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六一章 破碎的尊严!(书号:13326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凌逸神情冷漠地将胸膛的剑拔出,扔开,随即抱着雷小鱼掠下。

    “凌逸!”

    “逸哥哥!”

    “师兄!”

    混乱之未曾注意到刚刚这刺杀一幕,离他最近的闻人怀诗三人却看了个真切,都是花容失色,紧张不已。

    “我没事,先到安全地方再说!”

    凌逸元力一卷,带着众女疾驰,很快就出了校场,将她们送入一辆停放在外的飞车当,飞车重量极大,空气负压吸扯不起,是很好的临时避难所。

    也就在这时,空间响起急颤的低声嗡鸣,原本消失的能量壁障再度出现了,与此同时,大量的空气开始从地下管道喷涌而出,形成明显的白色气柱。

    凌逸松了口气,对惊魂未定的几女道:“你们在这里别动,等待救援,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需要帮忙。”

    “凌逸,你的伤……”

    闻人怀诗话还没说完,凌逸便陡然施展身法,快速消失在她们的视野里。

    君轻蕊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逸哥哥他刚刚真的有受伤吗?怎么他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啊?”

    “刚刚……很混乱,或许我们那个角度看得不太真切,师兄似乎是抓住了剑身的……”龙婉儿有些不确定地道。

    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她们做梦都不会想到,许多对于普通人类来说很致命的伤害,对凌逸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三女的目光都不约而同落在了仍在酣睡的雷小鱼身上,这丫头浑然不知刚刚自己差点命悬一线。亲眼看到凌逸为了她不惜以身挡剑的一幕。她们的心。都有羡慕,以及酸楚。

    “这个坏流氓,果然连这么小的女孩儿都不肯放过么……”闻人怀诗眼底深处流露一抹苦楚,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

    凌逸如果知道闻人怀诗所想,绝对是要大叫冤枉,扑上去挡剑的时候,他是有想到自己的僵尸体质,知道自己不会死。才能如此冷静地受宗玉京那一剑乃至在第一时间将其轰杀。

    而他如此匆忙地救下四女之后又离去,自然不是真的要去做活雷锋,而是想要趁着这趟已经被搅浑了的水,也去摸鱼一下,至少是要看看自己感应到的到底是不是老君炉碎片。

    脱离了闻人怀诗等人的视线之后,找了一个视觉死角,凌逸施展白虎步隐匿了身形,循着感应朝着目标疾驰。

    虽然能量壁障已经重启,然而内城之仍然是一片混乱,尤其是。当一股股先天强者的气势如一座座火山接二连三爆发之后,所带来的恐慌性混乱更是久久不能平息。

    而这。则是给凌逸创造了潜入的条件。

    将身法施展到了极限,没掠出多远,忽然,凌逸感觉到了两股极为恐怖的气势,几乎不分先后地爆发了。

    那气势,是圆满的气势,代表的是天地间最强,犹如天威,给所有生灵带来心灵上的极大敬畏。

    先天大圆满!

    铺天盖地的圆满气势碰撞,瞬间席卷了整个内城,许多原本在空飞行的天兵卫以及其他先天强者纷纷如同下饺般从天空坠落下来。

    看样,应该是星魂被胖老头儿发现了!

    而两股气势爆发的地方,离神器碎片所在之处,极近。

    “干!白浩然的目标果然是神器!”凌逸心头咒骂,有了紧迫感。

    随即,凌逸就感觉到,那神器碎片的气息猛然拔空而起,神色瞬间一变,霍然抬头,可以看见远方有一道光芒窜起。

    “把东西留下!”轰隆如天神般的声音在内城上空炸开,蕴含着极大的震怒。

    凌逸立刻辨认出来,这是胖老头儿的声音,那么得到神器碎片的人会是——

    轰!

    高空的两名超级强者相互隔空对掌,仿佛要将世界都给破碎的轰隆震响让无数人耳朵失聪,脑海嗡鸣,紧接着巨大的气浪从天空吹降,犹如十级台风呼啸,使得许多建筑都开始垮塌,人们纷纷被压迫在地面不能动弹!

    轰隆……不知多少人被压在废墟之下,再也没有声息。

    凌逸艰难地站立着,根本没办法完全直起腰来,看到一座座建筑轰然垮塌,他的脑有了轰鸣之音——

    这就是先天大圆满强者的真正恐怖吗?仅是劲气余波,就足可毁掉半个城市,让数以万计的人丧生!

    这一刻,亲眼目睹了武道的恐怖,看见这么多人在自己面前丧生,哀号,凌逸忽然没有了得到神器碎片的**。

    仅仅是那种东西,种东西而已……

    比得上人命么?

    他一咬牙,身形掠动,很快来到了一片废墟前,外放元力不断将碎石搬开,救出了一个被掩埋的奄奄一息的年男人。

    猛烈地吸收几下这男人体内的晦气,凌逸将他放置到安全区域,开始新一轮的救人……

    不知不觉,平地上摆放了数十个生还者,一些伤势不太重的人,稍作调息之后,也加入到了救人的行列。

    凌逸没有想到,自己搪塞闻人怀诗等人的借口,居然成了真。

    很快,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停了下来,开始迅速地将伤者抬走。

    “名字……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一名正要被抬上车的被砸断了腿的老人挣扎着从担架坐起,向满身是土到处染血的凌逸问道。

    “我叫……凌动。”凌逸报了一个假名。

    因为,他心有愧,他只是想要弥补,不配享受感恩。

    星魂……早知道她会如此丧心病狂,不顾一切,凌逸一开始就会赞同呼延慧。铤而走险让她吃下锁魂药剂!

    至于白浩然。同样罪大恶极!

    凌逸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他救出了很多人,也找出了很多尸体,他看到很多人扑在他们的亲人身上哭泣,那声音,撕心裂肺,伤入骨髓。

    这是一场灾难。

    凌逸不知道这关自己什么事,其实本来不管他的事,真正造成伤亡的。是星魂和胖老头,追溯根源,也要追究到白浩然的身上,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他看着那些尸体,看着那些哭得昏厥过去醒过来又接着哭的人,就是忍不住很难过,很自责。

    因为,他曾经有机会阻止一切。

    ……

    最终,一切结束。

    ……

    内城遭遇神秘强者的袭击,死伤超过万人。这件事情在圣武堂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猛烈震荡。

    十余万圣武堂人震怒而悲伤。

    很少有人知道,这其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理事金三变追击凶徒。一直未归。

    凌逸才知道,原来胖老头儿就是金三变,李金柱的那名好友。

    凌逸是在救人的时候,被突然出现的几名天兵卫带走的,然后被带到了一个房间。

    房间里,呼延慧以及源藏一两位大理事审视着他。

    “凌逸,你当初跟白浩然究竟交谈了什么?跟假聂雨蝶又交谈了什么?”

    “你是否知道他们的目的?”

    “你到底有没有参与到他们的计划?”

    “你知不知道假聂雨蝶就是星魂?”

    面对呼延慧一个又一个充满质疑的询问,凌逸最终露出一抹淡笑:“我要是跟他们有勾结,我会告诉你聂雨蝶有问题?我干脆看着你们圣武堂被星魂一锅端掉好了,我有病才站出来凑热闹?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你们自己计划出现纰漏,让星魂金蝉脱壳惹出乱,现在就来怀疑我?你们看看我的脸,好好看看,我是不是长得很像属羊的?我是不是很像替罪羊?你们不敢去审问白浩然,是忌惮他白家家主的身份是吧?比较之下觉得我比较好欺负一些是吧?”

    凌逸的语气先是平静,渐渐声音越高,最后充满了愤怒,啪啪地拍打自己的面庞。

    呼延慧和源藏一的神色有些不好看,蕴含着恼怒,最终忍耐下来。

    沉默了片刻,呼延慧缓和了语气道:“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够把知道的有用的东西告诉我们……而且,混乱发生的时候,有人看见你杀死了宗玉京,这件事情我们无法替你做出隐瞒,我想你到时候需要向宗家亲自解释。”

    没有将宗玉京的死放在心上,凌逸沉默几秒,说道:“白浩然还在是吧?带我去见他,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们答案。”

    呼延慧和源藏一对视一眼,微微点头。

    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所有来自地月的人都被送回了领事馆大楼。

    那时候虽然事发突然,但除了被凌逸击杀的宗玉京,其余人靠着各自的修为,都安然无恙。

    当凌逸在两位大理事的亲自陪同下走进一楼大厅的时候,聚集在大厅的众人齐齐将惊讶狐疑的目光投了过来,因为有人听说了凌逸被天兵卫带走的事情,进而变成众人皆知。

    “凌逸!”

    “逸哥哥!”

    “师兄!”

    闻人怀诗等人立刻迎了上来,大松口气,尤其是雷小鱼,更是直接扑进了凌逸的怀里,眼泪流个不停。

    知道凌逸为了救她差点被宗玉京杀死,雷小鱼早就哭成了泪人。

    君轻蕊则是轻轻弄开凌逸胸口被染成一片暗红的破烂衣服,发现凌逸的胸口光洁无瑕,毫无伤势,不由轻轻“呀”了一声,眼睛瞪得极大。

    “不要哭了,我没事的。”

    凌逸揉了揉雷小鱼的头发,安慰了她一句,目光一抬,看向五公尺外独自靠着墙双手交叉在胸前的白浩然,目光冰冷下来。

    “白浩然,你可以死了。”凌逸冷冷地道。

    当凌逸说出冰冷话语的下一瞬间,许多惊愕不解的目光,纷纷在一怔之后循着凌逸的目光看向了那靠墙抱胸而立的白浩然。

    白浩然的神色在众多奇异目光的注视下。因为凌逸含着冷冷杀意的话语。而有了变化。他放下交叉胸前的双臂,目光冷冽地回视凌逸,道:“你在说什么?”

    哒……凌逸迈开脚步,朝着白浩然不疾不徐地走了过去,然而每一步都走得极为沉稳,这种沉稳不断积蓄,让他有了气势。

    周遭之人皆是能够感觉到,在这沉稳的步伐以及平静的神情之下。藏着怒。

    是什么,让凌逸如此之怒?以至于直接就向白浩然说出这种可以说是彻底挑衅的话语?

    十几步之后,凌逸来到了白浩然的面前,距离不过一步。

    凌逸平静地看着白浩然,道:“没听清我就再说一遍。我刚才说,你可以死了!”

    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血再度躁动起来,而且比前面几次更加躁动不安,白浩然眼瞳微缩,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知道你不想死,我可以给你不死的机会。”凌逸自顾自地淡淡说道:“你去医院门口跪下吧。跪一个小时,向死难者赎罪。我就让你活。”

    周围之人闻言,顿时哗然。

    谁都没有想到,凌逸竟然直接就让白浩然在大庭广众跪下!

    堂堂神恩白家家主,若是真的跪了,那白家的脸面也就完了,彻底完了!

    白家的声望将跌倒谷底,会成为连无数诺亚人都要唾弃的对象,甚至,原本就因为李金柱偷偷发飙的神秘档而饱受争议的神恩家族都会因为他这一跪,彻底跌落神坛!

    而且,听凌逸后面这番话的意思,难道这次突如其来的动乱事件,居然是跟白浩然有关系?这消息实在太惊人了!

    在场之人,都是人类的精英分,许多人都是来自大大小小各个家族势力,从小接受精英培养,没有几个是笨蛋,诸如朴延武、秦家四少秦灿等等,此刻看向白浩然的眼神都是有些闪烁。

    而随着凌逸前来的呼延慧和源藏一大理事对视一眼,都惊讶狐疑不已,他们也怀疑这次事件可能跟白浩然有关,但怎么也想不明白,凌逸到底拿住了白浩然的什么痛脚,居然直接说出这样的话语,一副完全掌握了白浩然生死的样。

    白浩然的眼睛眯了起来,笑容依旧不变,却随着这眼睛微眯透出冰冷的意味,缓缓地道:“你在威胁我?”

    “你其实更可以理解为恐吓。”凌逸再向前走一步,两人的目光近在咫尺,一个字一个字地道:“你——跪——不——跪?”

    说出最后四字的时候,凌逸更加施展天赋神通“控血”的同时,也是刻意地牵引白浩然体内的僵尸心血!

    咚咚!咚咚!

    白浩然陡然间心跳如擂鼓,全身血液都开始沸腾,更是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僵尸心血像是不受控制,要从他体内飞出!

    汗水,从白浩然的侧脸滑落,他的脸色微微苍白,牙齿越咬越紧,腮帮因为巨大的用力而向外鼓起,欲择人而噬。

    整个领事馆一楼大厅,都陷入了死寂当。

    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看着成为瞩目焦点的两人。

    这场充满诡异的羞辱与被羞辱,到底是会演变为两人大打出手,你死我活,还是变成白浩然单方面的屈服?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变得无比漫长。

    “去死!”

    白浩然血红了双眼,怒吼声,带着极大的怨气,猛然出招,一拳轰在猝不及防的凌逸的充满惊愕的面庞上,将后者的脑袋一下打爆……

    只可惜,这样的画面,只出现在白浩然刹那间的脑海妄想。

    胸的杀意前所未有地强盛,白浩然怀疑自己马上就要疯魔了,不顾一切,鱼死网破。

    然而,他的脑海还有那么一丝理智,在告诉他,忍耐,必须要忍耐,为了一时激愤失去一切,不值得!

    他的脑海还想起了风总管转述的属于父亲白寒羽的遗言,白家的男人可以失败很多次,但只要最后胜利一次,就足够!

    凌逸,我不会放过你,我绝绝对对不会放过你!

    白浩然在心发出蕴含疯狂杀意的声音,怨气如潮海般源源不绝,可惜凌逸为了隐藏自己僵尸的身份,已经刻意没有吸收怨气,否则又能小小进补一下。

    “我跪。”当白浩然说出这两个自己都以为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字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脸庞刹那间涨成了血红色。

    这一刹那,他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碎掉的东西,叫尊严。

    身为神恩血脉的传承者的尊严,身为白家男人的尊严,就这么舍弃掉了。

    堕落就是如此,只要向后堕落一步,心灵的底线有了退让,心的恶魔就会步步紧逼,为自己的每一次堕落都寻找到新的借口。

    曾经的骄傲自负的白浩然,认为自己从里到外都是洁白无瑕的白浩然,不会如此,心的那股血气,或会让他不顾一切一战,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而现在,或许是在凌逸手一次次吃瘪,或许是因为变成了污秽的僵尸,让他的底线已经节节败退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或许,已经没有底线。

    “那就去吧。”凌逸冷冷淡淡地说完,转身往外走。

    白浩然紧咬牙关,沉没地跟了上去。

    尚未走出大门,让他觉得有如一个个响亮巴掌拍打在他脸上的惊哗之声便是压抑不住地响了起来,种种惊愕以及嘲讽的目光有如一道道利刃将他的身体贯穿。

    他面无表情,犹如行尸走肉。(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