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八十四章 返港(下)(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京沪两地的全家乐快餐店在整修装潢的同时,服务人员也培训得差不多了,陆续到位。

    京沪广深四地的服务人员是统一招聘、集培训的,他们来自于全国各地,最先的一批已经在穗城、深市相继就业,第二批才开始分发京城、沪市。

    “叮铃铃——”

    房间里的固定电话陡然响了起来,张绍平对在座几人抱歉地说声失陪,起身接电话去了。

    “喂?”

    “张生,火车到了......”电话那头,全家乐京城店的店长急声道。

    “你是店长,还是我是店长?火车到了,你就派人去接人啊!”张绍平眉头微皱,“这样的小事,你也烦我?”

    “米雪小姐也来了。”店长苦笑道。

    “龙女怎么来了?”张绍平嘀咕一句,随即斥道,“下次说话记住挑重点的说,一口气说完,拖拖沓沓的,挨骂了也是活该。”

    “......”老板训话,对不对不重要,重要的是下属绝对要摆正心态。此位店长叫沈刚,在香港底层摸爬打滚十几年,才爬上“大快活”快餐店分店的店长,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张绍平这边训话,他在另一边亦低眉顺眼的,大气不喘一口,仿佛张绍平就在他面前一样。

    等张绍平训完话,他才道:“米雪小姐也是到了店面,我才知道的,所以赶紧通知张生你一声。”

    “你好生接待她,我这就赶去。”张绍平说了句,就挂了电话。

    张绍平在谈电话的时候,杨洁这边也在小声交谈。

    在座除了杨洁外,还有两个青年男女。男的叫雷徳祖,女的叫高艳,都是连环画界的后起之秀。这两位虽然是近些年才声名鹊起,但在创新和接受新事物方面,很放得开,想法也多。对他们两个,张绍平感到颇为满意。

    等张绍平听完电话回来,杨洁导演不由问:“怎么,小张你有急事?”

    “嗯,是店面那边找我。”

    “张生既然有事,那我们下次再聊吧。”雷徳祖笑说道。

    “不好意思啊,招待不周!”张绍平道了声歉,然后很诚恳地对两位青年俊彦说,“雷先生、高小姐,我本人呢,很希望能够同两位一起携手共创事业,请两位回去后,好生考虑一下。”

    “谢谢张生这么看得起我俩,我们会认真考虑的。”

    雷徳祖、高艳两人已然心动,但由于和原单位的关系还没撸顺,所以他们不敢把话说满。

    “杨导演,你就放心吧,你们《西游记》剧组的服装设计,我的公司完全可以赞助。”张绍平又拍着胸脯对杨洁承诺道。

    “那就好!谢谢你啊,小张!”杨洁感谢道。

    “呵呵呵,我们这是互助互惠嘛,我赞助你们,何尝不是在帮助我自己呢。杨导演,我跟你实话说吧,你们央视的节目主持或者各大制片厂的影视剧组,需要服装赞助的,都可以找我的公司。只要合适的,我就一定会赞助。”

    小龄童私下对他说过,《西游记》剧组的资金并不充足,所以很多道具都是东借西借来的。一听到这个,张绍平立马拍胸脯说,他可以提供服装赞助,惟一的要求就是要在片头片尾标出“汉唐风行服装公司设计赞助”等字样。

    杨洁带雷、高两位到来,除了热心帮忙外,也有问清楚张绍平是否真愿意赞助服装的意思在。

    送走三位客人后,张绍平急匆匆地赶去全家乐店面。

    ......

    ......

    放下电话,沈刚得意地笑了笑,对着镜整了整衣冠,才走出店长办公室。

    这间店,不仅是全家乐在京城的首家店面,而且是旗舰店。沈刚作为旗舰店的店长,兼任着京城的分部经理,要规划并逐家建立其它的分店。高工资、升职位,这是张绍平能够把他从香港挖到京城的两大诱因。

    “米雪小姐,我打电话给张生了,他就快到了,要不你先到我的办公室歇着?”沈刚笑呵呵地道。

    或许因为天冷的缘由,米雪俏脸红彤彤的,光艳明丽,煞是迷人。她此时坐在一张椅上,喝着热乎乎的咖啡,对沈刚不着痕迹的讨好,笑着拒绝:“不用了,我想看会雪景,坐在这正好。”

    “那行,你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尽管吩咐。”

    沈刚讨好的火候把握得非常好,留下个好印象,却又保证不会拍马屁拍到马腿上。

    这家伙除了知分寸,还非常有眼色,单从蛛丝马迹就看出米雪和张绍平之间有暧昧。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给张绍平,然后又在米雪面前不动声色地表功,装成对张绍平的事知根知底的心腹。这一手玩得炉火纯青的,让人叹服。

    米雪百无聊赖地喝着咖啡,她看雪景是假,想第一时间看到张绍平的身影倒是真的。米雪一想到待会就能见到张绍平,心里就欢喜得不行,有种初恋时的感觉。

    时间悄然飞逝,不知过了多久,米雪突然站了起来,嫣然一笑,看向门口处。

    此间店面已然安装上空调,推开玻璃门,一股暖气立马扑面而来。张绍平的内心亦是一片火热,但不是因为这股扑面来的暖气,而是因为正穿着羽绒服,俏生生地盯着自己的玉人。

    两人见到彼此都是激动的,但众目睽睽之下,不好表现得过分亲热,各自抑制着情感。

    “等了许久吧。”张绍平三两步走了过去,边拉着米雪的玉手挨着坐下,边笑问。

    “没事,我反正没来过京城,没看过雪景,这下正好一次看个够。”

    听到米雪俏皮的说法,张绍平不由哑然失笑,接着责怪道:“你啊,来之前也不说一声,你不知道我会担心的吗?”

    “人家想给你一个惊喜嘛。”米雪捂嘴娇笑着。

    “差点就是有惊无喜了!”张绍平没好气地说,“坐了那么长久时间的火车,你也累了,走吧,我带你去休息。”

    张绍平已为米雪安排好了房间,就在他的隔壁房。

    “你先坐坐,我去帮你开下热水器。”

    大陆宾馆用的热水器全是南.京产的玉环牌燃气热水器。因为安全系数不是很高,所以不用的时候,便把煤气罐拆开,到用时再装上。

    张绍平装上煤气罐并开了热水器,这才返回去,准备叫米雪洗澡。孰知米雪实在够累的了,短短一会儿竟躺在床上睡着了。

    张绍平心疼地为她脱靴、脱羽绒服,又将她身扶正躺好,盖上厚厚的被。完事后,这才抽空细细打量着米雪。

    一绺如云的秀发挽成云髻,细长的凤眉,娇俏的琼鼻,桃腮含羞,如点绛的唇,不施脂粉的娇靥甚是明艳,吹弹可破的肌肤嫩泽如柔蜜,身形绰约,风姿万千,说不出的迷人。

    米雪的美艳,让张绍平看得有些发呆,想伸手抚着她的俏脸,刚伸出去就又缩了回来,怕手冷冻着了佳人。盯着米雪的娇颜看了许久,张绍平才起身,正想走,脚步忽的又顿住,轻柔地将她盘成云髻的秀发解开,才离开房门。

    米雪这一觉睡得够沉的,一觉到天明。

    吃早饭的时候,张绍平问:“你怎会独自来京的,梁晓龙他们呢?”

    “广.东台正在热播《陈真》,梁晓龙在做宣传,而阿华和阿持上完节目就返港了。”

    “这时天冷地冻的,就你偏偏跑来京城受罪!”张绍平白了她一眼,“既然来了,就帮我拍一则吧。”

    “好啊。”张绍平责怪的话,米雪自动过滤掉,只对后面一句作了回应。

    全家乐快餐店一切已经准备妥当,预备在2月8日开业。为了盛大开业,张绍平不仅花了32万人民币买下了央视-1台黄金档一年的时段,而且还请了当前内地最红火的两位女星张渝、丛姗来拍摄一则简短的片。本来没米雪什么事的,但她既然到了京城,张绍平干脆带着她四处去“拜码头”,蹭个脸熟,顺便和张渝、丛姗两女合作一次,这对她以后的演艺事业绝对有莫大的好处。

    全家乐本来就已有一则,但张绍平觉得新年嘛,要更贴切些。

    创意是这样的:杨洁、王扶林两人客串老夫妻,“孙猴”小龄童、“猪八戒”马徳华、“沙僧”闫淮礼并米雪、张渝、丛姗三女扮演青年夫妻,再找来一些小朋友,便凑成了临时的一家,然后“全家乐”所有服务员工齐上阵本色出演。临时一家到“全家乐”吃饭,发现“全家乐”环境优美(镜头给店面特写),而员工又服务周到,新年时还免费发糖果给小孩。欢天喜地的,一家不由齐声笑说:“过年就是全家乐!”

    “过年就是全家乐!”

    这句语通俗易懂,而且非常贴近春节喜庆。这句语,再加上以前的“全家乐才是真快乐”,朗朗上口容易记,绝对可以红遍大江南北,让人印象深刻。

    张绍平也没想到会拍成这样,那么多人跑来客串。

    说起《西游记》,就不得不提另一部在八十年代拍摄的名著——《红楼梦》,王扶林就是《红楼梦》的导演。前年11份的时候,副台长洪呡生在宣布王扶林拍摄《红楼梦》的同时,叫杨洁负责《西游记》的拍摄,杨王两人算是一时瑜亮,交情很是不错。当王扶林得知杨洁拉到服装赞助的时候,他忍不住了,厚着脸皮,跑来找张绍平,非得让他也赞助一下《红楼梦》剧组。

    “小张,听说你的公司专门赞助影视剧组拍戏,我的《红楼梦》正缺服装设计,你也赞助下吧。”

    “王导演,据我所知,你的《红楼梦》正在组织专家改编剧本吧?成立剧组了吗?”张绍平问他。

    王扶林振振有词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我这是未雨绸缪。”

    听他避实击虚的话,就知道这个难产的《红楼梦》,估计还在红学专家们的笔下修改着。不过,张绍平本来就有赞助剧组的意愿在,难产就难产吧,倒也无所谓。

    王扶林得了张绍平的好处,觉得有点过意不去,竟不请自来,帮张绍平拍摄还“人情债”。不仅如此,他还送上了一份大礼,5张京城至穗城的飞机票。张绍平接到飞机票,惊喜莫名,犹自不信地问:“京城到穗城有飞机到啊?老爷,你不会是在耍我吧?”

    王扶林吹胡瞪眼的,说:“谁有闲心耍你了?京城到穗城的飞机一直都有,一周飞两趟,只不过飞机票太抢手了,不是部委单位很难拿到手。”

    这话倒不假。1980年前,全国各大机场都是政企合一,由军队管理的。80年改为民航后,国内航线的飞机票紧俏到不行,不是省部级的干部根本坐不起飞机。这年代的官员可不比后世,是凭票坐车的,什么样级别的官,就拿什么样的票,比如处级、科级干部,他们出差坐火车的时候,就只能坐硬座或软座,因为单位只报销这么多,况且没有批条,他们就算想坐卧铺也坐不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