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二十四章 赞誉有加(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饭局后,和霍振霆相约明日会面时间,两人便挥手告别。

    张绍平依然赖着米雪宝贝座驾的副驾驶座,说是夜深了,不放心米雪一个人,要送她回家。张绍平的心思,路人皆知,不外是想记住米雪的住处,日后好“顺路”来她家里坐坐,交流交流感情。

    见到米雪没撵自己走,张绍平还是蛮得意的,这证明佳人不讨厌自己,这是好的开始啊!情场得意,商场也得意,张绍平心情大好,满脸堆笑,觉得今天真是自己的幸运日!

    看见张绍平一个劲傻笑,米雪奇了,问道:“我就纳闷了,从上车开始,你就一直傻笑!你傻笑什么?”

    “首先,我这不叫傻笑,我这叫得意的笑!”张绍平笑呵呵地纠正,“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啊!情场得意,认识倾城绝世的龙女,并抱得美人归!商场得意,结识了霍振霆,以后和他合作无间,只要借助好霍家的人脉关系,我成为下一个李家诚也不无可能!”

    米雪淡淡道:“我们不适合的,你这情场得意如果说的是友情的话,我倒是不介意。”

    “你是龙女,是我的小龙女!小龙女和杨过,说的就是女大男小的爱情!可见在查老先生的心目,最完美的爱情,就是女比男大。”张绍平道。

    “狡辩!歪理!你忘了,我是‘黄蓉’,不是小龙女!”米雪嘴上毫不客气的痛批,但心里对这个家伙的机智却是大为佩服。

    米雪的反驳,让张绍平乐得大笑,他戏谑道:“有个女孩对我说过,我不是杨过,她不是小龙女,你知道我是怎么回答的吗?”

    “鬼才知道!”米雪嗔怒道,“好啊!你这个花心鬼,花言巧语的骗了多少个女人?”

    “呵呵呵,龙女吃醋了!”张绍平大笑道,“当时我说,如果我是杨过的话,就不单娶小龙女了,我连黄蓉也抢了!听到了没,抢的就是你这个黄蓉!”

    “油嘴滑舌,鬼话连篇,贪得无厌,你这坏家伙太可恶了!”米雪气呼呼道。

    “龙女,不管你怎么说,怎么想的,我这人就这样!人生短短不到百年,自当做出一番事业,爱上几个女人。我这么努力,为了什么?那是为了有足够的资本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啊!”张绍平说话时豪气万丈,一副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谈笑红颜,舍我其谁的傲然样。

    “你这话还真敢说!”米雪没好气道。这种自信自强、不惧一切的成功男人,有着无法想象的人格魅力,让你恨也恨不起来,米雪是彻底没辙了。

    张绍平见到米雪没有大发雷霆的迹象,顿时知道有戏了,起码佳人不讨厌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见到米雪后,口花花的毛病立马无限扩大,总是忍不住逗逗她。“难道这位龙女的妩媚当真这么厉害,让我不知不觉就迷上了?”张绍平的心里嘀咕着。

    他内心固然想了许多,嘴上却问道:“龙女,你不生气吗?”

    米雪白了他一眼,道:“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生什么气?再说了,就算我生气了,有用吗?你会改变吗?如果你肯改变了,你就不是今时今日的张绍平了!”

    这家伙太会攀谈了,刚见面时叫严小姐,不久换成玲姐,然后是惠玲,现在都龙女龙女的叫了。米雪对张绍平的情感是很复杂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总之很矛盾就是了。

    一阵沉默,米雪又道:“阿平,你那家服装公司发展得很好吧,耗了那么大的心血进去,你就真舍得让霍振霆参股,坐享其成?”

    张绍平笑道:“这你可就说错了!到了我这个程度,钱这个东西反倒容易赚了,我最欠缺的是声望和地位,有了这两样,我才能一飞冲天。实际上,只要霍振霆说一句,我甚至愿意白送他49%的股份。我在乎的是他所代表的香港霍家,那种手段通天的巨大影响力,那会帮助我少走许多弯路!不过,很显然,他并不想欠我的人情,这样也好,我和他建立利益关系,才是长久经营之道。”

    米雪讶然道:“你是说你想白送他股份,却知道他会拒绝?”

    “这世上最难还的是人情债!尤其是我们这些生意人,最不愿意欠的就是人情债。我和他今晚进行了一番试探,结果是满意的,他看好我的未来,我要借重他的人脉关系,我们两人都是明白人,知道合则双赢。我的服装公司不过是个切入点,试水温用的,如果计划进行得顺利,那我和他接下来就会有更进一步的合作。如果不顺利,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所以,他绝不会白要我的股份,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原来吃个夜宵,说几句话,就有那么多学问。”米雪叹了一句,随即又有点担心,问道:“你对这次的合作有信心吗?别不是投入那么多,全打水漂了!”刚说完,她又呸呸呸的吐了几下,道:“你看我这乌鸦嘴,阿平你信心满满的,肯定会成功的!”

    “世事无绝对,没有什么是百分百成功的!如果亏光光了,到时可就要吃软饭,求龙女你包养了。”

    这家伙说的前句话,米雪还替他揪心来着,后句话就彻底让米雪相信这男人无救了,说起这种大事,都不忘调戏一下自己。

    “你这坏家伙流浪街头才好,谁愿意收养你!”米雪娇嗔道。

    两人说说笑笑,好不欢畅,张绍平只恨不得这条去佳人家的路永无尽头,但这是不可能的,再长的路,车开得再慢,也终究会有尽头的。

    “我到家了,你走吧!”

    “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到家了,你上来坐坐吧。”

    米雪冷哼一声,道:“你倒是想!等你什么时候毛长齐了,再来想这句吧!”

    张绍平一下石化住了,心里大叫,你可是淑女型的耶,怎么也说这个呢。丫的,等我练出神功来,我要把所有这样说过我的美女,全部圈圈叉叉掉。

    “我明天来接你!”张绍平顾左右而言他。

    “你爱来不来!谁管得着你了?”米雪白了他一眼,径直走人。

    张绍平一直站在楼下,目望米雪倩影消失,直到住宅公寓的某一层灯光亮起,他这才钻进车。

    这是张绍平后世学来的一招。他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假如你是个普通人,对女人死缠烂打是没用的,但当你是一个披着万丈光芒的成功人士,尤其是少年英杰时,一切都会变得很合理,年龄不是问题,风流是韵事,才佳人更是一段佳话。

    坐在车里,张绍平沉声道:“阿虎,你说练内家拳和养气之术,能不能增加房事这方面的能力?”

    “张生,啥是房事啊?”

    “就是滚床单啊!”

    “......俺还是不懂,在床单滚来滚去,小孩玩一天都不累,练啥拳啊?”

    张绍平:“......”

    张绍平坐在车里忙着向陈飞虎解释啥是房事,而楼上的某一层,米雪却站在窗边,目注着他的车远去。

    霍家别墅,颇有式风格。

    “回来了!”

    “老豆?!”霍振霆刚进门,就突然听到有人说话,先是吓得一惊,继而发现是自己的父亲。他问道:“老豆,这么晚了,你还没睡?”

    “人老了,常醒,睡不着觉啊!”

    “老豆,我和你说件事啊!今晚,我碰到了一位很厉害的少年俊杰,年龄很小,但沉稳老成,已经白手起家,创下了若大事业。要是再雕琢几年,磨练磨练,不出意外,这恐怕又是另外一个李家诚叔叔啊!”霍振霆纵然对着自家老爷,对张绍平也是赞誉有加。

    霍老爷不置可否道:“哦,你说说看,我倒要听听你口的少年仔如何的了得。”

    霍振霆见父亲来了兴趣,不由回忆着张绍平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原原本本,如实地娓娓道出。霍老爷听得很认真,听到张绍平说的字生意经,不由眼前一亮,点头赞赏。待听到张绍平对内地的一些经济建设和商业投资的独特看法,更是让霍老爷震惊不已。

    霍振霆总算觉得安慰了,一向风雨不动、荣辱不惊的父亲也一副震惊的表情,自己深深地被张绍平折服,也算不得太丢脸的事了。

    “此不过到深市、莞城待过一些时日,就独具慧眼,看出偌大商机。短短数月,做出的成绩,便胜过同业商人几年甚至十几年的盈利,了不得啊!他眼光之毒辣,操作之高超,手腕之利害,可见一斑了!”霍老爷连声赞道。

    霍振霆笑道:“我正是看到他这一点,才刻意结交他的,这样的人,根本就是一条潜龙,在任何地方都一样可以出人头地!”

    霍老爷哼了一声,没好气道:“你刻意结交他?恐怕是人家刻意和你交好才对!他对你说了那么多,为的是什么?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当知道你是霍振霆开始,他就在布局了,投你所好,步步为营,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他说的话句句说到你的心坎上了,令你立马引为知己!”

    霍振霆仔细一想,发现还真是这样,他当即惊道:“此心机竟然那么深沉!”

    霍老爷道:“什么心机深沉?这是手腕厉害!他这是看好内地的发展前景,甚至我认为他已凭蛛丝马迹,察觉了英正在谈判香港问题,这是透过你,提前投注选边站!”

    “不会吧!那么隐匿的事,他这都看得出来?这世上真有那么夸张的人物?”霍振霆已被霍老爷分析出的结果震得麻木了。

    霍老爷想了想,道:“他不是说,想找到父母的乡土吗?既然投石问路,我们就成全他,我请那边的人出面帮他一把,让他有机会回去寻宗问祖。”

    “老豆,你不想见见他吗?”

    霍老爷瞪了他一眼,语重心长地道:“人家这是想和你交朋友,我凑什么热闹?我老了,这霍家始终要交到你们几兄弟的手上,可霍家就这么大,能分几份家业?你有这个机会,就该好好把握,真有本事的话,难道就不能再闯出一个霍家来?”

    霍老爷这一点醒,霍振霆才幡然醒悟,原来自己虽然看好张绍平,也想和他结交,却从来没从自身的角度想过。霍家虽然家大业大,可家族人员也多,自己又能从分得多少?父亲说得很对,我是长,应该有拼闯的精神,霍振霆暗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