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四十七章 轮船上(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家里的网线不行了,这是在网吧上传的,很不方便啊!两章一起更了!)

    翌日。

    一起来,张绍平就到小区公园去晨练。

    他最近一打起拳来,腹部就生起一股热流,浑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劲似的。陈飞虎说,这是气血旺盛,生了气感,以后只要持之以恒,把这股气养大,内家拳便算是入门了。养气,内家拳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导引养生之术。

    据说,练内家拳的人,练到高深处,做那事的持续性和深广度都令人乍舌。就是这个不知从哪里听来的传闻,让张绍平勤练不辍,期待有一日开花结果,成就性福生活。

    打了好几趟拳,张绍平汗如雨下,这才平复呼吸,回家洗涮。

    张绍平刚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却见大门忽然打开,小妹打扮得像个洋娃娃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小妹娇笑道:“哥,你又上报纸了,你惨了,准备挨敏姐姐的骂吧。”

    “上报纸?挨骂?”张绍平听得莫名其妙,“好端端的,你的敏姐姐怎么会骂我呢?”

    “怎么不会?你看!”小丫头嘟着嘴,把藏在背后的小手摊在张绍平的面前,她的小手上抓着一份《成报》,报纸上有张图片。图片上,四人并排坐,从左到右,依次是吴光证、霍振霆、刘滦雄、张绍平,几人相互谈笑风生。

    瞥了一眼这个,张绍平就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个小叛徒,以为凭这个,就能讨好你的敏姐姐啊?”

    “我才不是叛徒呢,我是敏姐姐的跟班,专抓欺负她的坏蛋。”小丫头皱着玲珑秀气的小琼鼻,一怂一怂的,可爱极了。

    张绍平用手轻轻地刮了下她的瑶鼻,笑道:“好,好,好,小妹不是叛徒,哥哥呢也不是坏蛋。来,把报纸给哥哥看一下。”

    “讨厌!以后不准碰我的鼻!”小丫头不满地嚷道。

    又以为张绍平想抢夺报纸,毁灭证据,小丫头赶紧将报纸藏到背后,转身一溜烟跑掉,还边跑边叫道:“哥哥不洗澡,臭死了!”

    张绍平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进去冲了个热水澡,换好衣服,吹干头发才出来。

    出来后,正见小丫头拿着那张报纸在向周惠敏邀功。张绍平坐下,对周惠敏道:“敏儿,把你手上的报纸拿来!我要想看看,他们写了些什么,离不离谱。”

    小丫头看见周惠敏没收拾张绍平,还很平和地把“证据”交给了他,不由满眼不解。周惠敏温声教着小丫头,道:“莹莹,哥哥是你的最亲的人,你以后可不能把对你哥哥不利的东西交给别人哦,就是敏姐姐也不行!知道吗?”

    “嗯,知道啦,莹莹最听敏姐姐的话的了。”小丫头乖巧地道。

    听到周惠敏对小妹说的话,张绍平会心一笑,低头看起报纸来。

    主要是昨天的慈善篮球赛,《成报》的记者不经意间抓拍到张绍平和霍振霆三人谈笑风生的画面。像这种小型的慈善会,很难看到比较有名气的企业家亲临到场,但这次却一下抓拍到了三个商界的后起之秀,而年轻得不像话的张绍平,一经记者的追查,发现更是个商业上的天才。

    《成报》先是介绍了一下慈善篮球赛的情况,然后接着用浓重的笔墨描述了一下张绍平四人。其对张绍平的描述如下:

    “笔者经过一番考据,终于得到此不完善的背景资料。”

    “他名叫张绍平,年龄未知(笔者认为不会超过18岁),父母已故,亲人只有个幼妹。内地改革开放后,他亲赴深市,从跑贸易做起,白手起家,在很短时间内,就积累了第一桶金。张绍平虽年少,但眼光敏锐,手段老辣,他看见内地播放日剧《血疑》,剧男女主角的穿着打扮深受内地青年男女的喜爱,遂打着‘光夫衫’、‘幸衫’的名头,进口一批剧角色穿着的衣服样式。这些衣服一投入市场,果然大受欢迎,卖到脱销。”

    “张绍平从服装市场尝到了甜头,于是把赚来的资金一股脑投资进去建服装厂,这间厂就是现在异军突起,如一匹黑马杀进高档时装市场的汉唐风行服装公司。汉唐风行服装一经推出,就大受欢迎,受到时装界及名流的垂爱和热捧。”

    “据传,张绍平与霍振霆私交甚好,让出了不少权益给他,具体多少,笔者就无从得知了。但显而易见的,霍氏的入股,便如给汉唐风行服装公司安装上了一个助推器,它一定会迅猛蓬勃发展,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一跃而成为世界闻名的高档服装品牌。”

    《成报》的报道算是比较平实的了,既没添油加醋,也没故弄玄虚。

    这样的报纸报道,张绍平看看就算了,根本不在乎。不过,张绍平不会想到,一向低调的他,很快就会因为这份报纸而为人所知。

    既然要跟团去穗城,张绍平当然不敢马虎,吃完早餐,就紧锣密鼓地忙乎着筹备工作。

    为了帮助张绍平圆满完成这项“回娘家”的任务,李政平把纵横投资的首席投资顾问潘明借调出来,而鼎盛化的陈冠忠更是暂停手上的工作,准备亲自出马。有这两人坐镇,再加上这两人所带的几位助手,足够为张绍平的决策提供参考建议。

    这次北上穗城,不走陆路,而是从水路坐轮船直达。

    张绍平带齐人,坐车来到龙尖沙咀天星码头。他到场不久,霍振霆的车队就来了。双方汇合,加上保镖随扈,有上百人,浩浩荡荡地向停在码头的轮船走去。

    这样大的场面,想不惊动媒体都难。许多记者闻讯赶来,只可惜当他们到达的时候,轮船已经开出了码头,破浪而去。面对这样的情况,众记者毫不气馁,拍不到靓照,拍个背景也好,反正回去后完全可以充分发挥想象,脑补上来。

    轮船上,张绍平站在船头,看着逐渐远去的天星码头,思绪万千。

    霍振霆走到他的身旁,站定,笑道:“在想什么?说来听听。”

    张绍平带着疑惑的表情,道:“我们这样大张旗鼓的北上到穗城,就不怕港英政府知道?他们恐怕并不乐见我们前去内地吧?”

    霍振霆道:“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们华人是新兴崛起的利益团体,和港英为代表的外来旧利益势力,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本来整个香港一直是英国财团坐大,但二战结束后,它的力量急速衰退,给了我们华人发家致富、迅速崛起的机会。短短三十多年,我们华人财团从传统制造业、金融、服务业等等各行各业全方位地挤占着他们的空间,甚至大有把港英架空的势头。港英政府为了对付我们,多次立法和修法,企图从法律层面上扼杀我们。比如前年,突然放宽外来银行准入制度,一年时间不到,就把我们华人绝大多数的小银行整倒。我们华人商界已看出情势不妙,投向内地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张绍平摇了摇头,道:“我们华人商界有那么团结吗?我对此是深表示怀疑的。”

    “香港的报纸分派别、讲立场,香港的商界也是如此啊。有亲内地的,有亲台湾的,有利益绑在港英身上的,还有大部分没政治立场的间派。面对咄咄逼人的港英利益势力,除了绷死在它身上的,华人商界的其他所有人全都齐心起来,向着内地靠拢。这已不是团结不团结的问题,而是必须这么做才有出路。”

    张绍平苦笑道:“我们做商人的,只管搞经济,不应涉足政治才对。想不到绕来绕去,还是脱不了关系。”

    “没政治做保障,经济利益也长久不了。美国的财团不搞政治吗?他们不但搞,而且是操控政治为自己服务。”霍振霆对张绍平的话嗤之以鼻,“我这样跟你说吧,我们有些人是纯粹爱国,但这只是少数。大家无利不起早,没好处的事,凭什么冒着危险去干?”

    “你说得对,不论是从情感,还是从利益出发,我们都只能对内地有归属感!”张绍平深以为然地点头道。

    霍振霆拍了拍张绍平的肩膀,笑道:“呵呵呵,你无须担心,港英政府所有的目光焦点全在我们这些大财团大家族身上,像你这样的小杂鱼,他们暂时哪有闲心关注!再说了,名面上也只有我霍家等少数几家人是偏向内地的,摆明车马要跟着它对干,其他的人,做墙头草多点,哪边势大投哪边。所以港英政府也不敢明火执仗地打压,只能拉拢我们,或从法律层面上挤压我们。”

    “你们在聊什么呢?能不能说来听听?”

    张绍平与霍振霆正说着话,突见一位短发、英气十足的青年女,端着放着三杯小杯红酒的小托盘,款款行来。她约莫三十上下,俏脸含笑,姿态说不尽的优雅。

    “哈哈哈......,能有什么,就是和阿平说了下,港英当局对我们投资大陆的态度。”霍振霆长笑一声,说道。

    船头有一把太阳伞,伞下有张小圆桌、四张折叠椅。霍振霆很绅士地接过女手上的托盘,放到圆桌上。

    “这个有什么好说的,英国的财团自己也想进入内地开发市场,但由于担心大陆的政策会变化反复,所以暂时观望着。”

    青年女直言不讳,尽显豪爽率直的本色,她纤手一伸,在张绍平面前作握手势,笑吟吟地道:“认识一下,我叫杨敏德,搞纺织的,和你算是半个同行。”

    “杨小姐,你好!我是张绍平,叫我阿平就行了。”

    “阿德可是位女强人来的,益达集团交到她手上后干得有声有色。”霍振霆一句话既夸赞了对方,又不动声色地对张绍平点出了她的背景。

    一听“益达”两字,张绍平恍然,顿时知道她是著名爱国商人杨远龙的千金。

    “原来是这位,怪不得听着耳熟!”对于杨远龙,张绍平了解不深,但对杨敏德本人及她的现任丈夫,后世来的张绍平却是如雷贯耳。杨敏德或许少人知,但她的现任丈夫潘迪生,后世关注过娱乐新闻的人都知道,杨梓琼是他的第二任妻。

    “臭小,该放手了吧!你抓着阿德的手想要抓到什么时候?”

    霍振霆一声笑骂,张绍平才发现自己一直握着人家杨敏德的玉手,紧紧的,不曾放开。张绍平一阵大糗,天地良心,他真的不是有意的,从没想过要揩油。

    张绍平慌不迭松手,连声道歉,杨敏德大度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到穗城要多久?”张绍平忙转移话题,掩饰尴尬。

    “一小时后,应该可以到了。来,我们坐下,喝酒慢聊。”

    霍振霆招呼着张绍平两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