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二十三章 拉霍公子参股(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真心求票、求收藏!大家可以养肥再杀,票票先留几张啊!)

    从心出来,到停车场,不长的一段路,却走了十几分钟,可见两人相谈多欢。

    张绍平笑道:“找个地方吃夜宵吧?”

    米雪本想回绝,说很夜了,但鬼使神差地说出口的却是:“好啊!”

    说完,米雪就后悔了,脸羞红得发烫,两人才初见面,自己就答应他的邀请,这也太草率了!何况夜色已深,孤男寡女的,被娱记抓拍到,就大条了。只是话已出口,不好反悔,米雪只能自己小心点了。

    其实,连米雪自己都没发现,她在不知不觉已忘掉张绍平还是个半大少年的事实,俨然把他当作具有“威胁性”的男来看待。

    米雪刚坐进自己的宝贝座驾,就见张绍平打开另一边的副驾驶门,老实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了进来,他还笑嘻嘻道:“我觉得和惠玲姐你一见如故,那个,相谈甚欢,有说不完的话。你不会介意我搭个顺风车吧?”

    米雪心道,惠玲是很亲近的人才这样叫我的,你凭什么这样叫?我和你很熟吗?可说也奇怪,张绍平这样和她套近乎,她的内心并不抗拒,甚至隐隐些还有丝欣喜。

    “玲姐,你想去哪吃宵夜?我叫阿虎开车跟着。”张绍平征询佳人的意愿。

    “随便吧,哪都行!”

    张绍平正想说个地方,却见陈飞虎拿着“大哥大”快步走来,说道:“张生,有电话来!”

    张绍平接过电话,喂喂嗯嗯的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对米雪笑道:“这下好了,不用费脑筋,就有人帮我们安排好了。去福临门吧。”

    “是你的朋友,还是生意场上的伙伴?”米雪犹豫了一下,道:“我还是回家吧,我去了不适合!”

    “没事,一个才认识的朋友,这人你刚见过的。”

    “刚见过?你是说霍振霆?”米雪立马反应过来。

    张绍平笑笑没说。

    福临门是香港最早的“富豪饭堂”之一。

    香港虽小,但富豪云集,还是美食之都,消费昂贵的高级餐厅与富豪相生相捧,造就了特有的“富豪饭堂”化。

    要被称为“富豪”必须是上得了台面的商业巨,而要构成“饭堂”,必须每周出入至少两、三次,频繁到如同进出自家饭厅一样。

    90年诞生的香港紫荆杂志曾为此下过定义,指从五星级酒店里的名餐厅、澳门博彩娱乐网站久的高档餐厅、名人聚居的跑马地、太平山顶的餐厅、私房菜餐厅与只招待会员的私人会所都称得上是“富豪饭堂”。

    福临门就是众所公认的“富豪饭堂”。后世就有新闻披露,福临门是李昭基生日酒、女星李佳欣喜酒、富豪李家诚、富商刘峦雄几乎天天去的餐厅。

    福临门的鼎鼎大名,张绍平可不知道,开始听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福临门花生油”。

    好在此时还不像后世,富豪名人的行踪、言谈、生活方式等,全成了报纸的“好料”、香港市民街头巷尾谈论的主要话题。富豪名人们都吃什么、去哪里吃、跟谁吃饭,这些要到狗仔队形成后才变成挖掘的卖点,现在的人哪管你吃什么,你爱跟谁吃就跟谁吃,一点都不引人注目。

    所以,这时的富豪名人出去吃饭,有个好处,就是不乔装打扮,也没人会打搅你。

    张绍平、米雪联袂而来,看到米雪的身影,霍振霆多少有点意外,但还是爽朗笑道:“张兄弟果然不愧是风流人物,霍某不过是辞别片刻而已,张兄弟这就获得了严小姐的青睐,实在是令人钦羡啊!”

    “你知道就好!鼎鼎大名的龙女现在可是打上张某的印记了,以后可就是你的弟妹了,你可不能动歪心思哦!”听到霍振霆的话,张绍平一把抓住米雪的玉手,示威似的举起来,扬了扬,给霍振霆看。

    知道两人这是在以谈笑作为开场白,接下来肯定会有一些话题要谈,米雪很懂分寸,任由张绍平握着她的手,微笑以对,不给难堪。不过,方一坐下,米雪立马不动声色的在桌下,用葱白玉指掐住张绍平腰侧的软肉,来个一百八十度旋转,以报复他刚才说的话。

    张绍平疼得直冒冷汗,却要装得若无其事。

    米雪的纤手柔若无骨,肤如凝脂,握在手上,有种圆润滑腻的感觉,令张绍平握住就不舍得放开。米雪想抽回玉手,却被张绍平紧扣住十指,仿佛稍一放开,她就会跑了似的。米雪见张绍平这么在乎自己,心里的感觉很奇怪,当他是小弟看待不像,当他是爱慕者又不是。

    三人坐定,随便点了些招牌菜,便开始交谈起来。

    张绍平笑道:“刚才霍大哥走得快,让张某好一阵失望,原本还指望着好好深入交流一下创业经营的心得,一下没了机会。张某还以为再见面不知得到何时,但没料到会峰回路转,刚才接到霍大哥电话的时候,我是很高兴的。”

    霍振霆道:“方才不是谈话时候,现在不正好畅谈未尽之事吗?”

    张绍平道:“张某也正有此意。”

    霍振霆苦笑道:“也不怕张兄弟取笑,我跟你实话实说吧,别看我顶着霍家大公的偌大名头,看似风光,其实我也有着很大的压力。我不是做生意的料,眼光能力比之其他豪门的年轻一代,我是多有不如的。”

    一听这话,张绍平的心里顿时雪亮一片,轻轻瞥了一下霍振霆,果然看见他也正含笑看向自己。张绍平微微一笑,正色道:“霍大哥何必妄自菲薄!你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所欠缺的不过是一个平台罢了!”

    “呵呵呵,张兄弟!你不用安慰我,我不是个不能接受现实的人,我知道自己的长短处。这不,我正想向你取经呢。有什么好的生意,记得提挈一下我!”霍振霆淡然一笑,“来,来,来,我们边吃东西边谈!”

    点的菜正纷纷上桌,香气弥漫,三人顿时觉得肚真的很饿了。

    “这里的燕窝汤挺不错的,你多喝点,可以养颜美容。”张绍平终于松开了米雪的玉手,亲手为她倒了一碗谈,温柔地道。

    “你们能不能别这么秀恩爱?”

    “要你管啊!你羡慕,回去找嫂恩爱去啊!”

    米雪默默地喝着汤水,心里一片迷茫,她对张绍平是有好感的,但这种好感又还没到谈情说爱的地步。而且两人的年龄差距,仿佛一条天堑,隔绝了两人未来的无限可能。如果两人真的交往,光是世俗的异样眼光,就是巨大无比的压力,两人不可能有好的结果。

    想着想着,米雪又自嘲一笑,两人这才刚认识,就想这许多,却是多余的,兴许是自己想岔了,张绍平不过是当自己是姐姐看待呢。

    张绍平不知道米雪的心思,这时正大谈生意经,他道:“赚钱最难赚到的是第一桶金。许许多多的人都是被困死在这一步,被纷杂的生活拖住手脚,沦为普普通通的一员。怎样赚到第一桶金,这是见仁见智,各人有各人的方式方法。像阿玲,便是拍电影电视,我嘛,先是卖了父母的店铺,再做转出口贸易,这都是第一桶金的来源。但像霍大哥这样的人,本身就有很好的,这第一桶金便可以免了。”

    “不错,这很好理解,你接着说。”霍振霆听得很认真。

    “做生意,在我看来,用个字就可以概括!”

    “个字?哪个字?说说看!”霍振霆一下来了精神,米雪也是睁大好看的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样。

    “研发,投产,行销,任何生意都脱不出这三个范畴!”张绍平笑道,“所谓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廉,人廉我转!前两句说的是研发,后两句指的是投产。这两者固然很重要,但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改变的,最重要的还是行销。我认为行销卖的是一种服务、一种心理和正面的品牌效应。”

    为了说明心理的重要,张绍平还特意把他的例拿来说,比如喊口号、打折、优惠、抽奖等措施,都是让人耳目一新,眼前一亮,大受启发的。

    不知不觉,两个大男人攀谈了上个小时,大多时候是张绍平说,霍振霆听着,并时不时问上一两句。

    张绍平用后世的信息来做生意,用后世的观点来看问题,当然是敏锐独到了。尤其他对当前经济的一些看法,往往一语惊醒梦人,而他对内地的前景看好,关于内地的一些经济建设和商业投资的看法也让霍振霆感到震惊和惊喜。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当张绍平说完的时候,霍振霆不无感概地道。

    米雪更是深深地被张绍平的才华所吸引,如潭水似的双眼秋波荡漾,“仰慕”地看着他。佳人的崇拜,让张绍平暗爽,而霍振霆的由衷佩服,更是让他欢欣鼓舞,即将情场、商场齐丰收啊!

    张绍平觉得这时的火候够了,笑道:“说这么多,都是一家之言,能不能经得住考验,还有待商榷啊!”

    霍振霆摇头道:“这都是经典之言,我这点眼光还是有的。张兄弟必可凭此一飞冲天,他日风云际会,当是一代霸主人杰!”

    张绍平道:“霍大哥说得太过了!一人拾柴火不旺,众人拾柴火焰高,张某有几斤几两,还是自知的,没有霍大哥这样的贵人互相帮衬着,成就有限啊!”感叹一句,他又很诚恳地道:“霍大哥,你不是说要小弟提挈你一把吗?提挈就不敢当了,但如果你信得过小弟的,咱们一起合作,共创共赢还是可以的!”

    “你的意思是......”霍振霆笑问。

    “用好我的点,利用你的人脉渠道,不说别的,单是把我那家服装公司塑造好,就完全可以和欧美大品牌一争长短!光是品牌连锁专卖店,这个大市场,我们抢到一杯羹,就够赚得盘满钵满的了。”

    “你愿意让我参股?”霍振霆心动了。

    “我可以让出30%的股份!至于价格方面,等你参观过我在莞城的服装公司,认为值得投资了,我们再谈不急!”

    “不!我信得过你!莞城的服装厂,我就不去了,明天你公司拍,我倒是想去看看!”

    “呵呵呵,你肯来,我是相当欢迎的!”

    合作有望,张绍平已经想到无限美好的前景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