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二十八章 “亚洲最佳制片人”江之强(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一天两章近7000字,人品是没问题的了!求票求收藏!)

    七十年代前,香港的电影大抵是古装片、澳门博彩娱乐网站片、戏曲片,盛行的是澳门博彩娱乐网站片。当时电影市场不大,电影公司也不多,基本是邵氏独霸天下。

    七十年代开始,香港电影开始逐渐成熟,澳门博彩娱乐网站片继续鼎盛不衰,而李晓龙带出的功夫片一枝独秀,同时李翰详的风月片也大发异彩,很是吸引了一些人。到这近几年,澳门博彩娱乐官网片、爱情艺片、喜剧片、鬼怪片纷纷冒头,尤其是许氏兄弟的鬼马喜剧片,洪金保、程龙的功夫喜剧片,最为人喜爱。

    影片数量的增加和影片类型的增加,代表着香港电影市场的成熟,所以制片方、发行方、院线方,或合纵,或连横,纷纷逐鹿香江。通过并购重组,形成现在的三国鼎立,即邵氏、嘉禾、新艺城。

    这些信息,便是张绍平对收集来的资料,通过分析归纳,对香港的电影市场做出的大致解读,这将会帮助他接下来的谈判不至于太被动。

    看完两张报纸,张绍平瞄了一下手表,还差几分钟才到两点,离约定的时间还早着。正想再拿张报纸看,却见一位三十出头的男疾步走来,待看清张绍平的面容,该男有些迟疑地问道:“请问是张绍平先生吗?”

    “我就是!”张绍平立马起身,笑道:“你是江之强先生吧?快请坐!”

    两人握了握手,江之强在张绍平的对面拉开一张椅,坐了下来,嘴上说道:“万万没想到张生这么年轻,头先我还以为走错地方,认错人了呢。”

    张绍平自嘲道:“幸好你没有掉头就走,不然的话,我恐怕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了。”

    江之强听得张绍平说得风趣,不由哈哈笑道:“有道是少年英雄,我可不敢小觑现在的后生仔,这都是一时俊彦啊!”

    张绍平笑道:“说到一时俊彦,又有谁比得上江兄你了,十三岁就随父出使欧洲,寻找稳定的片源,这才是本事了得啊!”

    相互之间,几句吹捧,顿时拉近了两人的关系,气氛很是轻松。

    对于江之强此人,张绍平前世听说过这么个人,看娱乐网络小说的时候,也没少看过有关于他的介绍。只记住他有两个很牛逼的称号,“亚洲英雄”和“亚洲最佳制片人”。对于“亚洲英雄”,张绍平是没印象的,但“亚洲最佳制片人”这个称呼就太非比寻常了,说明他对电影行业及市场轨迹拿捏得非常好。

    张绍平有意进军电影业,就请人对所有的电影公司和影院来个摸底调查,就发现香港的电影界现在是三大两小一堆杂鱼的局面。

    何谓三大?当然指的是龙头大哥嘉禾及它旗下的院线,瘦死骆驼比马大的过气大佬邵氏及它旗下的院线,还有新贵金公主及投靠它的新艺城。这三者独占了香港七成的院线及成的市场,真正的巨无霸。

    说到两小,张绍平第一次听到它们名字的时候,是惊得目瞪口呆,深深震撼着。

    南洋、南华戏院为主的双南院线,一般只放映大陆的影片和香港左派的电影,比如长城、凤凰、新联这三家左派电影公司的影片就全在双南院线上映。不过,在今年的9月即撒切尔夫人跌了一跤之后,双南院线和长城、凤凰、新联及新成立的原影业合并成银都机构。没错,就是以后鼎鼎有名的巨无霸银都机构!

    银都机构是一小,还有一小,后世也是个巨无霸,就是安乐影业。这家几乎不制片,只从事影片发行及戏院经营业务,而且多数放映西片。安乐影业及院线在现时的香港,算不得什么,如果它不是有个在戏院业德高望重的东家江祖谊和一个少年天才般的少东家江之强,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

    任谁也想不到这两家小公司、小院线,在以后几乎统治了整个香港的电影业,甚至连接内地,铺陈到国外欧美。

    除了这三大两小外,其他的都是独立电影院,零零散散分布在全香港各处。有的在乡村离岛,有的在巷尾里弄,也不乏利舞台这种在繁华地段的豪华影院,大小不一,规格各异。

    对这些院线,张绍平分析了一番,知道有机会收购的只有一个安乐院线。其实院线不院线的,张绍平并不看重,最多到时收购独立电影院就是了。但真正让张绍平心动的,是江之强此人,真正的大才啊!更是他最需要的大才!

    13岁就跨入行业的江之强,在圈内一说起他来,便是如雷贯耳,让人大赞:“生当如江之强。”这样的人物,张绍平是迫切想收入囊的。对影视业,他可以布局,他可以慢慢发展,但他却缺少一个有能力完成布局和筹谋未来发展的大才,而江之强偏偏就是这样的牛人。

    这也是张绍平约江之强出来的最主要原因。

    两人吹捧几句后,张绍平没有多说话,只是为两人各倒了一杯茶,做了个虚请的手势。趁着品茗的空隙,彼此审视着。

    江之强穿着一套黑西装,脸上带笑,眼里不时闪过的精光,说明他是个精明干练的人。这样的人,有想法,有主见,不是那么容易说服的。

    一壶茶水喝完,张绍平仍没开口,让人又上了壶茶。他喝得很惬意,一派闲的样,江之强却不想等了,直接开门见山道:“张生年纪轻轻,好耐性!论起养心静气的功夫,江某也是不如。却不知张生特意约江某到来有何见教?”

    “什么养心静气功夫?这都是虚的!”张绍平摆摆手,笑道:“江生先沉不住气,不是我有耐心,而是江生是做大事的,诸事烦扰,偷不得闲。张某呢,无事缠身一身轻。这人太闲了,就想动动筋骨,松松手脚,找些事来做。张某纵观整个香港电影产业,发现商机无限,大有可为,便想进去一展身手,只是缺少一张入场券啊。”

    江之强一副了然的表情,道:“这张入场券说的应该就是我们江氏的安乐影业了。不过,恐怕要让张生失望了,安乐影业是不会转售的。”

    张绍平道:“先别急着下决定!凭你的眼光,应该也看出来了,未来香港的电影业绝对会非常火爆,本土影片将会严重挤压外来西片的票房空间。安乐影业如果不涉略电影制作方面的投资,仅靠西片,下场绝对不会好过。可要上映其他影片,却又缺少片源。安乐影业本身资金不够雄厚,独立制片又风险太大了,经不起几次折腾。至于想像金公主院线一样招揽电影公司投靠,安乐院线的影院又太少了,没吸引力。安乐影业现在面临的窘境,不可谓不多!”

    “那又如何?”

    “这就是江生愿意出来和我见面的原因所在。我需要一张入场券,江氏需要我的资金注入,我们各取所需,仅此而已。”

    江之强突然笑道:“张生果然是个有心人,分析得很对,江氏确实需要资金注入,但有一点,张生却是想错了。”

    “哦,愿闻其详。”

    “张生只看到了香港电影市场的成熟与火爆,但却没看到其的隐患。首先,香港本土市场太小,主要靠卖外埠赚钱。没有纵深的市场,就像没有根基的浮萍,即使繁荣也不会长久的。我敢撂下话来,东南亚、台湾、日本、韩国等主要外埠国家一旦出台本国化保护政策,香港电影的辉煌立马就会从云端摔下凡尘来,跌个粉身碎骨。”

    张绍平实在佩服此人的眼光,真是一语的。

    “其次,香港电影市场是成熟了,但香港电影业却还没成熟。搞电影的人,大多数都是冲着圈钱来的,没人把它当事业来做。粗制滥造、跟风拍摄,全没个规矩,没个流程,看到有利可图,一窝蜂而上,乱七八糟的,根本没想着把这块蛋糕做大。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外来注入的资金太多了,香港本土的院线也好,电影公司也罢,命脉全被别人捏在手里,要杀要剐全在别人一念之间。”

    江之强侃侃而谈,分析得头头是道,这些致命的弊端,全都被说了。

    此人真是厉害,怪不得后世可以趁势而起,瓜分大华地区的电影蛋糕了。但越是如此,张绍平就越是热切,这样的大才,倘若收入囊,对自己创立娱乐化传媒综合集团公司将会有莫大的帮助。

    张绍平本来只想去内地搞贸易赚点钱,美美地过个日就算了,但随着身家越来越丰厚,这野心就生了,人也便有了大的,就像李家诚创立长江实业一样,他也要打造属于自己的集团公司,理想的就是集娱乐、化、传媒于一体的综合大集团。

    张绍平假装皱眉道:“照你这样说,香港的电影业始终会没落,我们更应该趁早进入赚钱才对啊!”

    江之强摇头道:“香港电影会辉煌不再,但电影市场却不一定就崩溃了,依我二十年的行业经验来看,美国的好莱坞将会凭借雄厚的资金、流水线般的精良制作横扫全球。我们安乐影业已开始扩展西片进口、增强电影发行等业务,所差的就是资金不足以支撑我们进行诸多业务。”

    “所以,你来见我,就是只想我注资支持你们的电影发行业务?”张绍平这下是真皱眉头了。

    “没错!我来之前,我们父三人商量过了的,我们可以把安乐发行业务分割出来,由你注资,联合重新组建成一个新的公司。这是我们最后的决定,张生如果真有意愿的话,我们合作愉快!”

    张绍平闭目沉思,双手有节奏地轻轻拍打着大腿。江之强知道他在考虑,当下不急,自斟一杯茶慢慢品着。良久,才见张绍平睁开眼,道:“江生,你说服我了,但是,联合组建的公司,我要占51%的股份,而且总经理必须由你来出任!你们答应的话,我会注资1亿!”

    “什么?1亿?!”江之强被张绍平的大手笔惊住了,但他随之又有点犹豫,“出任联合公司的总经理,我是乐意之极的,但由张生控股,恐怕我的父兄不会同意啊!”

    “我出的可是1亿元,恐怕就算把你们安乐影业打包卖了也就值这个价!我看重的不是你们的发行渠道,而是你这个人,我坚信你的能力!如果不是你出任总经理,我是谈也不会跟你们谈的。”张绍平淡淡说道。

    江之强目光直视张绍平,道:“承蒙张生如此看重江某,江某是感激不尽!不错,张生这个要求确实不过分,我会和父兄两人说出张生的诚意的。”

    张绍平笑道:“这样最好!那我就静候佳音了!”

    “好说!”

    两人以茶代酒,一饮而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