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三章 深圳特区(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一八二年春,沿海早已回暖。

    张绍平带着心发家致富的,双脚踏上了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特区。

    这时的深圳,到处是施工的热闹场景,已然有了马力开足,创造建设神速的势头。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一座座或在建或忙碌的各种工厂、一间间鳞次栉比的店铺......这一切看起来都充满着勃勃的生机,散发着奋上的活力。

    香港经济的转型,全依赖于国的改革开放。本为香港经济柱石的成衣制造业、纺织业、塑胶业纷纷北迁,第一程就是来到了深圳这个特区窗口。同时,外国的资金、热钱纷纷涌入香港,以香港为跳板,进入内地。

    深圳开始了真正的高速发展时期。

    八二年的深圳,还没有标志性的建筑。罗湖口岸联检大楼还没个影;创下3天盖一层楼的“深圳速度”神话的国贸大厦,还在设计图纸上,要到后年才会动工;至于世界之窗世界广场,更是没影的事......但这一切落在张绍平的眼里,心里反而涌起无数的希望。

    八二年,央进一步开展打击走私贩私、投机倒把、贪污受贿等违法犯罪活动,但确定了更好地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进一步发展经济的决议。

    八二年,深证率先放开一切生活必需品价格,逐渐取消粮票和粮本等各类票证,终结了近四十年的票证制度。

    八二年,深圳推出工资改革试点,改革劳动分配制度,在国内地率先实行结构工资制。

    只有在深圳,你才会了解央的风向、央的政策,才会知道一个庞大的消费市场和世界工厂正在飞速成长。

    张绍平头天到深圳,找个旅店住下,从第二日开始,他连着十天点出去,傍晚回来,观察着、摸透深圳的状况,但现实情况却是让他大失所望。

    这年头走私贩私特别猖狂,严重挤压了正经外贸公司的利润空间。内地是冒出了很多个体户,但万元户都是稀罕物的年头,这些个体户几乎都是小打小闹,还没像几年后一样形成气候,成为名副其实的“倒爷”。最大头的贸易方属于国营百货商场,但僧多粥少,除去沿海地区,没几家百货商场会来这里进货。

    国太广大了,可当今的交通又太落后了,到处是荒芜,到处是山地泥路,从深圳坐汽车到广州就要三个多小时,更遑论更深入更偏远的地区了。张绍平没想过会是这样一种情形,眉头愁得纠成一堆,完全想不出出路。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张绍平很快屈服于现实,同许许多多大胆来深圳淘金的其他香港人一样,决定租个铺位,当零售商店,同时又大搞批发。

    走私贩私虽然暴利,可张绍平没胆做,就算有胆,也没门路做。所以,张绍平租了辆汽车,老老实实的按正常渠道进货。16万块,留了3万给张梦莹,剩下13万,看似不少,可经不住折腾,光是进货,前前后后就用去11万多。

    5月初,张绍平的店铺悄无声息的开张,没有鲜花,没有炮竹,更没有花篮之类的。而且产品也是大众化,样板化,毫无出彩的地方。但他还是玩了个花样,把后世开业优惠大酬宾的手段活学活用,一炮打响名头。

    “全场商品一律折!”

    “满十块钱减五毛,只收块五毛!”

    “买两双皮鞋送一对袜!真正的买二送一!”

    “开业优惠大酬宾,机会难得,卖完就止啊!”

    张绍平用个录音机录下声音,然后一遍遍播放着,吸足了眼光。

    这种手段,这时代的人哪见过,一下被震住了。

    无论什么年代的人,也无论是哪里人,有一点是不变的,花最少的钱,获最多的利。张绍平的大优惠策略一出,想不轰动都难。

    火爆!

    太火爆了!

    不仅当地先富起来的居民成群结队出来扫货,就连在工厂里打工的打工仔打工妹也趁着休息的时间一哄而来,人人打着算盘,现在用不完以后用,以后也用不了的留着送人或带回去给亲朋,反正有便宜先占着。

    五天,短短五天,张绍平拉来的货品便全部脱手,就连他录音用招客的那台录音机也被人买走。张绍平的内心到现在都震惊着,对国内地这个正在逐渐形成的庞大消费市场开始有着更直观的感受。

    内地现在的购买力是不强,也没多少人有钱,但耐不住它人口基数庞大,一人消费一毛钱,就有了一点二亿的市场。

    张绍平进的货,无外乎太阳镜、牛仔裤、喇叭裤、录音机、肥皂、毛巾、鞋袜、手表等等少数二十几样,而且尽是山寨货、仿冒货或劣质货,价格便宜得很。但就算这样,除去成本、缴税、运费等,净利润竟足足有三万元。

    五天而已,就有三万净收入,在这年头,一些颇有名气的演员演一部电影也不过就七八万左右。当然,张绍平这没算上进货、送货的时间,但就算算上,来回也不过七天甚至更短,这也很暴利的了。

    “各位,本店商品已经卖完了!”张绍平面对后面闻风赶来的人潮,只能说抱歉了。

    但想买优惠商品的人实在太多了,大家都追着张绍平的屁股后面连连追问还有没有。张绍平告诉众人,几天后还会有货来,众人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张绍平关了店门,风风火火的赶回香港进货去,两日后又风尘仆仆的拉着一车货来,然后店门一开,早就等得猴急的人们哄一下,又像鬼进村似的,看见什么喜欢的,全部买走。

    八天不到,比上次更多的货量又是清光光。张绍平都感觉有点麻木了,这购买力也太惊人了吧!

    不过,这是好事,张绍平乐呵呵地对着账目,清点利润。这时,一个三十几岁的矮壮男走了进来,张绍平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同志,我这货卖清光了,如果想买,请下次再来吧!”

    “小兄弟,你的普通话很好嘛!”矮壮男很有礼貌,笑说道。

    张绍平上世可是纯正的内地人,普通话不好才怪呢。

    “谢谢夸奖!”

    “小兄弟,你可是少年英才啊!这年岁,生意都做得这么大了。”

    “呵呵,都是仰赖各位大陆同胞的捧场,大家帮衬着,混口饭吃。”张绍平见这人攀谈来了,便和他谈了起来。

    “说得好!我想问一下你这里能不能大量进货?价格可不可以优惠?”

    “你想批发?”张绍平一下来了精神。

    “对,对,对,就是批发。”

    “批发,没问题,当然可以了!我这是热烈欢迎啊!”张绍平满脸热情的,“价格嘛,好商量,肯定不会让你吃亏就是了。”

    两人正说话这会,门外又来了三个男,围上来一说,竟也是为了批发的事儿。

    原来这几人乍见张绍平“甩货”卖,觉得他做生意比较“公平”,他们就打着同样的主意,想来探探张绍平的口风,除了零售,有没有批发的可能,而批发价又能不能也比照这样的优惠。

    张绍平听了缘由,一阵哑然,这些人实在是太实在了,一个的小技巧,竟会让他们觉得自己老实。

    “货,我肯定是可以拿到的,按行价的八折给你们都没问题。但是,我进货后,积压在这里,而你们又不来提货怎么办?我是小本生意,比不得别人家大业大,有些事情还是先说清楚比较好。”张绍平冷静下来,不疾不缓说道。

    四人面面相觑,觉得张绍平说的也是实情,四人最小的青年刚二十出头,也最为机灵,他沉思一会,从容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可以按你们香港人的做法签个合同,预付定金。”

    “你们相信我?就不怕我卷了钱走人?”张绍平大为诧异,这年代的人也太纯朴了吧。

    “做生意讲诚信,做人更要讲诚信。我们相信小兄弟你的为人!”矮壮男掷地有声。

    张绍平不由动容,这时代的人太纯朴了,国大地的道德体系还没崩溃,很多人都还没学会偷奸耍滑。

    几人都有了合作的意愿,当下便凑在一起商量着。经介绍,张绍平也知道四人的名字了。矮壮男叫李卫东,HN衡阳人,去年就开始跑这行了。另一个男是他的同乡刘兴国,今年初跟他出来闯的。最机灵的青年是GD佛山人,名叫黄振邦,说着一口GD普通话,入行反而是最资深的,八零年就来了。最后一位,GX人学民,初次做这个,但胆肥得很。

    几个都是年轻人,最敢闯,也最敢搏,各自罗列出一大堆货品名目,最后一算,换成港元,光定金学民、刘兴国各出了一万元,李卫东两万,黄振邦最狠,足足三万五。

    大家签了合同,约定日期,便各自散场。张绍平立马又是马不停蹄的赶回香港,按着清单准备商品。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