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九七章 两虎再遇!(书号:13326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闻人龙图和李金柱的关系似乎真的很好,从他们十分随性的斗嘴揭短凌逸听出了一些东西。

    他们二人,居然是小学同学!

    只不过,小学毕业考因为成绩差距太大,李金柱进了优等学,而闻人龙图进了三流学。

    学的年里,李金柱一直是优等生而闻人龙图默默无闻,远远没有展现出符合他名字的霸气。

    不过,虽然是不同学校,但两人仍然是好基友,联系颇为紧密。

    直到高的最后一年,用李金柱的话说是吃了春药,闻人龙图爆发了,修为以惊人的速度提升,然而却又十分低调,远比现在的凌逸低调得多,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

    这种行为在李金柱看来,是所谓扮猪吃老虎。

    而闻人龙图真的将扮猪吃老虎扮到了极致,在当年的毕业考都压抑着自己,没有展现出真实实力,不像凌逸一样一鸣惊人。

    之后闻人龙图进了一所三流学府,远远不能跟清园联大这类顶级学府相比。

    而闻人龙图进入大学之后就很少呆在学校,而是和好基友李金柱一起在外到处游历,而在这游历之两人的修为蹭蹭往上涨,并且在这过程闻人龙图邂逅了他的真命天女,也就是闻人怀诗的奶奶,君慧洁!

    貌似在李金柱不忿的语气透露出,两人还曾经是情敌,他最纠结的地方在于明明自己长得比闻人龙图更好看为什么抱得美人的不是自己?

    对此闻人龙图的回答是,因为我的名字比你的名字好听!

    征询了一下闻人龙图的意见。见闻人龙图淡然地说“都是陈芝麻烂谷的事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就将君慧洁的真正来历向凌逸等人道了出来。

    原来。君慧洁的身世跟君轻蕊很像,不同的是,君慧洁并不是断武脉,而是君风笑的一个不能见人的私生女。

    没办法,当时的帝都很多人都知道,第一高手君风笑是名副其实的妻管严,他的老婆实在太厉害了,强大如君风笑都根本不敢让老婆知道自己在外有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只是秘密地养在外面,并不为人所知。

    于是,君慧洁面临了和君轻蕊相似的命运,那就是雪藏,而且是从头到尾地雪藏,哪怕是因为君风笑的妻因为身染重病而死去,由于君慧洁自己的要求,她也从未出现在君家其他人的视线之,也未登入君家族谱。

    从头到尾,知道君慧洁存在的。除了她已故的母亲和君风笑,就只有闻人龙图和李金柱。

    现在多了凌逸等三人。

    不过李金柱并没有提及当年君慧洁的死因。有意避讳,对此凌逸等人自然也不好多问。

    不知不觉,几人就回到了那栋古堡建筑大门之前。

    凌逸心头一动,微笑道:“想不到闻人老爷也喜欢看‘猎人’?”

    正准备伸手推门的闻人龙图顿住了,眼露出兴趣的神色,对凌逸道:“想不到你也对古明有研究?来我虚坨山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少,却还从来没有人看出过这种门的来历。”

    “刚好有所涉猎而已。”凌逸谦虚地道,其实这些信息都是从帝僵心血之吸收而来的。

    闻人龙图哈哈大笑,很是高兴:“哈哈哈哈,很好,想不到我闻人龙图临老了,还能找到这么一位小知己,我这辈没啥爱好,就喜欢看古明的那些泡沫剧,动漫啊轻小说啊韩剧啊美剧啊之类,比现在的更有意思,从感受那个时代的气息和幻想的魅力!小家伙,等会儿我们要好好交流交流!”

    凌逸和李小银都听得暗汗不已,爱看泡沫剧的战帝,这应该也算得上一个大八卦了吧?今天的惊喜真是一波接一波,足已颠覆许多人的世界观。

    随手在门上一推,闻人龙图就将第五层的重达八吨的门给推开了,像是推开柴门一样轻松。

    门轰隆向内打开之后,出现在视野的,是恭敬站成一排的闻人三兄弟,而在他们身后的是第三代的包括闻人铁在内的三人。

    其有两人原本不在虚坨山,是临时收到召唤,急忙从帝都某处赶回来的。

    还有两人,则是因为出了远门,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不过也已经在路上了。

    没办法,闻人老爷出关,身为后人怎敢不露脸?

    “爹!”

    “爷爷!”

    闻人准等人同时恭敬带着讨好地叫道。

    闻人龙图衣衫敞开,胸毛毕露,像个山大王一样大摇大摆地朝着自己的儿孙走了过去,然后毫不客气扬起巴掌从闻人洪基开始狠拍他们的脑袋,将一干先天强者都打得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啪啪声音那是格外响亮。

    先天大圆满的肉身力量有多大?哪怕是最强大的闻人准,此刻也痛的眼角冒泪花了,全都摄于闻人龙图的淫威咬牙硬挺,头却是丝毫不敢抬起来的。

    汗……这就是战帝大人跟自己的儿孙打招呼的方式吗?未免太凶残了点……

    凌逸暗汗不已,早就听说闻人龙图作风霸道,如今看来果然不虚,看起来自己算是幸运的了……

    闻人龙图瞪眼叉腰,像地主一样嚣张地骂道:“都是混账东西,忘记老交代你们的话啦?说!要叫我什么?”

    女王大人?瞬息间凌逸脑袋里闪过这四个字。.

    闻人准等人却是如梦醒悟了,心懊悔不已,自己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白挨一巴掌,不过这可是当着外人的面,叫出来多丢人啊,罢了罢了,反正大家一起叫。不叫后果更严重……

    “一代目大人!”闻人准等人不少人都闭着眼睛。大声吼道。同时将脑袋低得更低。

    噗……凌逸没绷住,直接笑喷出来,然后发现就只有自己发出这种声音,无论闻人怀诗还是李金柱李小银,都表情很严肃,不过看他们的样,似乎也忍耐得很辛苦。

    不愧是战帝,真的是牛人啊……凌逸很是崇敬地看着闻人龙图那风骚的背影。这位老爷刚刚说看泡沫剧是唯一的爱好,现在看来果然是半点虚假都没有,居然将爱好融入生活了!

    这一幕若是拍摄下来放到网上,估计整个闻人家都要大火一把吧?

    “很好,你们要记下这个称呼,不要再犯相同的错误!我说你们一个个都是先天了怎么就喝点记性都没有呢?都长的猪脑啊!”闻人龙图显然不愿意这么放过闻人准等人,骂骂咧咧地教训起来。

    闻人准等人除了诺诺称是就不敢有别的动作了。

    “那他呢,你们要称呼什么?”闻人龙图指着闻人准道。

    “二代目!”闻人洪基等人同声高呼。

    凌逸再晕了一下,看来闻人龙图真的毒不浅,甚至可以说有点走火入魔了。

    而闻人龙图显然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点着众儿孙骂道:“看看你们,看看你们。看你们这样我就来气,你们这帮废柴,以为自己晋入先天很了不起吗?在我眼里你们都是个屁!涅槃拳意很难领悟吗?一定要等到怀诗才行?人家十八岁小姑娘能够做到的事,凭什么你们活了将近百来年的家伙做不到?口胡,真是气煞老夫了!我说你们怎么就这么没用呢……”

    李小银凑近一些,向凌逸询问道:“刚刚闻人伯伯说的‘口胡’是什么意思啊?”

    “古明港漫的语气助词,无实际意义。”凌逸低声解释道。

    正骂得过瘾的闻人龙图一顿,有些意外又欣赏地看了凌逸一眼,惊讶于后者的“博学”,当即看他更加顺眼了,心头的怒气也消减了一些,一挥手道:“算了,懒得骂你们,都给我滚吧,该干嘛干嘛去!眼不见为净!别妨碍我跟8凌逸小朋友交流学问!”

    老爷要跟凌逸交流学问?闻人准等人都有些傻眼了,他们想过凌逸遇上老爷后的很多种情况,却都没有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出现,看样,这两位居然一见如故?

    刹那间,就有许多道佩服的目光落在凌逸的身上,能跟性格乖僻的老爷打成一片,这绝对是真本事啊!

    就是不知道怀诗那事儿到底是个什么结果?老爷会松口吗?

    虽然心里都好奇得很,但闻人准等人都不敢多做逗留,纷纷人做鸟散。

    而闻人龙图真的没开玩笑,很热情地抓住凌逸的手臂将他带进大厅里,跟他讨论起古明的各种“化”来。

    不得不说,闻人龙图给了凌逸很大的惊奇,前者居然真的对古明时代的各种动漫小说泡沫剧之类的东西如数家珍。好在凌逸从帝僵心血获得的这方面的杂七杂八的信息也有不少,倒是能够跟闻人龙图接得上话,但也不能往深了说。

    哪怕仅是如此,闻人龙图也已经极为欢喜,大有得遇知音的感觉,最后极为热情将凌逸带进了自己的收藏室,里面慢慢的都是各种小说动漫书籍、老式的光碟及硬盘之类,简直就是一个古明泡沫化的小型展览馆。

    这里的东西几乎都称得上古董,拿到外面去拍卖绝对能够拍个不错的价钱。

    凌逸虽然对古明没有闻人龙图想象的那么好奇,但也表现出了不小的兴趣,不时针对某些“古化”点评一番,就使得闻人龙图更加欢快。

    闻人准等人知道老爷居然带凌逸紧了收藏室,心情很是复杂,因为收藏室是老爷列出来的禁区,任何人都不得靠近,没想到今天居然带了一个刚刚认识的外人进入!

    不禁纷纷对视一眼,这小如果真想入闻人家的门,怕是有点水到渠成了……

    同时他们心又有种松了口气的庆幸感,有凌逸这个“忘年知己”陪着老爷,老爷就不会时不时教训他们了。

    想起来都有些自怜。外人只以为闻人家风光无限。哪里能够领会出身在闻人家的痛苦?

    不禁的。闻人准等人对凌逸生出一种极为怪异的“感激”。

    闻人龙图出关,闻人家自然是要摆出一餐丰盛的家宴。

    不像许多古武家族的低调朴素,闻人家的餐桌上几乎都是大鱼大肉。

    而且惊奇的是,因为闻人家完全没有佣人,无论打扫还是做饭其实都是闻人家的人自己动手,这也是闻人龙图定下来的规矩,闻人准等人从小到大都是如此,早已经习惯。

    兴致很高的闻人龙图秀了一把自己的厨艺。大部分菜都是他做的,还有一部分则是凌逸做的,是因为闻人龙图在厨房的时候凌逸主动去打了下下手,说漏嘴说自己也会做菜,闻人龙图当即就很感兴趣地将几道菜交给凌逸做了。

    不用品尝,光是见识到凌逸做菜的过程,闻人龙图就赞不绝口。

    当开餐之后,发现被点评炒得好的菜肴无一例外都是凌逸做的菜,这点顿时又挠到了闻人龙图的痒处,大声赞好。看凌逸的目光更是欣赏。

    他喜欢自食其力的人,这年头会练武的人很多。会做一手好菜的男人却很稀少,闻人龙图自己的厨艺已经不错,但跟凌逸相比又有明显差距,不过这不会让他嫉妒,反而觉得欢喜,越发觉得凌逸顺眼。

    闻人家的其他人乃至李金柱李小银,看凌逸的眼神都有些怪异,完全没想到这小不光武道资质了得,又懂得稀奇古怪的古明,居然还有这么好的厨艺?到底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李金柱心很是懊恼,在他看来凌逸真的已经具备了好女婿的很多条件,早知道他各方面都这么优秀,就该早点凑合一下他跟小银了……

    而闻人怀诗看凌逸的目光则是更加透着一股温柔似水——不光女人可以通过厨艺绑住男人的心,反过来说也同样行得通。

    晚饭之后,闻人龙图挽留凌逸在山上住一晚,凌逸想了想,也想跟闻人怀诗多呆一些时间,便同意了,却不忘立刻给父母还有郭涛打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安然无恙并且要在虚坨山过夜。

    凌父凌母早就担心了许久,一直通过各种媒体来关注最新动向,直到接到凌逸的这通电话才真正放心下来。

    而汪成候则是在电话里对凌逸说了声抱歉,解释自己并非不想去虚坨山助阵,而是担心自己一走立刻会有人对凌家人不利。

    凌逸自然是表示充分理解并且感激,毕竟自己现在是处于风头浪尖,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而家人正是他最大的软肋。

    至于郭涛,也是担心了一下午,接到电话之后狠狠地抱怨了一番,得悉闻人怀诗并没有什么事便替凌逸欢喜起来,最后叮嘱说如果虚坨山有什么土特产就带点回来给兄弟品尝下,让凌逸暗汗不已。

    拿着手机,凌逸看着上面君轻蕊的号码,最终还是拨了过去。

    以往给君轻蕊打电话,都会不到三声就接通,这一次足足响了七声,才最终被接通了。

    “轻蕊,是我,凌逸。”凌逸斟酌了一下用词,发现自己的心跳有些快,好像是心虚地做对不起闻人怀诗的事情,不自觉微微压低了音量:“今天的事,真的谢谢你。”

    “没什么啊,我其实也没真的帮上忙……”手机那头的君轻蕊声音一如往常般轻柔软腻,却又带着一丝外人难以察觉的哀戚。

    “不,我是说真的,谢谢你……”凌逸说道,他发现自己似乎没办法像以前那样轻松地面对君轻蕊了,以往可以随意地开玩笑说很多话,现在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君轻蕊也感受到了这种氛围,拿着手机沉默不语,却又静静地听着从那头传递过来的凌逸的呼吸,仿佛他就近在咫尺,目光就变得微微有些甜蜜。

    哪怕……仅仅只是听见你的呼吸……我其实也很满足了……

    这样的话,打死君轻蕊也不敢真的说出来,只是在心里说给自己听。

    “我们是朋友啊,说得那么生分干什么?朋友之间本来就该互相帮助的不是么?我想要是有朝一日我遇到类似的事。凌逸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对不对?”

    听着手机那头君轻蕊有点故作轻松的语气。凌逸心里更加纠结难受。张了张嘴,有一些话终究是没办法说出来,最终重重地说道:“嗯!”

    君轻蕊拿着手机,脸上绽放出甜美的笑容,手指轻轻绕着发梢,脸颊微红,目光流淌着凌逸此刻看不到的柔情,美得不可方物。

    互道了“晚安”“早点休息”。两人间的通话在略带不舍和刻意保持的距离感结束。

    拿着手机,凌逸长长出了口气,小小的手机此刻有种沉重的感觉。

    “凌逸啊凌逸,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凌逸狠狠拍了两下自己的脸庞,试图让自己变得更加清醒一些。

    然而凌逸很快发现,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在迷茫什么?

    顺其自然吧……凌逸最终对自己这样说道,却深深感觉到了这种自我安慰夹带着的逃避含义。

    忽然,手机响起来,凌逸拿起来一看,是闻人怀诗。

    ……

    凌逸第一眼在虚坨山见到闻人怀诗的时候。看到她正看着窗外的寒梅。

    她所住的房间的外面,其实是一个经过精心布置的小花园。花园之,有一个小亭。

    凌逸和闻人怀诗轻轻一跃,就落在了小亭的顶上,然后并排坐着,抬头赏月。

    许久没有观察过天时,凌逸这才发现,原来今天是满月。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月圆在此时,月缺还远吗?

    凌逸望着满月,想到了自己半人半尸的体质,心知如无意外自己已得永生,今日的自己沉溺于男女情爱,可有朝一日怀诗也好轻蕊也好,生离死别之后,自己又该如何?

    他想起闻人老爷多年来守护者君慧洁的尸体不离不弃,顿时有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一种孤独感出现在凌逸身上,因为天地之大,已再无我这般之人。

    肩膀忽然微沉,凌逸感受到从闻人怀诗的脑袋传递过来的温暖,微微偏头,脸颊碰触着闻人怀诗的头,那种孤独感才开始消淡。

    彼此依偎靠近着,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许久许久,凌逸听到了细若蚊鸣的声音:“不要离开我……”

    “嗯。”凌逸轻轻说道。

    “不要离开我。”

    “嗯。”

    ……

    凌逸下山了!

    当凌逸出现在许多翘首以待的记者们视野之的时候,大片的惊呼哗然声在虚坨山下响起。

    自从昨天凌逸登上虚坨山被曝光后,这起事件就立刻成为时下最热门话题,热门程度压过了白浩然以神恩白家家主的身份造访地球!

    而当凌逸的身形最后消失在人们视野之后,无论媒体还是网络上都生出了种种揣测,大致集在“凌逸为什么上虚坨山”和“上去之后结果怎么样”这两个问题上。

    而经过激烈的讨论之后,细分出了三种论调——

    凌逸必死论!

    凌逸半死论!

    凌逸无事论!

    而这三种论调之的前两种占据了主流,没办法闻人家就是这么威名赫赫,许多人揣测凌逸是上虚坨山提亲的,又或者是搞大了闻人怀诗的肚,很可能会被闻人家的人直接打死或者半死!半死的可能性更大!

    相信凌逸能够全身而退者,只有极少数,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基本上就能称作是凌逸的铁杆了,对凌逸的信任已经到了近乎盲从的地步。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渐落西方,原本对凌逸还有一些期待的人也纷纷信心不足了,时间过去这么久,如果没被打死也该被扔下山来了,难道说,凌逸真的被打死在虚坨山上?闻人家不会这么惨无人道吧?

    所有人都不可能想到,那个时候凌逸正跟战帝闻人龙图挤在一间厨房里其乐融融地切磋厨艺。

    因为凌逸迟迟没有下山,于是各种流言就开始盛行起来。

    最高兴的莫过于对凌逸抱有敌意的人,尤其是那些对他抱有敌意的诺亚人,很多人更是有种可以媲美“抛弃了自己的初恋女友现在混得很惨”这样的暗爽感觉。

    如果凌逸真的被打死或者打残了。对于整个诺亚人族群都是一件好事啊!

    这小施加在诺亚人身上的耻辱已经够多了。终于到了遭报应的时候!

    唯一可惜的是。这贱人应该败亡在我们诺亚人手上才对,最好是由刚刚继任成为神恩白家家主的白浩然出手,那就再完美不过!

    可惜啊可惜,这大概就叫做人生不如意十之**吧?

    许多诺亚人都开始得瑟了,在地球人面前长吁短叹“好可惜”“真的是天妒英才”之类看似惋惜的话语,实际上眉目间的得意劲儿一眼就能看得到。

    对此,许多地球人只能咬牙切齿,心里对凌逸更加担心的同时。对闻人家也有了恶感——好不容易年轻一辈出了一个力压群雄的天才人物,难道闻人家是在刻意借机打压?谨防凌逸成为第二个闻人龙图,进而威胁到闻人家的地位?

    随着时间推移,有类似想法的人不在少数,都觉得闻人家是在扼杀新人。

    许多人甚至想要冲上虚坨山质问,想要知道凌逸的安危,其不乏心有热血的后天乃至先天武者。

    恐怕连凌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经意之已然凝聚出了数量不小的人心。

    然而虚坨山的石碑在那儿,守山老人在那儿,想要上山真的没那么容易。

    更何况。一到入夜时分,就有一股禁绝一切的先天后期“王气”从山上笼罩下来。就算是先天期强者,也根本没办法飞起,更不用说强闯上去。

    不知不觉,虚坨山山下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超过万数,除了媒体记者,几乎都是对凌逸的安危报以关切的人,有一些人甚至是从极远的地方赶赴而来。

    这些人自知没办法上山,也无法从守山老人那获知更多,沉默之后就盘膝静坐在了山下,以这样的姿态等待或者说无声抗议。

    因为静坐的人越来越多,事件随即发酵升温,使得全世界的目光都开始关注而来。

    凌逸上虚坨山这件事情,演变成一个事件。

    许多人都震惊了,为凌逸的人望所震惊。

    这个刚满十八岁没两个月的少年,居然已经有了这样的人望,为这么多人所关心?

    人心所向!

    这四个字,成为许多媒体主持人乃至评论专员频繁提及的字眼。

    一夜之后,虚坨山下聚集的人,已经达到了五万这个惊人的数字!

    若非虚坨山下实在容纳不下更多的人,恐怕最终的数字会更加庞大!

    然后,当太阳升起不久,一道身形隐约出现在山间白雾,慢慢变得清晰,最终引起了山下海潮汹涌般的各种惊呼以及欢呼。

    凌逸下山了!

    他没事,看上去安然无恙!

    许多地球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凌逸下山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山下聚集了很多人,然而直到这一刻,看到无数人起身欢呼的情形,心出现了从未有过的震撼和感动。

    几乎所有人他都不认识,可是这些人自发聚集而来,为的就是确认他的安危,让凌逸真正感受到了巨大的关怀。

    他将这种感动放在心里,并没有表露出来。

    片刻之后,凌逸经过守山人所在的凉亭,向这位前辈施礼。

    守山人不敢当,连忙起身对这位可能成为闻人家孙女婿的人还礼。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可敬的人,并不因为修为高低而论,比如这位守山老人,比如山下这些可爱的人——

    当然,凌逸也知道,山下这些人不可能全部都希望看到自己出现,他会将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自动过滤掉。

    很快,凌逸走下了最后一级青石台阶,越过了虚坨山的石碑,来到了常人可以靠近的范围,顿时就有大量的记者围堵了过来,语气激烈地发出各种提问——

    “凌逸请问你上虚坨山是为什么?是和闻人怀诗有关吗?”

    “你在山上发生了什么?能跟大家说说吗?”

    “你有没有在山上见到战帝?”

    “闻人家的人对你如何?”

    “啊,哪个混蛋摸我的屁股!”

    “别踩我脚!”

    ……

    这些问题早已经在这些记者心酝酿了一整夜,所以几乎是如同机关枪一般一股脑问出。当然最后几句是和提问无关的。却也使得凌逸的身周更加嗡嗡响成一片。

    说起来。凌逸还从来没有真正这样面对过记者,和记者最接近的一次就是在家门口,然后他为了躲避记者猛烈一跃,就是那一跃让他名动帝邦。

    而现在,似乎不交出一点货,是很难逃得掉的了,他毕竟不可能像先天强者一样飞空离去。

    双手抬了起来,凌逸示意众人安静。

    众记者乃至周围的人眼睛一亮。都很有默契地不出声了,只要凌逸肯说话,透露一些真相,那一切就都好办!

    很多记者都在松气,真怕凌逸像以前那样不配合,突然就跑掉。

    直播画面正在进行!

    无数目光注视,凌逸想了想,微微一笑,说道:“闻人老爷做的东坡肘很好吃。”

    “哈哈哈哈……这个小。”虚坨山上,闻人龙图看着直播画面。畅声大笑起来。

    一旁的闻人准等人赔笑,心暗暗泛酸。父亲好久都没笑得这么开心了,这小修为普通,拍马屁的功夫倒是一流!

    而凌逸这句话,让虚坨山下的人乃至通过各种媒体关注着虚坨山的人都呆住了,下一刻,就是彻底的哗然。

    一句话,就透露出了许多深层的意思!

    首先,凌逸最终上了虚坨山,而且见到了战帝他老人家!

    其次,战帝乃至闻人家都没有为难凌逸,双方的关系竟然很不错的样!

    再次,战帝大人居然为了凌逸亲自下厨?这该是多大的面?难道是对凌逸的一种承认,承认他孙女婿的身份吗?

    再再次,闻人老爷做的东坡肘似乎真的很好吃!连凌逸都赞不绝口!

    劲爆!今天凌逸所说的这句话,绝对会成为年度最富含金量的一句“金言”!

    所有人都哗然了,然后充满喜悦的欢呼声,在虚坨山下乃至地球的各处响起。

    欢呼的自然都是地球人,在他们看来,闻人家是地球人的现在,而凌逸却可能成长为地球人的将来,双方能够融洽共处那是再好不错的事儿!

    而绝大部分的诺亚人瞬间集体失声了,从昨天到今天,他们的许多人都在洋洋得意,或暗爽或明爽地幸灾乐祸,然而凌逸这一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就好比一记重锤敲打在他们的脑袋上,让他们整个人都有点懵掉了——

    怎么会这样的?不应该啊,地球人不是最喜欢窝里斗的吗?难道闻人家不怕将来凌逸的风头盖过闻人家吗?呃,也不对,如果凌逸真的娶了闻人家的人,那闻人家的影响力只会变得更加庞大……

    后面一点不是所有人都能想到的,但想到这一点的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闻人家就像是一把悬在诺亚人头顶上的剑,压得诺亚人的尊严喘不过气来,在很多人看来如果没有闻人家镇压大局,地球和月球之间恐怕早就起了兵火,甚至地球已经被月球攻陷也说不定。

    许多人都在默默地等,等闻人龙图老去并且死去的那一天,那时候人类的格局或将改写,可是现在,凌逸的出现似乎有将这种期冀无情破碎掉的趋势,如果凌逸真的和闻人成了一家人,等他成长起来,几乎就是第二个闻人龙图,难道还要再等百余年?

    想明白这些,一些人心哀叹,这是地球人气数未尽啊。

    虚坨山下,说完那句话之后的凌逸,趁着所有人都呆愣然后开始惊讶的空挡,突然就施展身法,一下从记者的包围圈突围出去。

    “啊!凌逸跑了!”

    “快追!”

    “天哪,八卦之火已被点燃,这家伙吊得我不上不下好难受啊!绝对不能让他跑掉!”

    “围堵!小心!唉……”

    八卦之火燃烧的记者们一个个大呼小叫着想要堵住凌逸,然而哪里能够赌得到他,只能看到他越跑越远,很快就要离开虚坨山的范围了。

    就在许多记者都开始绝望的时候,忽然,正在突破人群的凌逸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股狂猛的气势瞬间扩散了虚坨山下,使得所有人都有种心脏被无形之手忽然捏住的生死一线的感觉。

    所有声音顿时一寂,所有人的身形也是一顿。

    紧接着,人群被一股力量操控着无声分开,让出了一条两公尺宽的道路,直通凌逸面前。

    小亭之,守山老人睁开了眼睛,眼神冰冷地看向通路的另一端。

    一行五人,从直对凌逸的通路另一头缓步走了过来。

    为首者,一身裁剪得体透着雍容的白衣,衣领边和袖口都镶有图案华贵的紫边,身材有些消瘦,英俊的面容多了往昔没有的棱角,气质如贵胄,目光平静而专注,正是神恩白家当代家主——白浩然!

    跟在白浩然身后的,是包括风管家在内的四名随他一同来到地球的先天高手!

    而正在释放先天气势震慑全场的,正是那名先天期的供奉年男人!

    年男人的气势仅仅释放不到一秒,便一放即收。

    然而,所有人的身形还是维持着原样,不敢将闯入通路之,也没有人出声,就这么看着白浩然等人向凌逸走去。

    唯有包括那些记者在内的一些人身都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

    大事件,这是要有大事件啊!

    本以为,看到凌逸能够安然无恙地下山,就已经是今天最大的新闻了,没想到重头戏在这一刻!

    白家家主白浩然居然领着人来虚坨山了,而且看样完全是冲着凌逸来的!(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