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五十四章 再见钟憷红(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张绍平跑出老远,觉得不会被追到了,才停了下来,歇口气。

    “丫的,不就是碰了一下你的玉女峰嘛,用得着这么大反应吗?”张绍平心里不爽,嘀咕一句,手掌却不忿地往旁边的建筑物一拍,似欲把憋着的闷气全发泄出来。

    “嘭”的一声,极为响亮,把张绍平吓了一跳。却是他不经意的一掌,恰好拍在了某大厦的后门上。

    “不过,这小娘皮还真好看,小身材发育得挺丰满的,很有手感。唉,可惜了!”张绍平一想到少女姣好的娇颜、玲珑有致的身材,心里便是一阵火热,他不由懊悔地轻扇了自己一巴掌,“你都还没怎么样她,跑什么跑?有什么好心虚的?唉,多好的搭讪机会啊,就这样错过了,也不知以后还能不能碰到她?”

    张绍平正自懊恼,错失猎艳的机会,被他拍到的那扇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一个胖女人探出大半个身,对着他吼道:“扑街仔,你怎么才来?是不是不想干啦?不想干,你就趁早开声,卷铺盖滚蛋!”

    张绍平被这肥婆机关枪似的一阵叫骂,给骂懵了,这是啥情况?他满脑疑问。

    胖女人见张绍平傻愣愣地不动,大为光火,气冲冲地蹿到张绍平的身前,蒲扇大的手掌一伸,抓住他的臂膀就往门里拽。胖女人的身材像头千磅的肥猪,冲起来的气势,给张绍平的压力山大,胳膊被抓,他吃惊之下,想也不想,就是一个旋身,一拿一推,借力之下,就将胖女人庞然身躯甩了开去。

    嘭!

    胖女人屁股着地,肥胖的身体如巨石砸落,震得地面都抖动了几下。

    “哎呦!”

    胖女人痛得杀猪般嚎叫起来,声音凄厉,说多惨就有多惨。

    “怎么啦?怎么啦,琴姐?”门里猛地冲出两个青年,声出人到。两人看到胖女人躺在地上惨叫的样,皆是不由地缩了缩脖。干起架来,胖女人可以完爆他们两个,但就这样的人,还被张绍平整成这样,他俩可没胆直接和张绍平叫阵。

    当下,一人对着里头放声直吼:“有个扑街仔打了琴姐,大家快出来帮拖啊!”

    张绍平腆着脸道歉道:“两位请息怒,这完全是个误会来的。我道歉,我可以解释的。”

    见到张绍平服软了,两个青年顿时得瑟起来,一人忙不迭跑去搀扶胖女人,检查伤得严不严重,而喊人的青年却冷笑道:“误会?你把我们琴姐打成这样,这也叫误会?”

    张绍平很无辜的样,辩解道:“我没打她,我只是轻轻地摔了她一下。可这也不能怪我啊,谁叫她突然冲过来,狠狠地拽着我?我心慌之下,条件反射般就将她甩开了,但她的身材吨位太重了,所以才会摔得惨了些。”

    “哎呦!死扑街仔,把老娘摔得骨头都散架了,还敢调侃老娘的身材!”胖女人一边哎呦哎呦地叫着,一边愤愤地骂着,“赶工迟到,还把老娘伤成这样,这事你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没完。”

    “赶工?!”张绍平听得眉毛一挑,不客气地道:“你们看看,这就是误会!我根本就不是你们要找的赶工的人。”

    胖女人尖叫道:“扑街仔,你以为说一句误会就没事啦?你等着,阿仁他们就出来了,到时我要让你好看!”

    碰到这种蛮不讲理的人,张绍平皱了皱眉,懒得理会她了。刚转身想走,就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听不出几多人,大声地喊道:

    “琴姐,你没事吧?伤得严不严重?”

    “谁这么嚣张,单枪匹马就敢来我们这找事?”

    “阿诚、阿水,你们别慌,我们大伙儿来了。”

    “大家拿上家伙,堵住他。”

    张绍平一听到这个,吓了一大跳,想也不想,撒开脚丫就跑。

    ......

    “苦也!难道今天真要挂彩了?”

    没跑几分钟,张绍平就傻眼了,前面没路了。

    原来这片楼房建得“围三缺一”,而张绍平只顾着跑路,却没看清状况,就一头撞了进来。

    既然逃不掉了,张绍平也只能勇敢直面,他一脚踹开旁边的垃圾堆,从里面抽出一根废弃的旧棒球棒。他掂了掂手,背靠在墙边,准备迎接即将发生的厮杀。

    张绍平的前身可是身经百战,打惯了群架,仗着学到的拳术,往往一挑七八个人,十足猛人。他打架经验丰富,当然不会让自己腹背受敌,背靠高墙就成了最佳的选择。

    没让张绍平多等,敌人很快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一,二,三......张绍平松了口气,才个人,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扑街仔,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喊人的那个青年戏谑地道。

    拿着棒球棒,久违的血性一下涌上心头,张绍平只觉热血沸腾,无所畏惧。他冷笑道:“跑?我有跑吗?我刚才是热身。”

    这话太嚣张了!把对方刺激得恶狠狠地叫嚷着。

    “挑!拽得像个二五八万,活腻了是吧?”

    “丫的,把他手脚卸了,问他还拽不拽?”

    “甘巴闭!当我们纸糊的是吧?”

    这些人还在叫喊着,张绍平动了。他蓄势一冲,如脱弦的箭,倏地冲进人群。手上的棒球棒狠狠地猛挥两下,准确地砸两人拿家伙的臂膀,但听“咔嚓”一声,筋断骨折,两人顿时惨叫出声。接着,一旋身,左脚狠狠地踹在又一人的肚上,把他踢趴在地。

    张绍平这几下,先声夺人,快如闪电,一下就放倒了对方三个。对方这才反应过来,齐齐怒吼一声,挥着家伙就往张绍平的身上招呼。但他们打空了,张绍平早预料到他们的反击,却是一击即走,闪身疾跑几步,一脚蹬在墙壁上,人借着这股反冲力,来个大腾身,凶悍地往几人扑去。

    他一抖棒球棒,如奔雷,擦着空气,竟然隐隐有刺耳的呼啸声。迎面的两位只觉头皮乍麻,隐隐生痛,吓得他俩脸色大变,就地一滚,闪了开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张绍平练了许久的拳法,体内气血旺盛,早就生出了一股气,这股气既是血气,也是内家拳所说的内气。平时练拳,比不上真刀真枪干一仗,始终发泄不出体内的血气,威力不显。此时,张绍平只当置身死地,别无他途,反而把这股血气调动起来,已有几分国术的打法。

    他这种抖大枪的做法,是把形意拳的意蕴用过棍棒使出来。形意拳短打直进,最先是从战场厮杀演练来的。两军交战,千军万马之,少有闪转腾挪之地,只有直行直进,打亦走,走亦打。

    张绍平不是国术大家,仅仅练过拳法罢了,但对付这些连混混都不算的家伙,正面对上都不见得会输,何况他先下手为强、先声夺人,绝对是碾压式的。

    就连张绍平自己都不敢相信,他这么能打了。对方的棍棒挥得毫无章法,落在张绍平的眼里不仅软趴趴的,而且速度也慢,他毫不费力就躲了过去,还可以顺手还击。不过,他想想也就释然了,这不是别人动作慢,而是他的反应变快了,形意拳练头、练身、练精气神,这拳法练得久了,人就会逐步变得不一样了。

    既然对方这么挫,张绍平的反击便愈加犀利,不把这些家伙全放倒,他决不罢休。

    “住手!大家快住手!”正当张绍平没两下,又放倒了一个时,忽见一个女急匆匆赶来,大声娇呼道。

    对方仅剩还没挂彩的三人,一听到女的话,立马停了下来,但张绍平却置若罔闻,不管不顾的,三拳两脚将这三个家伙打趴下。

    “你!张生,我都叫住手了,你为何还要把他们打伤?”女愠怒道。

    张绍平听到责问,不由循声望去,顿时看得一愣,他诧然道:“咦,怎么是你,钟小姐?”

    这女一头曲卷的长发披散在肩,浑身散发着纯朴天然的气息。面容姣好,但算不上惊艳夺目,却胜在清新,矫揉而不造作。她宜嗔宜喜的妩媚风情,举手投足的随意性感,都让人迷醉。

    她正是未来香港的性感女神钟憷红。

    钟憷红诘问道:“是我怎了啦?如果不是我,你是不是想连来劝架的人一起打?”

    张绍平干笑道:“怎么会呢?我这人最爱讲道理了,一向不喜欢诉诸于暴力。”

    被他打得至今躺在地上呻吟的几位,听到这话,差点气得跳起来,找他理论。钟憷红看了一眼满地伤者,美目愤怒地瞪着他,显然对他的话压根就不信。

    张绍平被美人一瞪眼,骨头都软了三分,为了不给佳人留下个坏印象,急忙忙解释道:“红姑,我跟......”

    “我跟你说”几个字还没讲完,钟憷红柳眉倒竖,叱道:“不准叫我红姑。”

    “行,红姑!”张绍平直接把她这话当耳边风,继续道:“事情是这样的......”

    张绍平把事情经过娓娓道来,说得绘声绘色、声情并茂,把自己受的冤屈无限放大,把胖女人等人的可恶之处添油加醋成十恶不赦。总之一句话,其误会重重,大家都有错,不过,对方是大错,自己是小错。

    对张绍平的话,钟憷红将信将疑,张绍平见状,立马赌咒发誓道:“这真是误会来的!如果我有说假话,老天爷就罚红姑以后都不理我!”

    钟憷红虎着脸道:“这算哪门发誓?你说假话,老天爷倒罚到我的头上了!”

    张绍平笑嘻嘻道:“红姑你不理我了,岂不是叫我生不如死?到时成了活死人,世上再没比这更恶毒的毒誓了。”

    对这家伙调笑的话,钟憷红直接过滤掉,哼声道:“说吧,你准备怎么办?”

    张绍平大度地道:“算了,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就不跟他们这些人计较了。”

    “什么?你想就这样一走了之?医药费呢,不用赔了?”钟憷红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

    张绍平双手一摊,表示爱莫能助,沉声道:“红姑,你要知道,他们这么多大男人围殴我一个少年人,我不让他们蹲牢房就不错了,还想问我要医药费?真想要的话,你们就去跟我的律师说吧。”

    钟憷红哑口无言了,这事无论怎么说,自己这方都是不在理的。

    张绍平看到佳人愁眉苦脸的样,不由大为怜惜,心软了,问道:“这些人和你都是什么关系?是你请的工作人员吗?”他心想:如果这些人是要钟憷红出医药费的话,我就给些钱打发了吧。

    “他们是我朋友的人。”

    张绍平一听是这关系,便不想让她为难。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