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八十五章 舆论(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按既定行程安排,张绍平会在8号参加“全家乐”京城西单南口店的剪彩,然后于10号搭京城飞穗城的飞机,转道返港。但在5号下午的时候,张绍平接到了陈冠忠的来电,语气急切地叫他赶快离京。

    原来在2月4日的时候,美联社驻粤省的一位记者发了个电讯稿,称“红色.国的改革开放从饮食进行突破”。本来是正面描述的一篇报道,2月5日经港台媒体引用报导之后,却在港澳台地区引起一片舆论上的风暴。

    这一切都要从英关于香港回归的谈判说起。

    早在1972年,.国就发出明确无误的信号,不承认英国对香港享有主权。两年后的当时英首相希思先生证实了这一点,美两国建交后的各项宣言和声明也都正式予以确认。但轮到撒.切尔夫人当首相的时候,风声开始变了,英国的政治家根本不想把香港归还给.国,于是港英政府开始操纵媒体,大肆宣扬“什么香港是大英帝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什么.国大陆是共产国家,管理不好资本主义的香港”,等等。大陆这边当然不甘示弱,亲内地的《大公报》、《汇报》立马强势反击,同亲英的媒体,你来我往,大打舆论战。

    两国除了通过媒体隔空叫阵之外,还在各自拉拢香港社会的各阶层、化知识分、精英分。比如,港英政府就以怡和、渣打两家银行为首,纠合一群所谓的商界成功人士,组成什么香港青年商人团、香港商业联合请愿团之类的团体,赶赴京城陈述民意。80年、81年,搞了这么一阵,英国一看,火候够了,是时候和北.京当局摊牌了。

    正好当时和阿根廷的马岛战争取得了胜利,撒.切尔夫人立马决定访华,同北.京当局谈香港的未来问题。去年9月24日,这位英国的铁娘碰到.国的钢铁公司邓公,终于在人民大会堂的阶梯上跌了澳门博彩娱乐网站性的一跤。让张绍平大赚一笔的同时,也引爆了越来越多的深层次矛盾。

    对于香港的主权,大英帝国和港英政府及亲英人士,没有一个人主张归还。

    不时有人建议英国应该干脆拒绝做出任何让步,应该坚决主张对香港岛和龙城享有绝对主权,并要求重新谈判续订新界租约,这些建议大多是不严肃的。

    一些右翼人士甚至鼓吹沿界线街修筑一道“柏林墙”,把英属龙与新界隔开。这么做显然根本行不通,只要.国反对,英国就根本不可能保住新界,供水问题还只是许多明显难以克服的难题之一。对于英国来说,坦率地拒绝.国的立场倒有些可能。国际法有可能承认英国对香港岛和龙的主权,国际舆论很有可能会同意英国赋予香港独立,.国很难完全无视国际法和国际间的亲善关系一意孤行。

    但.国完全清楚自身的权利,联合国把香港从殖民地名单撤消,即从法律上承认了.国的权利。

    无可奈何之下,英国干脆以民意逼宫。1982年的一次民意调查表明,85%的被调查者倾向于维持现状,只有4%的人希望香港归还.国,仍有非常直率的少数人,尤其是青年学生,猛烈抨击“不平等条约”,表现出强烈的.国民族主义感情。

    英国佬对北.京当局说,既然我们都谈不拢,那就在香港来个民主投票表决吧。设定三项选择,一是维持现状,也就是让港英政府继续统治;二是民主独立,就是学新加坡独立成为城市国家;三是回归.国。

    要投票表决,大陆这边当然不愿意干了。你丫的,香港都被你们殖民统治了近一个半世纪,那些人不是被你们洗脑了,就是你们的利益代言人,这能民主投票的嘛!况且,还有个严重扯后腿的,就是台.湾当局是站在港英政府一边的,坚决反对香港主权归还给大陆。

    面对方毫不动摇的立场和谈判停滞的情况,撒.切尔夫人焦躁不安,她在1月28日首相府召开的谈判小组工作会议上,提出如下建议:如果谈判不能进展,就在短时间内让香港独立或自治,像当年在新加坡做的;亦或迅速地在联合国主持下就香港问题举行全民投票,由当地居民公决。

    可以说,英两国的关系,此时正陷入冰点,火药味正浓。而美联社驻粤省记者的这篇电讯稿,则成了导火线。在“红色.国的改革开放,从饮食进行突破”的一里头,对正在试业的穗城白天鹅宾馆、已然开张的深广两地的“全家乐”快餐店进行了全面而详细的报道,字里行间透露出“白天鹅宾馆”是外合资的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全家乐”快餐店是第一家在大陆开业的外资快餐店,亦是第一家连锁经营的现代化公司。

    这篇电讯稿经港台媒体转载后,在有心人的解读下,张绍平立马成了同霍家一样等级的铁杆亲派,也就怪不得陈冠忠急了,赶紧叫张绍平火速离开京城。

    在风声鹤唳之下,张绍平坐火车回到穗城,再接着低调地返港。

    半路上,张绍平对米雪说:“我们在这分开吧,你先回爸妈家住,或回自己租的公寓。等风头过了,我们再见面。”

    外界的媒体记者找不到张绍平的人影,肯定全都蹲守在他的别墅外,来个守株待兔,所以两人分开走很有必要。

    “嗯,你自己注意些,别被媒体记者抓住把柄了。”米雪关心地说道。

    “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张绍平淡淡笑着,一点都不担心,“我就呆在家里,哪也不去,先装几天鸵鸟,到时看看情况再说。”

    在大陆做生意的港人千千万万,不知多少人和那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马蜂窝岂是那么好捅的?况且,舆论上的东西,根本做不得准,不是被人控制,就是被人诱导或夸大,只为了糊弄普通大众罢了。过了这阵风头,估计事情就过去了。

    张绍平的座驾驶上太平山顶,转入宾吉道,隔着老远,就看到二三十人三三两两地散落在别墅大门外,抽烟打屁。或胸前挂着相机,或拿着话筒,反正一见这些人的行头,就知他们是记者。

    “咦,有车冲这开来了。”当记者的首先要耳目灵敏,其次反应要够快。

    “应该是张绍平这位牛人......不管了,无论是谁,先堵住他再说。”

    这些人的反应堪称神速,张绍平的车还没开到别墅大门,他们已一哄而上,甚至变魔术似的拿出笔、采访本和摄影机来,照相的照相,问话的问话,摄影的摄影,乱纷纷的。

    “张先生,你的政治立场是左翼分吗?”

    “右翼团体指控你投靠.国大陆,是罔顾香港500多万民众的利益,请问张先生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张先生,《东方日报》骂你亲共是无知愚蠢,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张先生,你是支持大陆收回香港主权,还是赞成维持现状?”

    “香港青年商会近日已对外宣布,拒绝邀请与接纳你成为商会的会员,原因是因为你对政治持有偏颇立场,违背了‘社会责任感’和‘促进社会发展’两大宗旨。张先生,对此指控,你是否有异议?”

    “张先生......”

    这些人来自港澳台三地各大报刊、电视台,有字记者、电视记者或广播记者,亦有摄影师、摄像师,各色各样,杂得很。

    此外,他们问的话,全都带着陷阱,不管你答“是”或“不是”,只要一开口解释,明天的报纸绝对会按他们的“理解”来报道。

    对此,张绍平甚为了解,任凭外面吵闹喧嚣,他关密车窗,不发一言,坐得极为淡定。

    听到车声响,陈伯小跑着来开门。记者们没问几句话,车已缓缓开进别墅去了。众记者尚不死心,想追进去,却被几位一身黑衣裤的保镖挡住。几位男记者仗着蛮劲想往里面冲,难免推推搡搡的,差点打起来。冲了几次,觉得没戏后,众记者也不失望,反而有说有笑地走人了。

    这些人玩惯了字游戏,不管张绍平开不开口说话,他们都有办法写出吸引眼球的章来。

    翌日。

    《东方日报》报道说:“张绍平冥顽不灵,死挺共到底。”添油加醋地描述,张绍平被众记者问得哑口无言,默认左翼身份。

    《华侨日报》说:“大陆起家,张绍平默认政治选边站。”

    《大公报》报道:“年轻企业家张绍平,胸怀赤之心。”

    《明报》说:“张绍平低调现身,对甚嚣尘上的报导不予表态。”

    甚至无线电视台也参合一脚,主持人调侃说:“张绍平少年得志,成为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心智却不够成熟。”

    ......

    所有的媒体,亲台派和亲港英的贬低张绍平,亲大陆的就拱高他,字里头比较立,仅《明报》一家。张绍平看了下,便懒得看了,这些报道全是胡说八道居多,偏偏又都用上“默认”两字,让你想告它“诽谤”都难。

    2月7日,穗城的白天鹅宾馆盛大开业,霍老爷带着霍振霆出席剪彩。

    当着众媒体记者的面,霍老爷直接呛道:“建工厂、商场就行,建酒店就不行,这是什么逻辑?”

    2月8日,京城的全家乐快餐店正式挂牌开张,张绍平缺席,但京城的副市长张佰发前来剪彩。

    西方国家驻京记者闻讯而至,美国合众社记者采访后,发出的电讯稿将之比喻为“.国改革开放的又一次进行”。

    而三年前悦宾饭馆开业的时候,合众社的记者龙布乐就曾在他的报道里这样写道:“在共.产党.国的心脏,美味的食品和私人工商业正在狭窄的小胡同里恢复元气。”

    合众社一度作为西方国家了解大陆的权威机构,两篇报道前后呼应,在港澳台地区造成的影响非一般的轰动。如果说,张绍平只是在深市、穗城投资做生意的话,台.湾当局还能睁只眼闭只眼,但京城是哪,那可是大陆的头脑或心脏,这性质就不一样了。

    正当台当局震怒,欲把张绍平列入不受欢迎的左派分时,忽闻法新社又报道说:“北.京当局大开放,溢达集团投资建设香山酒店。”

    这下,在港澳台地区可谓是举世哗然。香山是什么地方?只要有点见识的人,都心里有数。这个报道直接将溢达集团和杨远龙推到风口浪尖,倒把张绍平的压力减少了大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