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二百八三章 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书号:13326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话筒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当初将郭涛安置在莱市的时候,凌逸就答应过郭涛,会去他家里代他看望一下父母。

    凌逸并没有忘记这个约定。

    不久之后,凌逸就到达了太安市,提着一大堆东西见到了郭涛的父母。

    对于凌逸的到来,郭涛的双亲显得惊讶又感动,连忙将他请进屋内,端茶招呼。

    凌逸一眼就在客厅看到了郭涛的黑白遗像,不禁暗汗了一把。

    要知道,郭涛虽然因为杀死了王筝,成为逃犯,下落不明,但却一直没有确切的消息证明他已经死了。

    随即凌逸注意到,郭涛的父母看起来要比郭涛给他看的照片苍老了不少,可想而知,因为郭涛成为杀人犯下落不明,两老受到的打击很大。

    “伯父,伯母,郭涛其实没有死。”坐下之后,凌逸以精神力扫荡了一番,发现没有窃听装置,这才布下一道隔音结界,向郭涛的父母说道。

    “什么!真的吗?凌逸你不要安慰我们……”郭父郭母激动又忐忑。

    “是真的,郭涛现在就在地球的某处,不过以他目前的状况,不方便跟你们联系。”凌逸说道。

    郭父一巴掌拍在大腿上,板着脸骂道:“这个混账家伙,早就知道他脾气冲动,迟早会惹事,居然连女朋友都杀,死了反而干净!”嘴里虽然这么骂着,但他的眼眶却泛着泪光。

    郭母连忙劝慰道:“算了,老头,儿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杀人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管怎么样。只要活着就好。”

    凌逸心惭愧,因为郭涛杀人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凌逸没有很快离开,而是在郭家做客,以侄的身份替郭涛好好孝敬了郭父郭母一番,无论打扫卫生还是做饭,都是抢着干。

    郭父郭母都感动不已,自己的儿性格莽撞冲动。却交了这么个好朋友。

    要知道,凌逸现在可是风云人物,投影电视里还说他是圣武堂的首席长老,据说以后还会成为战帝的孙女婿,这样身份尊贵的人,却不忘贫时旧友,没有丝毫架,实在难得。

    在郭家呆了两天,凌逸才告辞离去。

    两天相处,郭父郭母就已经将他当成了半个儿。两老依依惜别,将他送走。

    而就在凌逸离开之后没多久。郭父就发现自己的账户上,多了两百万,用想也知道是凌逸转给两老的,又不禁多了几分感动。

    ……

    凌逸并没有立刻离开太安市,离开郭家之后,就径直去了立辅高。

    毕业将近一年,立辅高从外面看跟原来差不多,凌逸施展白虎步,悄然就通过学校大门,进入到了校园内。

    这个时候的他,一身普普通通的衣服,脸庞仍然带着些许青涩,若是走在校园其实就跟高生没有多大区别。

    凌逸感应着校长孔震岳的气血,悄悄进入了政教楼。

    院长办公室的门一般都是开着的,凌逸无声无息就进入了里面,随即轻轻一挥手,门缓缓关上的同时,身形显现出来。

    正在看着某份件的孔震岳忽然警觉,一抬头,就看到了凌逸,先是一惊,随即化为喜悦:“凌逸?好小!修为越来越不凡了啊!怎么突然想到要来看我这个老头?”

    凌逸连忙将准备好的一些礼品奉上,道:“路过太安市,所以来看看老校长。”

    “难得你有这份心。”孔震岳将礼物收下,放好,随即眨巴了一下眼睛,似笑非笑道:“不过,难道不是因为我是轻蕊的外公?”

    被一口叫破了心思,凌逸的老脸也是不禁一红,露出腼腆羞涩的笑。

    两个多小时之后,凌逸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以他现在的修为,孔震岳都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尊师重道这种事情从来都跟修为无关,更何况对方还是君轻蕊的爷爷,凌逸自然是更加不敢怠慢。

    在办公室,他和孔震岳聊了一下升入清园联大之后的近况,当然免不了聊起君轻蕊,从孔震岳这儿,凌逸知道了许多关于君轻蕊的小秘密。

    孔震岳知道凌逸不是那种喜欢张扬的人,所以并没有强求凌逸在立辅高做个优秀学长的报告之类。

    自从凌逸毕业之后,立辅高生源大涨,已经是名列帝邦前十的名校了,没必要再以这样方式来拉生源。

    就算真的是要做报告,那也要等到凌逸从清园联大毕业以后,真正功成名就再说。

    ……

    离开立辅高,凌逸坐上轨道车前往帝都。

    而在这个时候,他并不知道,一艘由月球秘密出发的太空舰,悄然降临地球。

    “家主,已经到地球了。”风管家对着通话器恭敬地说道。

    过了几分钟,轻微气阀声响起,金属门拉开,一身白衣的白浩然从休息间走了出来。

    看到白浩然的刹那,风管家的神色浮现出了震骇。

    此时的白浩然,看上去竟然像是年,皮肤已经不像年轻人那么饱满,眼角都出现了丝丝周围,更让人心惊是是他的鬓角,竟然出现了丝丝霜白!

    家主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风管家心震撼难平,微微躬身,退开一旁。

    自从白浩然在生死斗场输给凌逸,随即离奇伤势恢复之后,风管家就觉得自己已经看不懂白浩然了,这位年轻的家主身上仿佛蒙上了一层迷雾。

    而当风管家得知了这次的圣武堂恐怖事件,居然是白浩然一手策划,心头极其震惊。

    身为前代家主白寒羽的心腹,风管家知道很多隐秘。所以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圣武堂的那件神物。明白白浩然伙同星魂的真正目标。就是那件神物!

    只可惜,失败了。

    白浩然被押送回月球的时候,气息前所未有地虚弱,一身修为化为东流水,他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普通人。

    然而让风管家震惊的是,即便是修为尽失,他也未在白浩然脸上看到任何受到沉痛打击之后的痛苦和迷茫,有的只是深邃的平静。

    而当白浩然走出法庭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要来到地球,这让风管家更加看不懂了。

    而此刻,风管家终于发现了白浩然身上的不对。

    不是错觉,是真实,家主正因为某种原因,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变得苍老!

    难道,是毒?没错,圣武堂有各种古古怪怪的药剂,或许真的有这种可以让人迅速苍老的毒!

    好狠毒的圣武堂!表面上,是将家主放出。提起公诉,暗地里却在家主身上用毒。无论最后的审判结果如何,家主都会死!

    刹那间心念急转,风管家觉得自己已经洞彻了圣武堂的歹毒用心,心一片寒冷。

    走下了降落于荒野的太空舰,白浩然和风管家乘上一辆磁浮飞车,朝着津元市飞去。

    数个小时之后。

    风总管轻轻敲门,走进了酒店的房间,向房间站立于落地窗前的白浩然汇报道:“家主,我按照你说的方式进行了联络,结果没有回应。”

    说这话的时候,风总管微弓着身,微低着头,这时候忽然就看到背对着他负手而立的白浩然,手掌猛然握成了拳头。

    “当真?”白浩然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了一丝颤抖。

    “千真万确。”

    白浩然缓缓闭上眼睛,再猛然睁开,黑色眼瞳的周围出现了根根血丝,声音微微沙哑地道:“查,最近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是!”

    风总管心一惊,连忙离去。

    半个小时后,风管家快速进入酒店房间,对白浩然道:“家主,刚刚查到的一件事情,秦家三少秦赢,死在了津元市的城市广场喷水池旁,诡异的是……他看上去非常苍老,是通过基因比对,才最终确认了他的身份,他的死因,初步确定为自然老死……现在消息已经开始传开了,相信不久就会轰动整个帝邦。”

    说后面一句话的时候,风管家偷偷抬头,打量白浩然的背影。

    因为他觉得,发生在秦赢身上的古怪现象,跟白浩然现在的情况很像!

    风管家注意到,白浩然的身微微颤动了一下。

    而他没有看到,白浩然的眼瞳更是急颤不止,嘴唇也在微微发抖,他的脸上浮现出仿佛看到了极可怕的事物才会出现的恐惧。

    没错,白浩然的确是在恐惧!

    来到地球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去联络星月,因为他知道,星月知道自己事败,很可能就会反叛,而现在已经变回人类的他,已经没有了制约她的能力!

    他必须要先再变成僵尸才行,先保住性命才行!

    所以,他让风管家去联络的,是赐予他僵尸心血的神秘僵尸!

    当初他要将神兽之血献给那神秘僵尸,就是通过那种独特的联系方式联络对方。

    结果,先是联络神秘僵尸毫无反应,现在,居然听到了秦家三少秦赢诡异死去的消息。

    白浩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凌逸,然后想到了凌逸的师门——天师道!

    难道说,秦家三少秦赢,就是那神秘僵尸?难道,他也被凌逸或者凌逸的师门,剥夺了僵尸心血,由僵尸恢复人类,然后迅速老死?

    “巧合吗……”白浩然忍不住死死咬紧了牙关,面容显得有些狰狞,他的心灵却在颤栗:“应该是巧合,必须得是巧合……否则……”

    否则,他白浩然——

    一!定!会!死!

    没错,一定会死的!

    这样的声音,控制不住地在白浩然心响起,让他的身形都变得越来越寒冷。

    神秘僵尸,是他此行最主要的目的。也是他翻盘的最大希望。然而。如果自己的揣测是真,那神秘僵尸就是已经离奇老死的秦赢,那么,他真的输了,一败涂地!

    好个凌逸,好个天师道!做起事情来,真是滴水不漏,赶尽杀绝啊!你们早已经算准了。我会来地球寻求那神秘僵尸的帮助么?所以才在这个时候将其消灭?

    凌逸!凌逸!凌逸!

    白浩然的心嘶吼的,全是这个造就了他如今这番绝境地步的名字,心之恨,黄河之水亦难洗清。

    “呵呵……呵呵呵呵……”白浩然惨然笑了起来,那是真正绝望之后才会发出的笑。

    “少主……”风管家呐呐,这一刻,他没有再称呼白浩然为家主,在他的心,少主永远都是少主。

    听到这笑声,风管家顿时感觉心像针扎一样。他看着白浩然长大,向来意气风发的少主。哪怕是被凌逸一次次打败之后的少主,从未发出过这样绝望的笑声。

    惨笑之后,白浩然英俊的面容猛然变得极为狰狞,像是一个做出最后一搏的赌徒,牙齿咬得嘎嘎作响:“不!我还没有输!凌逸,我还没有输!没错,我还有机会,还有最后的一个机会——”

    不错,白浩然突然发现,自己还有最后的一次机会!还有一张牌,仍然可以翻盘!

    这张牌就是……星月!

    没错,就是那个被他变成了僵尸的星月!

    只要能够找到星月,让她将他重新变成僵尸,哪怕仅仅是非常低等的代僵尸,却也好过就这样老死!

    只有能够活下来……

    白浩然的拳头猛然握紧犹如钢铁,眼重新焕发出了熊熊火焰。

    只要我白浩然能够活下来!

    凌逸,天师道,你们一个一个,全部都要死!

    死死死!

    很快,白浩然就从癫狂的妄想之挣脱出来,变得冷静。

    眼下,他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星月知道他事败之后,肯定不会再受要挟,而失去了僵尸心血之后,他已经失去了跟星月的联系,所以,要从哪里可以找到星月?

    如果凌逸在这里,应该会很真诚地告诉白浩然最真实的答案——

    阴曹地府。

    很悲剧,此刻的白浩然并不知道,他所给予希望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其实早已经断了。

    而且,凌逸真的没有他想的那么卑鄙,这时候的凌逸,根本没想过白浩然还会回来找秦赢,杀死秦赢,也不是特地来针对他白浩然。

    只能说,白浩然有时候太过自作多情了。

    就好像,他一直单方面的将凌逸意淫成人生宿敌一样。

    ……

    得知凌逸回到了帝都,呼延慧和松赞猛都松了口气,随即赶到了清园联大,找到了凌逸。

    “没必要这样吧?”凌逸无奈地看着一本正经一副不容商量表情的两位大理事,说道:“我觉得自己其实挺有安全感的,没必要有人保护,这样会很奇怪。”

    呼延慧正色道:“凌长老,你要想到你现在的身份,圣武堂毕竟离地球太远,万一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没办法帮到手,所以安排人贴身保护是最好的。”

    凌逸很无奈,回到地球也已经这么几天,呼延慧和松赞猛准备回圣武堂了,却非要安排两个一同前来的天兵卫头领在他身边进行贴身保护,其一个凌逸还知道名字,是叫段愁。

    虽然很感激圣武堂对自己的重视,不过凌逸真的很不习惯身边时刻有人跟着,至于安全,别忘了他身上还有耶稣钉碎片,就算是先天大圆满强者来了都能顶一顶,其他宵小不是一拍一个死?

    当然,这样的原因凌逸是不能说出来的,不然会有大麻烦。

    呼延慧刚刚说完,松赞猛就忍不住插嘴道:“其实我以为,以凌长老你现在的修为和学识,根本没必要再呆在这学校念书嘛,圣武堂最适合修行不过,以凌长老你的武道资质,先天大圆满都指日可待。”

    不得不说,以松赞猛这样的耿直又带点火爆的性,拍出这么恶心肉麻的马屁也真是难为他了,说的好像先天大圆满像街上的矿泉水瓶一样,那么容易就能捡到?

    “可是我就是喜欢地球啊。”凌逸无奈地一耸肩。

    呼延慧和松赞猛对视一眼,都是更加无奈。

    呼延慧呼了一口气,道:“这样吧,等我们回去之后,再为凌长老你挑选一名修为高深的女天兵卫,这是底线了。”

    凌逸顿时露出了愤怒的神色:“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不要以为换个女的就可以,美人计对我没有用——她最快什么时候能来?”

    呼延慧和松赞猛原本还开始暗自惭愧,听到峰回路转的最后一句,眼角都不禁抽搐,不约而同一个念头——真该让他身边的那几个女孩儿看清楚他此刻的丑恶嘴脸。

    协议达成,呼延慧和松赞猛也就走了。

    凌逸其实很冤枉,他也知道完全拒绝圣武堂的保护是不太现实的,所以才选择退求其次,至于保镖的男女人选……当然是女性要更加赏心悦目一些,整天有个同性跟在身边,会让人怀疑是不是有异常倾向的。

    不过,如果最后选出来的女保镖是跟呼延慧一个风格,那凌逸只能说一声,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

    从头到尾,呼延慧二人都没有提及白浩然以及二审的事儿,没有强求凌逸做为证人出庭,不过,或许是他们已经另有计较了也说不定。(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