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一七章 仙道文明(书号:13326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凌逸并不知道闻人准三人正被闻人龙图骂得狗血淋头、以及被闻人龙图的人字拖狠狠抽打脑袋,若是知道了多少会觉得解气一些,却也不会因此完全原谅他们。

    他们的一个漠视,直接就让一名花季少女丧失了生命最美好的一段年岁的两年,尤其是这个花季少女还是他的妹妹,所以岂是那么容易被原谅的?

    虽然难以原谅,但是因为闻人怀诗的缘故,凌逸也无法完全漠视他们,这让他的心里也有些烦。

    凌逸循着闻人怀诗和君轻蕊的气血而行,穿过一栋建筑,经过一片花园,忽然站住了脚步,因为他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个身上不断冒出怨气的人。

    有怨气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问题是这怨气是朝着他来的,就让凌逸有些在意了。

    这是一名比闻人铁更加年轻一些的青年,先天前期境界,脸庞有些阴柔,仔细看去,鼻和眼睛跟闻人怀诗有几分相似。

    “凌逸?”这名青年冷冷地道。

    “我是凌逸。请问你是?”

    青年说道:“怀诗的亲哥哥,闻人怀歌。”

    凌逸望着闻人怀歌,心默念:“怀诗,怀歌……诗歌,呵,这闻人芒给女取名倒是轻松。”

    闻人怀歌冷声道:“离开吧,虚坨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凌逸闻言,眉目间便有一股戾意凝聚起来,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因为闻人准的事情,凌逸本来就憋着一股怨,看在闻人怀诗乃至闻人龙图的面上才隐而不发,现在陡然遭受这莫名敌意。这股怨顿时就开始转变成为一股难以压制的戾——

    “上次我来的时候,就有人说这样的话,没想到这次来,还有人说这样的话,其实真的挺无趣的……我很好奇。为什么闻人老爷可以那么平易近人,但你们这些做后辈的却喜欢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凌逸平静地说道:“闻人两个字,原来可以让人这么骄傲?”

    “骄傲不是来自于名字,而是来自于实力。”闻人怀歌冷冷地道,眼有一股让凌逸无法理解的怨妒。

    凌逸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用实力来粉碎你的骄傲。成全我的骄傲……也不对,打败你这样的人,其实就跟踢开一块石头没什么区别,不值得我骄傲。”

    “就凭你区区——”

    闻人怀歌的声音尚未落下,眼瞳就陡然一缩,因为在他视野之。凌逸凭空消失了,亦脱出了他的精神感知!

    这怎么可能,区区后天后期——

    下一刻,一双冰冷的眼眸就出现在他面前,拳风鼓荡,轰向他的面颊。

    闻人怀歌一声惊怒大喝,脸上更有一股狰狞闪过。右手一抬,从其袖口之一道银蛇如闪电般晃出,斩向凌逸的拳头。

    袖剑!

    碰!

    剑锋蕴含的先天劲气与气势浩荡的拳头碰撞,顿时将拳头切开,随即凌厉剑气直接将凌逸的身一斩为二。

    闻人怀歌不是闻人龙图,没有见过凌逸创出的假身的他,亦没有闻人龙图那种面对任何不可思议都能以一变应万变的恐怖战斗境界,连汪成候第一次面对这种招数时都吃了亏,更何况是他?顿时就被眼前的景象弄得心神一乱。

    就是这一乱的空荡,闻人怀歌的面前。竟然再度出现了一双蕴含无尽狂暴与凶戾的眼睛,又一个一模一样的凌逸出现在他跟前,同样一拳挥出。

    这突如其来的第二拳,结结实实地轰在闻人怀歌那张英俊的面庞上,直接就让这张面庞扭曲得犹如麻花。整个人像被扔出去的沙袋,飞速旋转着射了出去,将空气击出一道道圆形气圈,最终将一座观景假山撞成了无数大小不一的碎石块,粉尘顿时快速弥漫。

    先天前期境界的闻人怀歌,一招之间,在一身武道都根本没机会施展出来的情况下,就被凌逸打得脑震荡,样十分难看地昏迷过去。

    这一幕幸好是发生在虚坨山上,若是流传到外界,绝对会震惊整个帝邦。

    面对的是先天强者,仅仅后天后期的凌逸竟然展现出了碾压般的优势?

    “谢谢,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心情好多了。”凌逸动了动稍有生痛的拳头,说出这句闻人怀歌已经听不到的话。

    若是听到,闻人怀歌估计会郁闷得大口吐血,自己居然成了凌逸的出气筒?

    不过这也是他活该倒霉,正好撞上凌逸心情不佳的时候。

    两道破风之声响起,闻人铁以及一名风姿不俗的漂亮女凌空而至,以他们的目力,自然是一眼看出倒在假山石堆里状似昏迷的是闻人怀歌,随即就将惊疑的目光看向毫发无损的凌逸。

    也不是毫发无损,凌逸脸上还留着先前跟闻人龙图交手所带来的些许淤肿,然而这种强烈对比,让闻人铁以及那名女都差点咬了舌头。

    如果是其他人敢在虚坨山撒野,无论闻人铁还是漂亮女都会立刻发出严厉质问,然而偏偏这人是凌逸……

    更加让闻人铁觉得诡异的是,按照道理,反应最快的应该是父亲以及爷爷他们,可是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出现……

    “凌兄,刚刚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跟怀歌交手?”闻人铁觉得头皮有些发麻,却不得不深吸口气之后做出询问。

    凌逸摇摇头道:“我也正疑惑,这个人为什么一见到我就狞笑大叫我是无敌妹控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你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快快跪下来做我的奴隶之类的话?”

    闻人铁和漂亮女的脑袋上都在冒黑线。

    如果闻人怀歌还醒着,多半又会因为凌逸的这盆脏水气得吐血昏迷。

    凌逸朝着前方看了一眼,闻人怀诗和君轻蕊的气血已经相隔不远,她们应该也已经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只可惜。凌逸却感觉前方有一道难以跨越的沟壑。

    今天这种情况,显然是不适合再跟她们见面了。

    凌逸内心轻叹,对闻人铁道:“还请转告老爷一声,就说凌逸功成身退,改日再来拜访。”

    说罢。脚尖一点,便是调转方向,朝着下山的路掠去。

    “凌兄,我送你。”闻人铁朝漂亮女施了个眼色,就追了过去。

    漂亮女连忙落下,将闻人怀歌从乱石堆清理出来。看到闻人怀歌的脑袋肿得像猪头一样,顿时吓了一大跳,内心震惊非常,深深感觉到了凌逸的可怕之处。

    漂亮女以元力替闻人怀歌活血,数息之后,闻人怀歌痛苦呻吟一声。苏醒过来。

    也在这时,两道身形掠至,正是闻人怀诗和君轻蕊。

    看到闻人怀歌的凄惨模样,闻人怀诗神情平静,反而是君轻蕊很是惊讶和担忧:“闻人大哥,你刚刚是跟凌逸交手了吗?怎么伤成这样?”

    毫无心机的话语,却让闻人怀歌逆血倒冲。原本就十分红肿的面庞变得更加鲜红,又羞又恨,恨不能找个缝钻进去,转头对漂亮女说道:“堂姐,谢谢。”

    这漂亮女,亦是闻人家的第三代,闻人铁的亲姐姐,名叫闻人珍,是第三代最年长之人。

    看到堂弟这幅姿态,闻人珍若有所思地看了模样醇美动人的君轻蕊一眼。柳眉轻蹙,大概知道自己这位堂弟为什么会跟凌逸起冲突了。

    情之一字,自古便是害人不浅。

    “父亲……”鼻青脸肿的闻人准一脸谨慎地看着脸色阴沉的闻人龙图。

    闻人龙图目光一横,对闻人芒教训道:“管好你的儿,跟别人抢女人没关系。但被情敌打得那么惨就是丢人!还有,那君家丫头,说到底是亲戚,不能让他乱来!”

    “是。”闻人芒苦笑。

    到了这个年代,很少有人知道闻人龙图三个儿的母亲其实是君风笑的女儿,这是闻人龙图不愿再提的禁忌,久而久之就成了只有老一辈才知道的秘密,所以就算是闻人怀歌都不知道自己的奶奶是谁。

    如此算起来,那个叫君轻蕊的少女,论辈分反而是比闻人怀歌都还要高出一辈,跟他们平齐。

    闻人准等人都是苦笑不已,谁能想到闻人怀歌竟然在凌逸手下连一招都撑不住?这要传出去真的会丢闻人家的脸。

    一方面是因为老爷对凌逸的器重,另一方面是因为凌逸治好了闻人铁的病,再一方面,两年多前的那件事情的确是闻人家对凌逸有所亏欠,这三个原因综合下来,正是凌逸将闻人怀歌如此狠揍之后,他们都丝毫不愿意出面的原因。

    小辈们的事情,还是交给小辈们自己解决好了……闻人准等人心里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闻人铁追上凌逸之后,将凌逸送至接近山腰的地方,就被凌逸以坚决的态度挡了回去。

    心意已到,闻人铁也没有坚持,稍做客套,便是飘身离去。

    而凌逸继续向山下走了一段距离,忽然就停了下来,道:“隐皇前辈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隐皇从路边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凌逸道破行踪,却仍然有种挥之不去的挫败感,眼闪烁异色,道:“相比十龙降魔拳,我现在更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发现我的?”

    凌逸轻笑,道:“看起来,隐皇前辈所有所决定了?”

    “那件事情,我接下了。”隐皇说道。

    凌逸并不意外,微笑道:“那我就等隐皇前辈你的好消息了。”

    隐皇深深看了凌逸一眼,身形忽然消失。

    难得听到一个好消息,凌逸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余闲啊余闲,真遗憾啊,看样,你是过不了三八妇女节了……

    片刻之后,凌逸就走下了虚坨山,顿时再受激烈关注。

    相比他上山之时的冷清,这时候的虚坨山下已经聚集了超过原来十倍的人数。

    几乎都是得知凌逸再登虚坨山而快速赶来,各大媒体的记者更是蜂拥而至。

    大家都很好奇。凌逸这趟来虚坨山是来干嘛?

    然而,让所有人都瞪爆眼睛的一幕出现了。

    众目睽睽之下,凌逸的身形突然消失!

    没错,是真正的消失!

    事后,各大媒体用最慢的慢镜头回放。都根本找不出凌逸的任何踪迹,镜头之只能看到凌逸的身形快速变淡,最终变为虚无,看不出有任何因为高速移动而留下的残影痕迹。

    也就说,凌逸根本不是因为快速移动而造成瞬移般的错觉,而是真的消失了!

    顿时举世哗然。由此催生出各种分析和揣测。

    有人觉得凌逸是在变魔术,也有人觉得凌逸是施展出了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诡异身法,还有人的揣测无限接近真相,觉得凌逸所施展的身法跟白浩然在生死斗场施展出来的光天化日消失的身法同出一辙。

    然而,最后一种接近真实的揣测并没有多少人相信。

    因为白浩然的那种身法太过玄奇了,这世间有拥有那么逆天悟性的人吗?看过一遍就能完全复制出来?

    尤其是知道白浩然当时所施展的武学是血脉武道的人。更加不相信凌逸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件事情甚至惊动了远在月球的神恩家族,看过相关视频之后,几位神恩家族的家主都是色变,内心惊疑不定。

    那可是血脉武道啊,是理论上根本不可能被人偷学的武学,可是,让人对种种视频资料做了极为专业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让几位家主都失色,确定视频的人,是真真正正的消失了!

    这让他们都是心一沉,血脉武道是他们眼下最寄予希望的东西,如果这种武学能够被人偷学,其价值就会大大降低!

    这个凌逸,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世间怎么可能有这么悟性逆天的人?

    明明仅仅是后天后期境界,却让这几位众多见多识广的神恩家族家主都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就连白浩然,在看过几个视频之后,眼也是异色连连。

    然而。他并没有像其他几位家主那样心情沉重,最初的震惊之后,风轻云淡一笑:“有趣……身为一个人类,凌逸,你的确很有趣。连我都想不明白,你是怎么做到的……可是,再有趣,你也终究只是一名人类啊。”

    深邃眼瞳之,有一抹死灰色一闪而过,两颗森白的僵尸牙露出嘴唇。

    也许,你曾经是我生命的一个劫数。

    然而,时至今日……

    人,岂能成为神之劫?

    ……

    凌逸并不在乎自己所展出变异血脉武道会对世人造成多大冲击,不过有一件事是对的,他就是那种悟性逆天的人。

    和闻人龙图一战,让他收获巨大,面对给予自己前所未有强大压力的对手,在交手的过程,凌逸的潜能无形激发,再度有“灵感”不断迸现出来,让他对于血脉武道有了更深的领悟。

    而虚坨山上呆的这段时间,凌逸已然将这些领悟融入进了自己的武道当,使得自己的变异血脉武道变得更加完美,已经无限接近白浩然所施展的血脉武道。

    因而,当凌逸施展出参杂了“白虎步”精髓的幻步的时候,他的身形不再是如先前那般还有一道淡淡虚影,而是真正的近乎消失,将自己隐藏在空间之。

    躲过了记者的围堵,凌逸又戴上了活性胶原面具,改易容貌之后搭了辆出租飞车,来到了帝澳门博彩娱乐官网区。

    不久之后,凌逸让出租飞车在一幢大楼前停了下来。

    抬头看去,凌逸在这栋造型恢宏的大楼的楼体上看到了一个极为显眼的标识。

    那个标识,代表的是秦氏。

    而凌逸循着那丝血脉感应所要寻找的人……或许不应该称之为人,就在这栋大楼里面。

    “果然是秦氏么……看起来,古武秦家的来历有些特别。”凌逸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曾经的千古一帝,居然建立起了一个古武家族,并且打造出了一个商业帝国。说出去都没人会相信。

    不过,让凌逸有些意外的是,凭着那丝血脉感应,他并没有从身处这栋楼的那名始皇帝体内感觉到有包含死者怨念的怨气。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除非这位始皇帝跟他一样。从未吸食过人血,否则一旦吸食人血,便会有怨念融入其身,犹如白纸被沾染了墨迹,永远无法消除。

    当初,凌逸之所以毫不犹豫地杀死徐福。就是因为知道后者变成僵尸之后害过很多人的性命。

    心头微微一动,凌逸冒出一个荒谬的想法:“难道说,真如同徐福的记忆那样,这位始皇帝自命真龙天,变成了自觉污秽的僵尸之后,竟然真的忍住。从未吸食过人血?”

    凌逸轻轻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位始皇帝倒并不是非死不可。

    他不管秦始皇在身为人类时为征战国害死过多少人,只在意后者变成僵尸后有没有害过人,哪怕仅仅是一人,他也会毫不犹豫将他抹杀。

    最终。凌逸乘坐出租飞车离去,并没有进入这栋大楼。

    既然秦始皇并没有害人,凌逸决定暂时不想与他做接触。

    一方面怕阴差阳错让秦始皇对他产生敌意,因此凭空多出一个敌人、另一方面,接触之后又没有杀死对方,自己是僵尸的事情就有一定的可能性会暴露,这是凌逸最不想发生的事情。

    而当凌逸离去的时候,这栋秦氏商业大楼,正在召开商业会议的某人毫无所觉。

    如果来的人是徐福,如此近距离之下。那人也不会完全没有感应,偏偏来的是继承了帝僵心血的凌逸,只要凌逸不想暴露,哪怕是一代僵尸也不可能对其有所感应。

    两个注定会有见面的人,这一次。因为凌逸心的某些顾虑,擦身而过。

    接下来,凌逸直接去了清园联大。

    虽然距离开学还有几天时间,但清园联大已经不算冷清,许多在家里呆的无聊的学生都提前返校,不过因为如此,进出校门的身份验证会比以前更加严格不少。

    凌逸也是先摘下了活性胶原面具,才最终通过了验证。

    幸好这时候记者都跑去虚坨山那边,没人想到凌逸会在这个时候回学校,所以凌逸并没有遭到记者围堵,虚坨山那边的记者听到消息,立马蜂拥赶来,结果仍然扑了个空,纷纷懊恼不已。

    凌逸之所以返回学校,是因为想要见李金柱一趟——通过上次的拜年电话,凌逸知道李金柱最近都会呆在清园联大。

    先给李金柱打了个电话,两人约好了见面地点。

    不久,凌逸就来到了政教楼的总院长办公室外,敲门之后进入。

    办公室内,李金柱穿上了颇有古风的山装,坐在办公桌后面,看上去温尔雅,一派学者风范,倒的确像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学院院长了。

    比较刺激凌逸眼球的是满满堆放了整张办工作桌的各种纸质件,足有将近半公尺高。

    没有让凌逸多做等待,李金柱直接就放下了手的件,自嘲地轻叹道:“没办法,离开学校这么多年,积累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凌逸对于这位自命考古学家的学院院长有些同情了,直说来意道:“院长,我这次来,是想跟您说一下神兽血肉的事情……”

    “噢?”李金柱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片刻之后,凌逸就跟李金柱商量好了前往月球的一些细节,达成了一致。

    商量完之后,李金柱询问道:“我看你不像是为了武道愿意在圣武堂孤独终老的那种人,这次去圣武堂是不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凌逸没有隐瞒,直接就道出了事情原委。

    李金柱皱着眉头沉思片刻,语气微沉道:“圣武堂的水很深,你这此前去,需要留神。”

    凌逸一惊,没想到先天后期境界的李金柱竟然会对圣武堂如此忌惮,道:“还请院长明示。”

    李金柱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一直有种怀疑,圣武堂所在的火星遗迹,应该是仙道明所遗留,圣武堂的实力之所以扩张得那么快,很可能跟那些遗留物有关……我曾经前往圣武堂的时候实力尚浅,加上时间很短,不曾接触到圣武堂最核心的秘密,但也察觉到一些端倪……如果说圣武堂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就应该是和那些遗留物有关。如果你说的那个朋友的父母真的是因为那种秘密而死去,我劝你最好不要深究,不然很可能会惹祸上身。”

    凌逸的神色一变,随即眉头紧锁。

    事实上,当他从安可依那里获得了圣武堂的资料之后,知道圣武堂建立在火星神秘遗址之上,就有和李金柱同样的怀疑,那个遗址可能是神话时代的神祗所遗留。

    现在看来,李金柱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不然不会有此推测。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有特殊的原因,圣武堂干嘛一定要建在那个遗址上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