭借着一股执拗,将这一剑死死握在手!

    剑出!

    叮!

    剑尖相抵,无数的剑气从交锋处轰然爆发,狂乱四射!

    看不见的剑意激烈对抗,江天泽神色不变,瞳孔却是骤缩了一瞬,右脚猛然向后退出一步,碰一声重重踏在擂台上。

    而就是这一刹那,君轻蕊忽然松手,细水剑却仍然在动,像是变成了一条软蛇,划着一个有一个圆圈,绕着江天泽的重剑而上,随即忽然上挑,刺向江天泽的喉咙。

    唰!

    伸展开来的细水剑被君轻蕊再度握在手,剑尖抵在了江天泽的喉咙处,一滴鲜血渗了出来,滴落地面溅开,便有数道凌厉的剑气向四周激射。

    江天泽持剑未动,也不怕那剑锋再近些许,就能洞穿自己的喉咙,脸上露出了笑容:“君同学技高一筹,我心服口服。”

    “学长承让。”

    白光一闪,细水剑入鞘,君轻蕊施礼,随即身一跃,落下擂台。

    观众席上沸腾起来,都在交头接耳,啧啧连连。

    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后天后期境界的江天泽会输给只有后天前期境界的君轻蕊。

    跨越两个小境界败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事。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左右这场胜负的关键,在于君轻蕊在“意”的层面超越了江天泽。还有最后关头果断弃剑再握剑的神来之笔!

    等君轻蕊回到清园联大选手区,立刻就迎来一阵恭喜之声。

    江天泽也是踩着脚后跟回来。便是立刻受到了霍欣端木斯乃至杨明的取笑,不过江天泽自己混不在意,仍然是那副乐观的模样。

    凌逸观察了一下,发现君轻蕊除了气血有些浮荡之外并无什么大碍,不由责怪道:“刚刚太凶险了,江天泽元力远胜于你。稍有不剩便万劫不复,你怎么不退?”

    擂台上威风八面的君轻蕊,到了凌逸面前就像是犯了错的孩,听到责备有些不知所措,低着头,声音弱弱又有些倔强地道:“我不想再逃避了……”

    凌逸听得有些莫名其妙。

    唯有闻人怀诗,眼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凌逸没有在这个时候去问君轻蕊和身世相关的问题。以后也不会去问,因为如果君轻蕊真想说的话。肯定会自己说出来的。

    不久之后,轮到宗玉京上场了,这一次他遇上了强敌,是来自蓝浦联大的一名后天后期学生。

    然而,这场战斗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人们的预料。

    从头到尾,宗玉京只出了一招!

    屈指一弹,一根五公分长的钢针洞穿了对手的肺,引起大出血。后者被抬下了擂台。

    这一战,惊动了很多人。

    谁也没想到,宗玉京不知什么时候,练就了这么一手恐怖的暗器功夫!

    之后。郭涛、闻人怀诗、杨明、端木斯也悉数上场。

    郭涛可以说是这届名校大比的黑马,武道重的修为真的不算什么,但是接二连三跨越等级战胜对手,逐渐成了话题人物。

    而杨明也变得很出名,他领悟“太极意”并且曾与凌逸强强对碰不落下风的事迹已经流传开去,任何对手在他那看上去软绵绵的拳法作用下,都是毫发无损却又身不由己地被扔出擂台,一时间他也成为本届的夺冠热门。

    端木斯在这第三轮的时候遭遇了强悍对手,来自紫耀联大的一名同样后天后期境界的皮肤古铜的诺亚人。

    那人修炼的是“真罡不动体”,是一门强悍的提升肉身力量的功法,练到高深处皮肤都会变成古铜色,犹如铜皮覆体,坚硬难伤,再往前一步就是铁骨。

    而端木斯修炼的“易筋残功”同样是一门洗练肉身的高深功法,如今已修至小成,表面看去似乎细皮嫩肉,却肉身强大,爆发力十足。

    别看端木斯因为修炼佛门功夫身上有种禅意,打起架来却很暴力。

    擂台上的两人可说是棋逢对手,硬碰硬在擂台上干了一架,拳脚碰撞轰轰作响,声若洪钟,最终端木斯一脚将那诺亚人的大腿踢得骨折了,痛呼连连,连忙告饶,瘸着腿下的擂台,临走时还不忘向已经恢复了平日沉静的端木斯投以看怪物的眼神。

    至于闻人怀诗,她没有动用金刚涅槃掌,而是以刀对敌,一把绣春刀使得极为简练干脆飘逸如风,加上以意御气境界的刀意加持,很容易就战胜了后天期境界的对手。

    直到第三轮快接近尾声,才终于轮到了凌逸!

    这一次,凌逸并没有细听自己的对手是谁,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就朝着擂台跃去。

    等他看见对手站上擂台,才发现这是一名穿着具有民族特色的功夫服的青年,胸口有一个似是而非的太极图。

    这人单眼皮小眼睛,嘴巴有点大,嘴唇偏厚,身材倒也算是魁梧,留着一头短寸。

    高丽区人?

    凌逸眉头微动,因为他看到,从这人身上正有一股粗壮的怨气冒了出来,传递到他的身上。

    这高丽区人怨气虽重,却仍然行了一个鞠躬礼,然后小三角眼锐利地盯着凌逸,声音微寒道:“韩都联大,朴泰斗,请指教!”

    凌逸淡笑:“高丽朴家?请问朴信龙是你什么人?”

    “正是鄙人的堂弟!”朴泰斗目光越发锐利,犹如刀锋,声音像是牙齿间摩擦出来:“还未感谢阁下对鄙人堂弟的关照!”

    怎么到哪里都有亲戚?宗玉京和宗镇庭是亲戚,现在这朴信龙和朴泰斗又是亲戚。

    凌逸轻轻笑道:“说起来。也有段时间没见到朴信龙了,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他要是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

    “放心,我那堂弟心在好得很!”朴泰斗的神色终于有些绷不住,恨色显露出来。

    而观众席,朴信龙更是咬牙切齿,面容狰狞。

    当初他因为打断了君轻蕊的“顿悟”而被盛怒之下的凌逸一脚踏得胸骨尽碎,之后更因为张耀祖将他革除班级。最终不得不申请退学,转入到了韩都联大。

    这件事情,成为他人生之自大的耻辱以及最大的转折。

    朴家因他声名受损,他朴信龙在朴家的地位直线下降,直接就被剥夺了竞争家主位置的资格,甚至连以前安排好的和另外一个古武家族的联姻都被退婚了,这加让他再度沦为笑柄!

    如此种种。全都是拜凌逸所赐!

    这一次,他无缘参加名校大比。却拜托了跟自己关系很好的堂哥,如果遇到凌逸,一定要为他报仇!

    没想到,老天真的开眼,居然让堂哥在第三轮就遇上了凌逸!

    防护罩已经笼罩擂台,倒数五秒也已经结束,朴泰斗拉开脚步,身微蹲。双手抬起摆出架势,冷视凌逸:“凌逸,你的确很强,不过我会向你证明。什么才是真正的韩武道!”

    凌逸闻言肃然起敬,道:“原来如此,失敬失敬,我终于懂了!以前我就奇怪为什么朴信龙那么弱,原来他修炼的其实是假的韩武道!”

    观众席上,朴信龙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恨不能冲上去像条疯狗一样将凌逸咬得支离破碎。

    什么叫血口喷人,这就叫血口喷人!

    现在是现场直播,尤其还是堂哥和凌逸之间的交手,朴家上下肯定都有关注,这话传入他们耳,自己怕是更加不受待见了!

    朴信龙这才深深后悔,早知道凌逸这么小肚鸡肠,就不去得罪这家伙了!

    这家伙实在太可怕太卑鄙太没人性了!

    一抹眼角,面容扭曲内心悲愤的朴信龙发现自己有泪流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擂台上,朴泰斗一声冷哼,神色冰冷地打量凌逸身体各处,好似在寻找其破绽,实则心里正在打鼓。

    事实上,看过凌逸和龙婉儿的交手之后,心里不打鼓的还真没几个。

    朴泰斗虽然也已经是后天后期,但他很清楚,自己对上凌逸恐怕还是输的可能比较多,那霸道无比的十龙降魔拳以及拳意,自己可能接下一击?

    他刚刚这番大义凛然的话,多半还是说给其他人尤其是朴家的人听的,即所谓输人不输阵,凌逸的强有目共睹,就算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输得是否漂亮就很重要了!

    朴泰斗觉得,自己至少是保住了气节,虽败犹荣!

    未言战,先言败,斗志全无……朴泰斗不输都不行了。

    看着不远处的朴泰斗摆出姿势却半天都不进攻,凌逸叹了口气,摇摇头,伸出两个手指:“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你自己走下去,第二个选择……”他将两根手指收起,捏成拳头,“看到没有,我会用这个能让你全身骨骼都碎掉接都接不上的拳头,将你轰下去……我给你五秒钟的考虑时间!”

    “五!”

    “四!”

    “三!”

    刚数到三,三秒时间里神色变幻了几十次的朴泰斗,自以为能够保住气节的朴泰斗,言称要让凌逸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韩武道的朴泰斗,低着头灰溜溜地下了擂台。

    有凌逸出场,自然是会受到全场关注,朴泰斗这一怯战退场,顿时引起了观众席上整齐划一的嘘声——

    “切!”

    未战就认输的情况不是没有,像凌逸第二轮的对手、来自云杭联大的林翰,就是根本没有上场,直接弃权。

    然而,弃权就弃权,至少人家输得磊落,加上凌逸的实力摆在那里,别人也能理解。

    可是朴泰斗就太不厚道了,刚开始把气势搞得那么满,话说得那么大,结果被凌逸两句话,三秒倒数,就直接灰溜下台了,典型的伪君表现,很容易就激起了全场观众的厌恶。

    而嘘得最大声的,反而是通过各种方式关注这场比赛的高丽区的人们,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朴泰斗的表现让他们觉得深深丢了高丽区的脸,丢了韩武道的脸!

    至于古武朴家,就更不用说了,正在观看直播的朴家家主气得浑身颤抖,直接就将投影电视给砸了。

    “混账东西思密达!”

    可以预见,朴泰斗未来的命运,不会比朴信龙强上多少。

    生死斗场现场,无论观众席还是选手区,都是一片嘲笑声音。

    “这就是的所谓的真正的韩武道吗?还真是深不可测啊!”

    “此等神功,我等实在自愧不如!”

    “这难道就是传说的武道真谛最终章,遁去的一?”

    “今天真是长见识了!”

    回到了韩都联大的朴泰斗,就被领队老师叫到一边,一通劈头盖脸地猛训,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凌逸也是哭笑不得,他性格里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这朴泰斗又没真的得罪他,岂会下那种狠手?

    刚刚那番言语,也只是恫吓居多,关键还是要看朴泰斗自己,如果是个真正的武者,肯挺到五秒之后,凌逸也不介意给予他足够的尊敬。

    都说面是别人给的,其实很多的时候,脸面还是要靠自己去挣。

    话是这么说,朴泰斗恐怕永远都不会这么想。

    比先前粗壮了三倍有余的怨气流从朴泰斗身上冒了出来,从此之后发自内心怨恨凌逸的人又多了一个!

    凌逸回到清园联大选手区,难免是要受到郭涛江天泽等人的一番调笑,都觉得他这招有够狠,用来打伪君的脸真是啪啪的。

    不久之后,第三轮即将结束。

    广播之,再度出现了龙婉儿的名字!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