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五十章GD电视台的刘副台长(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接风宴,刚到的时候,粤省方面就已安排过。今晚有个重头戏,那就是交谊舞会。

    八点不到,张绍平等人就被请到一处大厅。大厅很大,塞进两三百人都不觉拥挤。

    从交谊舞,张绍平想到了数月未见的黄振邦,记得他说过,内地这边已经明禁止在公共场所聚众跳交谊舞,大家都开始转战室内。在室内跳交谊舞,缺少吹弹拉奏的人,收录机、组合音响便成了替代的抢手货,张绍平的第一笔大赚便是批售板砖单卡收录机。

    进入大厅后,张绍平随意扫了一眼,立马看见不远处放着一台黑色的台式收录机,旁边是组合音响。组合音响是日产货,而台式收录机却是一个未曾见到过的牌。

    正当张绍平打量着的时候,突闻旁边传来一道声音,充满自豪的语气,道:“这个是我国盐城无线电总厂生产的燕舞牌收录机,完全是自主研发,技术过硬。”

    “燕舞牌收录机?!”听到这个名字,张绍平眉毛一轩,隐约记得这个牌在未来的十年,将会在大陆辉煌到爆。这可是苗正根红的国产货,是内地改革成果的颜面代表,张绍平根本不用想也知道,收录机的生意不好做了。

    张绍平愣了一下,立马注意到自己的失礼,笑了笑,道:“原来是新研发的国产牌,怪不得我做了许久贸易生意,都没认出它来了。”

    该男笑道:“这是刚投产上市的,张生不知道,也没甚殊奇。”

    “你认识我?我们应该没见过面吧?”张绍平疑惑问道。

    男爽朗一笑,道:“我叫刘炽,现为GD电视台的副台长,在任老书记接见张生你们一行的时候,就是我带着新闻团队全程陪同的。”

    “原来是刘副台长,很高兴认识你!”张绍平一听乐了,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来枕头,他热情地和刘炽握了一下手。

    见到张绍平如此好说话,刘炽也是高兴,两人不由交谈了起来。刘炽此人具有很强的民族自豪感和进步求知心,在谈话,问了张绍平许多问题,其问得最详细的便是国外各种牌收录机的性价。说着说着,两人说到了香港的影视剧制作方面。

    提到电视剧集的制作,刘炽苦笑道:“张生,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我为了提高民众收看GD电视频道的兴趣,可谓是殚精竭虑,甚至每晚都去接收香港电视台的信号,只为了研究他们的节目是怎么制作的。”

    原来这年头,国家有政策,就是海外华侨、港澳同胞回国探亲,可以免税带一件家用电器回来。再加上深圳特区开放,到深市做倒爷的人不少,所以导致珠三角这一带,不说家家户户都有电视机,但起码普及到了一半人。

    香港电视台的电波比较强,在广州以南,只要竖一条鱼骨天线,就可以收到香港四个频道。虽然,收到的频道,不是全天候都有信号,而且视频模糊,时不时卡一卡,断一下,但它的吸引力仍然是致命的,很多民众宁愿守着雪花一片的港澳频道,也不愿收看GD电视台。

    说到这,刘炽充满疑惑地问道:“张生,我心一直有个疑惑,香港的电视台到底是怎么经营的?为什么可以办得那么好?”

    “说实话吧,这个东西,我也不是很懂,恐怕是给你解不了惑的了。”

    张绍平表示自己无能为力。正当刘炽失望的时候,张绍平话锋一转,道:“不过,有一个人或许可以帮到你。”

    “谁?”峰回路转,刘炽顿时惊喜地问道。

    “我一家公司的总经理陈冠忠先生。”张绍平指了指正在和别人谈笑风生的陈冠忠,“走,我介绍给你认识一下,相信你们会谈得很愉快的。”

    介绍两人认知之后,张绍平蹿到霍振霆的身旁,埋怨道:“霍大哥,你可不够意思啊,差点把兄弟我给坑死了!”

    霍振霆闻言,错愕不解,道:“此话怎讲?我貌似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

    “你还好意思说,你们全都已经和粤省这边谈好了投资项目,此次到来只是签约就行了。而我呢,初来乍到,还不知道要投资什么呢。到时候,你们和粤省这边签约了,我怎么办?签吧,不知投资什么。不签吧,大家面上又不好看。这不是害得我进退失据吗?”

    霍振霆听得哭笑不得,道:“你这消息打哪听来的?不靠谱啊!”

    “难道我说错了,冤枉你了?”看到霍振霆一副我比窦娥还冤的表情,张绍平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然!我跟你说吧,我这次带队到这,一是把我家老爷他们和内地谈好的投资合作确定下来,二是考察市场,为接下来的更大规模的投资合作提前做好准备。”霍振霆解释道。

    这时杨敏德凑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张绍平把两人的话重说了一遍,杨敏德当即笑了,道:“阿霆没说错,我们这次来,考察市场才是重点。明天一早,我就会离开穗城,取道南下。”

    “德姐,你不是准备到京城的吗?怎么南下了?”张绍平诧异极了。按说就算要考察市场,也该北上才对啊。

    杨敏德解释道:“我们溢达公司在京城主要经营酒店,但这次来,我是想把一些纺织印染业务迁移到粤省,所以才会南下考察市场。我准备先南下,再北上。”

    “呵呵呵,这样的话,我们俩正好搭个伴,一起南下。”张绍平笑道。

    杨敏德奇道:“据我所知,你主要经营服装业,主打时装精品,怎么会舍近求远,放着穗城这等的大城市不进,反而南下呢?”

    霍振霆替张绍平说出原因:“阿平这次回内地,主要是为了完成他父亲的遗憾,奔着认祖归宗去的。”

    “原来是这样,行!我们明日一起走。”杨敏德爽快地道。

    三人说说笑一阵,却见陈冠忠走了过来。张绍平诧然道:“咦,那位刘炽副台长呢?怎么,你们谈不来啊?”

    “他说舞会就要开始了,他是这次舞会的策划及负责人,他要去督促指挥。说是等舞会结束了,再找我畅谈。”陈冠忠如是道。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然的交谊舞曲响起,一场颇具内地特色的交谊舞会缓缓拉开帷幕。

    交谊舞当然得有舞伴,粤省煞费苦心地从电视台和党政机关找了不少正当年华的女前来当舞伴。现在的年代,不像后来那么无节操,跳交谊舞是个全民热爱的活动,潜规则之类的是不会存在的。跳舞就是跳舞,正儿八经的,没半点亲热戏。

    期间,任老等粤省的头头脑脑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剩下作陪的全是涉及招商引资的部门官员。这什么交谊舞,张绍平是不想跳的,因为他根本就不会跳。但粤省找来的女舞伴们太热情了,一看到他们这些香港同胞落单,立马就会有人前来相邀。

    时间过得很快,当张绍平不知踩了几个女舞伴,才将交谊舞学得像模像样时,舞会终于结束了。

    可谓宾主尽欢。

    第二天,大家开始分道扬镳,四处出击,各自去考察市场,或找上粤省的有关部门,协商投资合作的可能。

    按照既定的计划,陈冠忠、潘明两人留在穗城,找到可以话事的部门,一步步来落实投资项目。而张绍平仅带着陈飞虎,和杨敏德一道南下。为了令张绍平等人投资,粤省可谓诚意做足,功夫做尽,甚至给每人都派了一位工作人员作陪。

    “德姐,我们先在此处别过,回头再见。”

    在一处交叉路口,南下的队伍分成两拨,张绍平继续南下,而杨敏德欲到高明市考察。

    在粤省西部,一条漠阳江贯穿两阳地区,而张绍平父亲的老家就在漠阳江出口边上的阳江县。从穗城到两阳地区,道路非常不好走,弯弯曲曲的,全是陡峭的山路。张绍平坐在车上,差点连骨头都抛散架了。

    早上八点出发,途在恩平吃个午饭,歇息半小时左右,终于在晚间10点23分赶到了阳江县。张绍平两世为人,这样的苦头,还是头一遭吃到。如果不是经常打拳练武,身体超棒,张绍平恐怕已经瘫在车上,使不出半分气力了。

    陪同他南下的省府工作人员这时起了作用,他到招待所敲门,亮出身份,立马得到安顿。不然,张绍平恐怕得冒着寒气,在外面冻一晚上。

    张绍平从来没睡过那么香的觉,一觉醒来,已然时近上午11点。

    起床穿衣、洗涮,走出房间。陈飞虎在门外不知等了多久,一见张绍平的身影,立马说道:“张生,阳江县的领导今早来找过你。不过,见到你没睡醒,他们便走了,说是等你醒了再来打扰。”

    张绍平点头表示知道,随口问道:“姚同志呢?”他口的姚同志就是省府派来的那位工作人员。

    “他呀,在楼下呢。”

    两人下了楼,姚同志看到张绍平,忙道:“张先生,你好!”

    “姚同志,辛苦你了!我们先去吃个饭,下午还要麻烦你安排一下,我想尽快前去我父亲的老家,一了心愿。”张绍平很客气地道。

    “张生客气了,只要你满意了,一切都好说。”姚同志一副坚决完成政治任务的神情。

    张绍平见状,不无感叹,为了拉点投资,这年头做公务员着实不容易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