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三四章 耶稣钉!(书号:13326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不知道闻人老爷现在怎么样了?凌逸心有些担心,不过也知道眼下这种情况,担心也是无用,还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比较重要。

    拿出了装有青龙血的玻璃管,凌逸引出其一滴,送入口。

    片刻后,凌逸长长吐了口气,眼现出一抹喜色。

    青龙御云步,青龙甲,青龙角……这是神恩龙家的三种血脉武道!

    其,青龙甲跟麒麟战甲相似,都是增强肉身防御,而青龙角和青龙御云步皆是极为特殊!

    若是施展青龙角,人的头顶就会冒起两个小包,形如龙角,这两个角可不简单,其蕴育出一段人体原本没有的经脉,可以直通天地,引纳天地元气的速度,会是平时的三倍之多!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已经不是武道,而是一种生理变异了。

    这青龙角虽然不会直接提升人的战力,却可以让人的元力更加浑厚绵长,回气极快,无论猛战还是久战皆大有可为。

    至于青龙御云步,同样奥妙非常,有道是云从龙风从虎,施展这青龙御云步,竟能够让人御气而行,这里的气,是元力!

    众所周知,先天武者之所以能够飞行,靠的是精神力托举肉身,与自身元力并无关系,数千年来,也不知有多少武道真修想要创出一门能够通过运转元力而让人飞行的武学,却始终没有成功,而现在,青龙御云步。便是将这种不可能化为了可能!

    虽然说,眼下的青龙御云步是血脉武道,凌逸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然而凌逸有信心,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他终是能够像领悟白家的血脉武道一样,将青龙御云步所蕴含的武道真谛给参透。到时候创出一门可以御气飞行的武学!

    这正是凌逸欣喜不已的原因所在,相比青龙甲和青龙角,他由衷喜爱这青龙御云步。

    凌逸不禁不禁想起老三李斌曾经说过的“你是有机会改变世界的人”,当时的他只是一笑,并未放在心上。不过,如果将来真能参透这御气飞行之妙,将这门武学传播出去,到时候,打破先天禁锢,人人可以飞行。那个时代的武道,将是何其壮哉?

    片刻之后,凌逸冷静下来。现在说这些,都太早了。

    没有急着将剩下的青龙血消化,凌逸将其收起,眼闪过一抹精光。

    不能再拖延了。神恩家族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攻打星巢的机会,他同样不会放过这个深入星巢的机会!

    将神兽血肉贴身放好,凌逸打开了房间门,身形一晃,便是凭空消失。

    不远处的一个房间,正在盘膝吐纳的李金柱垂落的眼皮微微张开些许,露出一丝疑惑。随即就暗暗摇摇头,不管那小家伙去干嘛了,话说回来,在这太空港之能有什么事情干?

    难不成……李金柱的神色忽然有些古怪,他想起郭涛曾经提过的娼妓,这小偷偷摸摸,莫非是想体验一下“地方特色”?这家伙在学校就沾花惹草左拥右抱,没准真干得出来……

    若是凌逸知道李金柱所想,多半是要吐一口老血,我的人品有这么低劣么?

    李金柱哪里会想到,凌逸现在是要去干一件轰动武林轰定干戈的大事!

    ……

    离开太空港并不难,凌逸很快就趁着一艘太空舰出港的机会,从出口处飞掠出去,然后施展白虎步加青龙御云步朝着巨大的星巢飞了过去——在这种环境下,精神力他是不敢使用的,大小姐等人都是不世高手,对于精神力波动很是敏感,难保不会露出蛛丝马迹,反而是青龙御云步,仅仅消耗体内元力,这才真正无声无息了。

    太空港看去离星巢极近,然而凌逸全力施展身法,也是飞行了将近十五分钟,才终于到了星巢之外。

    越是靠近星巢,那种不适的感觉越强,凌逸不惊反喜,越发肯定值钱自己的猜测,恨不能立刻就进入其,找到那东西。

    唯一让凌逸有些在意的是郭涛提到过的,对星巢怀有歹意的人会遭到神秘精神攻击,陷入昏迷。

    凌逸想了想,最终一咬牙,眼闪过一丝坚定。

    怕个鸟,富贵险求!

    心意已定,凌逸身形再一加速,无声掠过各种监视,认准蜂巢状星巢的一个入口,便是进入其。

    嗡……

    刹那间,凌逸感觉自己似乎闯入了一个“域”,脑猛然轰鸣。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于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

    “神说,恶人必不得平安。”

    ……

    一道深沉宏大而带着无边慈悲的声音,在凌逸的脑海响起,一字一句,带有莫名的韵律,像是有一把无形的刀斧,要将这些字句印刻进他的意识,成为其意识的一部分。

    嘎……凌逸牙齿摩擦,发出发酸的声音,眼睛陡然睁得极大。

    干!

    心里爆了一句粗口,凌逸以自己超绝的意志勉强抵挡住了这种精神洗脑。

    这时候的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对星巢怀有歹意的人会昏迷了,那些人都被神秘的意识波洗脑,变成所谓“神”的忠实信徒,进入了迷幻的神之国度。

    而他也终于明白,藏在这星巢之的,到底是什么了!

    五大神器的耶稣钉!

    当然不可能是完整的耶稣钉,不然,那些被洗脑的人就不会是昏迷了,早就变成守护星巢的最忠实的走狗。

    而在凌逸的记忆,所谓的耶稣钉并不是一颗钉,而是类似于另一神器如意金箍棒的可大可小的一杆长枪。名叫朗基姆斯枪。

    怀着深深的期待,凌逸一路进入,发现这星巢很是特异,竟好似浑然天成,看不出有人为拼接的痕迹,其内部四通八达,却有许多大小洞天。经过后天改造,变成了不同功用的场地。

    而且,星巢和太空舰一样,皆是有重力系统,使得这里的重力跟地球没什么区别。

    而在星巢之。人其实也有不少,这些人都是实打实的太空海盗,对于星巢没有任何恶意,自然就没有遭受那神秘声音的洗脑进而昏迷。

    凌逸不管这些人,也不管他们在干嘛,直接就凭着感应。朝着耶稣钉所在的地方靠近过去。

    片刻后,凌逸的眼有了一抹激动——找到了!就在前方二百公尺!

    身形悄无声息靠近,凌逸无声打开了一扇气阀门。掠入其……就算是有负责监控的人员发现门打开又关闭,也只会以为这是程序失误,不会太过在意。

    因为这里是星巢,但凡是怀有恶意的间谍进入这里。立刻就会昏迷,这个事实已经经过成百上千次的考证,没有一次例外,渐渐就变成了让太空海盗们坚信不疑的真理。

    因而,这座太空海盗的最终堡垒的内部防御,甚至连帝邦的一些军事戒严区都比不上。

    更何况,因为这里区域特殊。在星巢都可以说是禁区,所以根本没有设置任何监控!

    凌逸进入那扇门后,眼神便是呆了呆,入目所及,这是一个有整个足球场那么大的空间,天顶距离地面足有将近二十公尺,显得这里极为空旷。

    而在这个巨大空间之,就只有一个小湖泊!

    湖泊?凌逸眼神凝了凝,这才反应过来,这分明就是一个泳池!

    一道粗大的水柱从泳池正央上方的天顶处倾泻而下,在半空坠落近二十公尺,落入泳池之,哗啦作响,使得整个泳池波澜粼粼,造就出一副罕见奇景。

    居然在星巢之造出这么一个泳池,真够夸张和奢侈的。凌逸暗暗咋舌,不过这都不管他的事,他一双眼睛直直地盯向自己的目标所在——一道深深的沟壑!

    嗯?哪里来的沟壑,竟然如此雪白如此凶残?凌逸深深一惊,瞪大眼睛看去,终于在那沟壑央看到了自己的目标,一条五公分长的条形水晶!

    就是它,耶稣钉的碎片!

    不过,为什么它偏偏成了一条项链?而且挂在一个浑身**的少女的凶残沟壑之?

    凌逸顿时头大了,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只见那少女浑身**,身修长,在水里面如一条美人鱼,正在进行蝶泳,每次双臂挥动,她的上半身就跃出水面,胸前如凝膏般丰硕坚挺的两团便因为惯性上下一颤,而那让凌逸神签不已的项链亦是在两团圆峰之间不是跳跃,时隐时现,好像在挑逗似的。

    物理学实在太下流了!凌逸不禁暗暗咽了口口水,他虽然跟闻人怀诗和君轻蕊暧昧不清,但从小到大除了在网络上以批判的眼光观看美赖菜菜等人如何不洁身自爱,他还真没这样真切实意地看见过女人的**。

    而且凌逸敢保证,这是自己有生以来看过的最美丽的**,这少女身体修长,皮肤白皙,胸部弹力惊人只手难握,腰肢纤细,往下却弧度惊人,翘臀圆润,充分展现了什么叫做女性阴柔之美。

    这身材,比美赖菜菜还要美上五分!就不知道怀诗和轻蕊和她相比又如何?凌逸暗自评分,心里念叨我不是故意的,却舍不得眨眼,于是心里安慰自己,这里是太空海盗的老巢,住的都是坏人,既然是坏人,那就要狠狠地看,批斗地看,嘲讽地看,不看白不看!

    虽然心神有些荡漾,但凌逸还没忘记正事儿,他早已经转变成了僵尸状态,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人的气息,而且为了保险起见,出门的时候他还撕了一块床单绑在脸上当了回蒙面客,施展两门血脉武道身法,无声无息间掠过泳池水面,足不沾地。朝着那少女欺近过去……话说回来,之前光顾着注意少女的美妙身材去了,凌逸却是根本没注意到少女的容貌。

    自己好像采花贼啊……凌逸脑闪过念头,无声无息便来到了距离那少女不到一公尺的地方。

    “神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脑出现的那道声音轰隆如雷,如天崩地裂,意图动摇凌逸的心神。

    说你娘亲!凌逸不为所动,无声无息就施展出折神手,轨迹奇异地一捞。恰是少女跃出水面胸口乱颤且让项链显露出来的一瞬,指尖顿时碰触水晶,下一瞬,就要将这水晶抓在手。

    得手了!

    终于要得到了宝物,凌逸恨不能大笑三声,却没想过。若是折神手的创功者知道自己苦心创出的这门奇功被凌逸用来偷东西会是何等气愤?

    而就在这一刹那,原本不该有所察觉的少女,神色竟然霍然一变。

    “谁!”

    少女冷声一喝。一股强悍得无法形容的精神风暴,陡然以其为心爆发开来!

    凌逸首当其冲,猝不及防之下,顿时如遭雷击。体内一片噼啪之声,身倒飞而出——本是无形的精神力,强大到这种地步之后,直接就变成了极为恐怖的物理攻击!

    而凌逸的意志,也在这刹那间,遭遇到了最凶狠最直接的攻击。

    这完全是意外之变,这少女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达到先天境界,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精神力,简直相当于先天后期强者的精神力全面爆发。

    不对!

    刹那间凌逸陡然醒悟,真正爆发出精神力的,不是这**少女,而是耶稣钉碎片本身!

    而且凌逸发现,这股精神力爆发虽然猛烈,但却驳杂非常,仿佛是由上百股强弱不同的精神力混合而成,因而并不如真正的先天后期武者的精神力爆发那么强大。

    饶是如此,以凌逸接近先天期的精神力,还是难以抵挡住这凶猛的精神攻击,刹那间就被撕裂!

    这下玩大了!凌逸心生出了后悔。

    自得到帝僵心血以来,凌逸一路都可说是顺风顺水,没有遭遇过生死攸关的时刻,不知不觉间对于生死少了敬畏,总觉得无论遇到什么自己都能摆平,即所谓的“主角意识”。

    这种意识其实很要不得,最直接的反面教材就是龙玄霆,笑傲一生,谱写无数传奇,临到老了却无比憋屈地惨死在星魂手上。

    现在凌逸也遭遇了同样的苦果,因为自信,所以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会在夺取耶稣钉碎片时遭遇死亡威胁,也因而完全没有应对策略,唯有硬扛——

    毁灭拳意,给我顶住!

    凌逸心一声吼,毁灭拳意形成屏障,死死守护住自己的精神意志。

    像是脑震荡似的猛烈一震,若非凌逸的意志早已经被打磨得比钢铁还要坚韧百倍,恐怕立刻就要精神失守,拳意破碎。

    即便如此,凌逸仍然感觉到,自己的毁灭拳意第一次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秒钟,如一年,凌逸猛然听到一声轰鸣,随即便是至极的精神刺痛,心顿时生出了绝望——毁灭拳意,破碎了!

    拳意破碎,某种程度上说,代表的是武道意志被破碎!

    武道意志一旦被破碎,不光是会让武者一生都没办法再在武道路途上有所提升,随着时间推移,更是有掉落境界的危险。

    然而凌逸现在面临的是比掉落境界更加可怕的事情,拳意破碎之后,就犹如穿在身上的甲胄被破开,凌逸的精神意志毫无遮挡地暴露在如同海啸般冲击而来的精神攻击面前!

    僵尸不老不死,说的是寿元,却不是真的不会死。

    就连帝僵都死了,何况凌逸这个半人半尸?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意志若是被毁灭,那他就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千钧一发之刻,毫无征兆地,凌逸的丹田之内,剩下的滴僵尸心血陡然一震,一股强绝天地的意志,如从沉睡苏醒的魔神,猛然爆发。

    这股意志,伟大,坚定,狂傲,叛逆……轻轻一震,朝凌逸的意志攻击而来的驳杂精神力便一下粉碎,甚至还循源逆袭而上,攻入了耶稣钉的碎片之!

    少女脖上挂着的耶稣钉像是受到了刺激,放出了明亮光芒,这光芒越来越刺眼,转瞬间就将足球场大的空间都给照耀成一片雪白,什么也看不见,却陡然在亮到顶点的时候瞬间熄灭。

    那道一直在凌逸的脑海喋喋不休说教的声音,同时消失了!

    对于这再度完全出乎预料的一幕,凌逸更加震惊,甚至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任谁知道自己的体内还潜藏着另外一个人的意志,都会像他一样觉得恐怖和不安。

    然而,眼下不是追究那强悍意志的来源的时候,富贵险求——突如其来的变化不光凌逸没想到,那少女同样有些发懵,根本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护身符项链会突然爆发如此夺目的光芒!

    凌逸抓住这一线机会,不顾自己身受重伤,一声闷喝,强提所剩不多的精神力,包裹住那条形水晶,一个吸摄,居然毫无反抗,用来串联项链的黄金细链断开,条形水晶一下落入凌逸的掌!

    总算得手了!

    经历了生死才真正将这耶稣钉碎片握在手,凌逸已经没有先前的那种强烈欣喜,强自压制从身体每个角落传递而来的剧烈痛楚,十分冷静地将两门血脉武道身法施展到极致,朝着来时的入口处掠去。

    一直以来,少女和水晶项链之间便莫名的有种血脉相连的联系,此刻,这种联系一下几近断绝,若有若无,心头震惊和惶恐的同时生出了极大的愤怒!

    “还给我!”

    少女发出尖锐怒吼,不过自己现在不着片缕,一下从水跃出,纤手一扬,似爪非爪,速度快得让凌逸都觉得心惊,直接朝他的胸口抓来。

    摘星手?凌逸陡然想到了先前李金柱提到过的星魂的独门武学,心头为之一凛,看来自己先前猜测的果然不错,这少女的身份绝非一般。

    而且,让凌逸有些不解的是,自己明明已经隐匿了身形和气息,这少女为什么还能精确锁定他的位置发起攻击?

    来不及多想,凌逸沉着应招。

    武学是高深的武学,不过凌逸一眼看出来,这少女不过是后天后期的修为,放在同龄人算是不错了,然而跟他相比自是远远不如,直直一拳轰了过去,无招无式,完全以力压人。

    轰!拳爪相碰,劲流爆散间,顿时震爆整个泳池,水流逆冲而起再炸成朦胧水雾。

    凌逸借势而退,屈指一弹,数道指劲同发,分别轰在此地四个进出口的门阀开关上,四道门同时打开!

    凌逸随意选择了一道,掠了进去,却发现那少女毫无错判,紧随跟上!

    果然是能察觉到我的位置吗?凌逸心头一动,顿时明白,问题多半是出在自己手上的耶稣钉碎片上。

    无论如何,这耶稣钉碎片是不能放手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