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八十六章 做慈善(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本报驻京记者赖浩天2月11日电讯:2月7日,大陆央台播了一则:‘京城第一家西式快餐厅将于2月8日举行挂牌仪式,开始招待外客人。’一经播出,当天,全家乐快餐厅200平方米的店堂挤满了宾客,大家品尝汉堡包、火腿三明治、香浓咖啡、丝袜奶茶、蛋挞等。人们从京城的四面八方赶来,为的是体验一种从未有过的新鲜感;还有一些外地来京出差、办事的人,把这儿当成京城改革开放的一个窗口,从学习一种精神。

    为了深入了解所谓的‘全家乐’西式快餐店,把它真实地呈现在所有的读者面前,记者本人亲自光顾店堂,揭开该店的庐山真面目。店里的餐桌和座椅摆放随意,毫无考究,不像时下的餐厅井井排列,可见店家的服务态度不够认真严谨。墙上乱七八糟地贴着各种卡通、游乐园图片,严重破坏整体的协调美观。等餐的时候,本人拿起本杂志来看,竟是大陆老土的《大众电影》杂志,翻了几页,便了无兴趣了。当然,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便是店里的食物......”

    接下来,便是大篇幅地描述着“全家乐”店的食物,不是贬得一无是处,就是说这些食物平平无奇。

    “所谓的西式快餐店‘全家乐’,在记者本人看来,就是个不不西的四不像,既没了餐的美味,也没了西餐的洋气。这玩意也就在大陆才那么受欢迎,如果是在香港,估计倒贴都没人愿意去。依我看啊,某人正是看准了这点,才会在大陆糊弄人,因为他知道这‘全家乐’快餐店是骗不了自由世界的人的。

    或许某人从骨里头就是左.派人士,大陆是他的家,而香港只不过是他的旅店,不然的话,无法解释拥有亿万身家的他,却对香港的民众关怀如此少......”

    正当所有的报纸都不再对张绍平含沙射影地“声讨”的时候,《东方日报》却集火力对他穷追猛打,极尽能事地挖苦他,甚至带着恶意地引导着舆论。

    张绍平将手上的报纸一把甩到茶几上,问霍振霆:“这家《东方日报》怎么回事?我和它有仇啊?到现在还黏着我的屁股不放!”

    霍振霆笑道:“这家报纸可是出了名右.派的,你现在的名声就是左.派人士,他们不狠狠地咬你一口,怎能表忠心?”

    “扯淡!到了今时今日,《大公报》、《汇报》都正常化了,它《东方日报》就算亲台,也用不着撕破脸面,亲上火线吧?”

    张绍平翻了翻白眼,对这个答复压根就不信。细数全世界,有几个商人是有政.治立场的?有的只是利益立场,只要有利可图,节操什么的皆可抛。

    刘滦雄道:“阿平,你就有所不知了,马氏家族与国.民.党政府之间的关系非常良好,好到他们的报章都一律采用民.国纪年,政.治立场是倾向港英政府及台.湾当局的。不仅如此,《东方日报》的创始人马氏兄弟因为涉嫌贩.毒纷纷潜逃到台.湾,而现在的当家人是马家的侄辈马成昆,他要想自己的父叔在对岸过得好点,当然得讨好对岸当局了。”

    这原因还有点说得过去,张绍平算是接受了。不过,想想就让他感到火大,尼玛的,你想当孝讨好老,也不用这么卖力吧。谁都不找,就找他来落井下石,敢情是觉得他张绍平好欺负吧。

    张绍平换了个舒适点的姿势,依靠着沙发,问坐着不语的杨敏德:“德姐,都被人欺到头上来了,你家老爷是怎么想的?”

    杨敏德道:“这是神仙打架,殃及池鱼,我们除了静观其变外,还能怎么想?”

    张绍平不甘,问道:“那就这样算了?”

    杨敏德没好气地道:“那你想怎样,和港英当局杠上?”

    张绍平提醒道:“咱们收拾不了大的,那些摇旗呐喊的可以弄一下嘛。”

    “你该不会为了一篇报道,就想找《东方日报》的麻烦吧?我劝你还是算了,他们搞传媒的,就怕你不理他,你越是理他,他们就越高兴,和你扯得就越多!”潘笛生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劝道。

    杨敏德、朱铃铃、宝永琴也纷纷点头,显然很是认同潘笛生的话。刘滦雄笑了笑,说道:“来日方长嘛,不急在一时。”

    “呵呵,我这不是气着了嘛,就说几句气话来撒气。”张绍平自嘲地笑了下,不谈这事了。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晚,吃团圆饭的日。该歇停的也歇停了,就算要吵闹,也会过了春节再说。

    话说回来,这几天,张绍平一直都窝在家不外出,低调到不行。正闲来无事练写字时,忽见这三对夫妻联袂来访,倒让张绍平颇感意外。

    霍家在山顶区有两栋豪宅,分别是普乐道2号和加列山道54号。前者现在主要是霍振霆夫妻俩的住处,后者是霍老爷自居。两家住得近,往来串门倒是方便了许多。但三对儿一起来,就少见了。

    张绍平这是第一次见到潘笛生。此人满打实算才二十七岁,却已创下不小的事业。

    八零年的时候,潘笛生向父亲借了100万美元,在香港最高级的购物心环置地广场开设了一家迪生公司,专营名牌精品。开始时,专卖劳力士、萧邦等瑞士高级手表及名贵珠宝。此时,香港已步入亚洲新兴发达地区之列,人均收入亦在等发达水平以上,正是培养、建立消费者享用名牌产品的观念之时。迪生公司因顺应潮流,引导潮流,走在时代的前面,所以一炮打响,一举成名。

    次年,迪生钟表珠宝店开设第二间分店。同年开始进军高级时装业。到目前为止,潘笛生已获得外国多家高级时装品牌的专营权,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名牌王”。

    用“名牌王”来称呼潘笛生再贴切不过了,他年少有为,相貌英俊,衣着讲究,穿的、戴的、坐的,里里外外全都是名牌货。就像他说的:“一个人要用名牌来突出个人风格。”他成功了,提起名牌,港人就会想到他。

    如果不是张绍平的横空出世,人们一提起商界的后起之秀,第一个谈到的必定是他潘笛生,一个以名牌精品专营发家的传奇人物。但现在,张绍平发家之迅速,年龄之小,都堪称奇迹,一下抢尽了他的风头。

    几个大男人喝着茶,惬意地谈着生意场上的事,而杨敏德、宝永琴两位女强人也时不时插两句,谈笑风生,气氛好到爆表。至于朱铃铃,完全不懂生意经,便和同样有听不明的周惠敏娴静地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含笑不语。

    交谈,潘笛生提起他有意代理汉唐服装在新马泰等东南亚诸国的专营权。

    张绍平满口答应下来,笑道:“潘兄,你经营名牌精品很有一套,汉唐服装在东南亚诸国的专营权交给你,我们公司这是求之不得。”

    潘笛生亦笑道:“张老弟,说到做时装品牌,我们在座那么多人就你最在行。汉唐风行服装这个时装界的黑马品牌,不就是经你手捧起来的吗?”

    “一时风头无两,做不得准的。”张绍平摆摆手道,“真正的名牌,是要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到底能不能在时装界屹立不倒,还要拭目以待啊!”

    “张老弟过谦了!”

    潘笛生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对张绍平的话还是认同的。说到名牌精品专营,潘笛生这家伙绝对是个奇才,他的公司“迪生创建”86年时就会在联交所上市,经营地将会遍布亚洲、欧洲和北美。潘笛生看好的是汉唐服装的未来,而张绍平又何尝不是想借他的手,打开国外的销路呢。

    张绍平忽然想起了一事,说:“对了,潘兄,你的名牌精品店不是要打嘛,我旗下的《时尚》杂志够专业吧,我们何不再来个强强联合?”

    “怎样个联合法?”

    “你在《时尚》杂志打,我不收你的费,但你名下所有的名牌精品店必须把《时尚》杂志作为供客人翻阅的时尚读物。”

    听到这个提议,潘笛生立马来了兴趣,越想越觉得可行,拍手笑道:“张老弟这个提议不错,我喜欢,就这样说定了。”

    此时,真正的时尚杂志,整个香港还真只有张绍平旗下的《时尚》比较专业。两者结合起来,所造成的影响绝不止一加一等于二,而是二的次方数。

    张绍平和潘笛生谈生意,霍振霆几人就在旁边听着,等到两人说完了,刘滦雄忙接口道:“潘老弟此次之行收获颇丰,该轮到我风扇刘来说说了。”

    大家听他说得有趣,齐齐哈哈笑了起来。

    刘滦雄道:“我准备4月份到美国炒国债,你们谁愿意凑一份的?”

    霍振霆摇头道:“没玩过这个,我们霍家的资金全扔在房产、建筑、酒店、航运和百货几大行业里,金融方面的东西,家父不愿过多涉足。”

    潘笛生夫妻,一个说道:“我只做品牌,对其他的暂时没兴趣。”另一个说:“我们家只做实业。”

    刘滦雄心里拔凉拔凉的,挑,怎么找个志同道合的人就那么难呢。幸好这时张绍平说了:“我倒是挺感兴趣的。你们知道的,我有一家投资公司,就专门投资股市、外汇、债券和期货之类的。”

    刘滦雄闻言,双眼一亮,开心地笑道:“呵呵,我就说嘛,以阿平你的投资眼光,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呢。”

    这厮现在还不是后世的股市狙击手,对于到美国炒国债,是赚是赔,说实在的,他心里还真没底。他这时放出话来了,也是想看看,到底有几人和他所见略同。在座的,无一不是商界的翘楚,投资眼光绝对是没话说的,有人同意他的提议,无形就会为他壮胆。

    “大刘,投资美债的事,我们有的是时间,到时再详谈不迟。”张绍平笑道,“趁着大家在,我现在有个提议,我们何不联合成立一个慈善资金,以后既要把这个基金滚雪球似的做大,又要兼顾做最大的慈善。这一来显示我们的本事,二来也不失为一桩美谈,大家觉得怎样?”

    “成立慈善基金?”霍振霆闻言愣了一下,问:“出多少资金?”

    张绍平爽朗一笑,道:“出多了显示不出我们的能耐来,出少了又无济于事,我们这里包括阿敏一共八个人,就每人出一百万港元吧。”

    “我无所谓啦,做慈善,我是绝对赞成的。”杨敏德笑道。

    霍振霆点头道:“好吧,我也觉得可行。”

    既然是做慈善,其他人当然也无异议,俱是赞同下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