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五十三章 归途(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路过“女装名镇”时,张绍平带着霍振霆诸人参观了一下汉唐风行服装厂。

    霍家是第二大股东,霍振霆本人是第三大股东,可来这家服装厂,他还是头一回。

    厂经过近半年的发展,是一再扩建,新增1万平方米的用地面积,而先期的厂房大楼、员工宿舍区、食堂等已然赶工建好,消防措施等更是一应俱全。至今,全厂包括工人、保全、职、研发设计人员以及管理层,有近1500人。

    张绍平早已联系过林超深,知道他人在莞城。所以当张绍平带队来到厂区时,林超深已带着管理层人员等在门外迎接。高层的管理员,张绍平都认识,这些人全是他一手任命的。

    整个厂,张绍平虽然做了甩手掌柜,交给了林超深打理,但有三样东西,张绍平是紧抓在手心上的。一是财权,二是研发创新设计心,三是高层管理的任命。

    见到林超深等人,张绍平便为双方介绍了一下。霍振霆作为股东,早已为林超深所知,两人在香港已经见过面了。大家寒暄一阵,便鱼贯进入厂。

    既然是工厂,参观的重点当然是生产车间。但人员太多了,所以刨除保镖随扈、秘及普通的随行人员,仅有19人随林超深进去。其他的人,全由厂里其他的高管作陪。

    进入生产车间之前,林超深把大家带到了更衣室,杨敏德讶异地问道:“这是?”

    “我们公司明规定,无论谁进入生产车间,都必须得换上统一的工作服。”张绍平笑着解释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公司当然也得有自己的章程。”

    “你们这公司真是有够正规的!完全向大公司大企业看齐!”杨敏德闻言,立马就知道张绍平志存高远,有着做强做大的雄心豪气,“我对你这家服装公司是越来越好奇了。”

    等杨敏德从女更衣室换好衣服出来,一行人才开始进入生产车间参观。

    目前为止,厂区的厂房大楼只有一栋,五层高,建筑面积4万平方米。随着公司的发展,新增不少各式各样当前世界最先进的制衣机器。再加上熟练的车间工人越来越多,汉唐风行公司已逐渐减少向外厂下单代工,更加注重产品与服务的质量,甚至聘请不少手艺精湛的裁缝,培养纯手工制作。

    参观完生产车间,林超深又领着众人分别到其他行政部门行走。市场部、客户服务部、公关部、财务部、质量安全与技术部、后勤部以及研发部,这些部门有别于生产部,穿的不是清一色的深蓝工作服,而是统一的职业套装。

    一个个部门走下来,杨敏德不得不感叹道:“你这家公司所有的部门拧成一股绳般,充满着活力,未来想不发展壮大都难。”

    张绍平笑道:“那就承你的贵言,汉唐风行公司未来一飞冲天,到时,我和霍大哥就做东请客,好好地感谢你一下。”

    杨敏德丢了个大白眼给他,鄙视道:“抠门!等你们的公司上市,包个大利是给我倒还差不多!”

    霍振霆哈哈大笑道:“阿德,阿平是个吝啬鬼,我可不是!到时候,我自个掏钱给你发大利是。”

    “这还差不多。”

    一阵说笑,便结束了此次的参观。

    杨敏德等人从学没学到东西,张绍平不知,他和霍振霆商议了一下,便决定和霍振霆一行分开。霍振霆等人继续返港,而张绍平却独自留下来,临时召开公司会议,比如布置工作、处理一些未决的要事等等。

    在汉唐服装公司逗留了两天,张绍平才又动身。到了深市,张绍平又到大洋贸易公司在深市的办公地去了一趟。赵丽红把大洋贸易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的,张绍平是相当满意的。

    不过,当张绍平看到唐爱军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心下顿时一咯噔,怎么回事?他和颜悦色地问道:“爱军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还是说我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令你不满?”

    唐爱军强笑道:“没有,我很好啊。”

    张绍平一副你骗不了我的样,笑道:“爱军哥,你身上还保留着军人的特质,说话习惯直来直往,脸上向来藏不住心事,你骗不住我的。”

    赵丽红没好气地道:“他能有什么,还不是因为挣的钱没有我这个当老婆的多,他觉得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旁边赵承平小声解释道:“不久前,姐姐和姐夫在深市买了套房,喜迁新居,便请了一些亲朋好友前来喝喜酒。酒席上,大家都吹捧姐姐有本事,说了些什么女主外、男主内,姐夫娶到这样的老婆有福气之类的话。”

    张绍平听到这,全明白过来了,被人误会成小白脸,也难怪唐爱军会一脸闷气。他当即笑道:“原来如此!红姐是巾帼不让须眉,但爱军哥也是铮铮铁汉,我想组建个安保安全顾问公司,正要借重他的能力呢。”

    赵承平大声问道:“真的?”

    张绍平道:“当然是真的。不过,我这阵都很忙,组建公司这事恐怕要等过了春节才能腾出手来。”

    唐爱军沉声道:“只要张生用得上我姓唐的,到时尽管开口。”

    张绍平笑道:“一定会有爱军哥的用武之地的。”

    赵丽红是最不想见到唐爱军闷闷不乐的人,这时见他有了好的去处,心里松了口气,嘴上却不饶人,笑骂道:“你这个死家伙,亏你还是个大男人来的,恁地不受激!幸好张生看重你,不然你岂不是要生闷气死了?”

    张绍平闻言,笑了笑,没说什么。

    他要组建个安保安全顾问公司,倒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深思熟虑过的,只不过借此时机提前公布罢了。内地的军队相当庞大,这些年为了减轻财政负担,向现代化军队转型,会陆续裁军。而这些裁掉的军人基本上都是打过越战的,其不乏精英人物。张绍平就想把这些精英军人组成个安保安全公司,只要稍加训练,这些军人很快就会成为出色的保镖,为全世界各种有需要的豪富、团体提供保护服务。

    不仅如此,手掌握着如此重要的“武装力量”,张绍平在香港便会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到时别说黑社会不敢找麻烦,就是港英政府都不敢觊觎。

    张绍平可是知道的,84年英发表联合声明后,港英政府放任香港的黑社会疯狂发展,想把一个支离破碎、破败不堪的香港交回华夏的手上。这些黑社会为了洗黑钱,纷纷进入电影行业,绑架、勒索、杀人,手段可谓极其恶劣,令人发指。张绍平当然要早做打算。

    况且,通过安置这些转业退伍军人,张绍平甚至能博得整个军队的好感,令这个庞大的利益团体对他心生亲近。如果有军队当后台,保驾护航,张绍平不说在内地横着走,起码是没几个人惹得起。

    当然,张绍平心里打的如意算盘,可不会如实说了出来。他和唐爱军三人说了个把小时话,除了听取一下赵丽红的工作报告,便是关切了下他们的生活。

    在深市待了一天,张绍平这才启程回转香港。

    这回,他坐的是大巴。

    本来林超深安排司机开着公司的车,准备直接送张绍平回港的。但张绍平到了深市,把司机连人带车打发了回去,自己在大洋贸易公司逗留了一天。而大洋贸易公司只有赵丽红有座驾,其他人都是坐面包车或送货的卡车,张绍平当然不好意思霸占人家女士的宝贝车,只好过了罗湖口岸,乘大巴回去。

    坐在车上,位靠窗,张绍平微眯着眼,仰着头,不知不觉睡着了。睡着睡着,陡觉大巴猛地一个急转弯,张绍平整个人一晃,身体一歪,倒在邻座的人身上。

    迷迷糊糊的,张绍平只觉脑袋枕在一处鼓胀绵软的地方,很是舒服。他下意识地用脑袋拱了拱那绵软。饱满,坚挺,弹性十足!

    “啊呀!”

    一声怯生生的娇呼惊叫道。

    听声音,分明是一位女。那他脑袋顶住的饱满软绵之处就不言而喻了。

    张绍平一下清醒过来,忙不迭坐正身,满脸尴尬地道:“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

    这是一位妙龄少女,十七岁的年纪,长得很靓,如丽质天生,楚楚动人。此时,她双手环臂抱胸,满脸羞红,别有一番秀美。

    见她这样的姿势,张绍平的视线不自然地就落在在那里,目光灼灼,似是要透过遮挡,一探玉人里面的美好风光。

    “你,你......流氓!”少女羞愤欲绝,狠狠地瞪了张绍平一眼,娇叱一声。

    张绍平脸上发烫,觉得无辜死了,前面拱了拱那是意外,后面瞄了眼那是情不自禁,这两者貌似都和流氓不着边际吧?不过,毕竟是自己理亏,张绍平低声下气地道歉:“我真不是故意的,全怪惯性作用,我当时控制不住身体啊!不然,你给我个熊胆,我也不敢揩你的油啊。”

    “你还说!”少女气急了,咬牙切齿的,像头发怒的母狮,就欲跟张绍平搏命。

    “打住!现在全车人都盯着我们看,这种羞于启齿的事,你不会想闹得人尽皆知吧?我是没所谓啦,就怕玷污你的名声,日后被人拿来指指点点说事,面上不好看。”张绍平赶紧说道,他一边摆出无赖样,一边威胁着。

    少女闻言一惊,如浇冷水,怒火熄了大半,她偷眼一瞧,只见车上所有人都伸长脖颈往这边瞄来。她心道:我明年还要报考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现在不宜和这个登徒纠缠过多。想到这,少女美眸不甘心地瞪了一眼贴上“色狼”标签的张绍平,警告他一下,才气呼呼地挪动身,小屁股在座位上的外侧就沾个边坐着。

    这时,巴士到了一个站,停住,少女立马嗖地一声站起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蹿出车门。

    站在站牌外,少女松了口气,一转身,却见张绍平就站在她的身后,顿时吓得她嘶声裂肺地尖叫道:“啊!”

    这声音惊天动地,响遏云霄,盖过了人声鼎沸的大街闹市,传到每个人的耳里。

    “不妙!”张绍平暗道一声,立马苦着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色狼啊!”

    果然,张绍平刚飞一般冲进一条巷里,后面就传来少女暴怒的喊声。

    “尼玛的!这是龙塘,我就住在这的好不好?虽然你长得很靓,但我真不是尾随你的啊!”张绍平一边狂奔,一边圈圈叉叉地问候着那少女。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