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九十八章 生活玩家(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半岛酒店的茶餐厅。

    霍振霆坐在张绍平的对面,边啜着茶,边自嘲道:“阿平,你别看我们这些家族财大气粗的,但许多都是公司的股权或不动产,我们个人拥有的资金是很少的,夸张点说,你叫我一下拿出200万现金来都困难。”

    张绍平笑了,说:“谁说你没钱,银行就是你的钱袋嘛。你只要说一声,所有的香港银行都会挥舞着钞票等你来拿。”

    霍振霆见张绍平说得有趣,哈哈笑道:“哪有那么简单,你当我们这些家族弟真这么吃香啊?你叫那几个纨绔败家去试试看,不被扫地出门才怪呢。”

    身为豪门弟,在外面看似风光,派头骄奢,挥金如土,仿佛不把钱当钱看似的。但个冷暖,却是只有自家知道。

    有钱人的孩先天就占据优势,上最好的大学,享受最好教育,再加之家庭环境的耳濡目染,便是一头猪也该开窍了。但就如龙生,后辈侄有争气的,也有不争气的。不争气的统统只能拿月度钱,灯红酒绿,混吃等死。争气点的,便打发到公司里上班,帮衬着打理家里的生意,还可以领一份工资。出类拔萃的这类,就重点培养,作为未来的接班人,而其的翘楚,更是得到大力扶持,另创基业。

    对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接触多了,张绍平便甚为了解,但他不知霍振霆提起这话到底用意何在,便不好接话,只笑吟吟地啜茶。

    霍振霆瞟了张绍平一眼,接着慢条斯理地说:“阿平,你做生意的眼光,没说的,绝对是敏锐独到,但说到企业经营的话......你的公司产业,就像放羊一样,东一块,西一块的,没个整合,资源浪费太多了!你什么都想做,都想发展,不知道贪多嚼不烂,会消化不良的吗?如果你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汉唐风行服装公司上,销量绝不止这么多,公司的价值起码可以翻两番。”

    张绍平闻言,不由沉思,他也感到了不对劲,最近管理起这些公司时,忙得焦头烂额,愈发力不从心。他若有所思地请霍振霆继续讲下去。

    “古代的时候,军队打仗,每占了块地盘便会停下来休整,等消化完了,元气恢复,所有的资源整合成一体,变得更强大了,才会接着开仗。

    而把时空背景换成现代商战的话,那就是你现在的牌局开得太大了,看似每个公司都做得有声有色,但除了汉唐服装公司,你的每个公司在行业里几乎都是垫底的。如果有财雄势大的财团要收拾你的话,你有多少资金可以抵挡?交战下来,恐怕大部分都是为人做嫁衣裳了。”

    听到这里,张绍平已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力不从心了,因为自己这是虚胖,长着巨人的身体,但身体里面缺少骨骼和血肉,所以站不起来。

    半晌,张绍平才回过神来,叹道:“霍大哥,你说得太对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霍振霆谦虚地笑道:“这些都是经验之谈,真叫我做的话,我也是当局者迷啊。”

    “经验之谈也是生意场上的宝典,要不然怎么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呢?”

    张绍平打趣一句,随手夹起一块点心扔进嘴里嚼着。

    霍振霆看了他一眼,突然低声道:“我跟你实说吧,去年的房楼市泡沫破灭,所有的房地产公司无不元气大伤,甚至严重点的如像嘉年地产、益大投资、佳宁置业这几家,已经在摇摇欲坠,拆东墙补西墙了。我们这几家因为近年转移了不少产业到北边,所以受到的冲击还没那么大。不久前,我们又抄底了不少,照成现在手上捏着的楼盘、地产太多,回笼不了资金啊!”

    “你们抓那么多楼盘和地皮干嘛?不怕流动资金不够吗?”

    “呵呵呵,香港的股市、房地市就是这样,大起大落,就像过山车,跌得快,升得也快。世道不好的时候,购买房楼就是最佳的保值方法,既平稳又安全。早十年的时候,李超人就玩过这手,地买高卖,不过两年时光,资产就翻了几番。”

    张绍平提醒道:“今时不同往日,北边的因素,你考虑了没有?”

    为了香港问题,英两国的谈判到现在都还在僵持着。

    大陆在80年提出了80年代的三大任务,其一个就是收回香港和澳门的主权。而英国也不甘示弱,宣布了《1981年英国国籍法案》,法案规定:凡出生于英国属地的人,都有资格成为英国公民,但父母必须有一人是英国公民或定居于英国本土。

    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大打情感牌、舆论牌、民心牌、法律牌,甚至到最后,英国连挑拨唆使,干预经济的挫事都干了出来。

    霍振霆笑道:“香港那么多人,你以为人人都能移民出去的啊?既然移民不出去,就得买房。你放心啦,这生意绝对是稳赚不赔的。”

    张绍平当然知道这是稳赚不赔,问题是这次的房楼市问题太严重了,想复苏没个一两年的休养是绝无可能的,但两年时间何其长,在这段时间里头,他完全可以到美国炒了一轮国债再回来抄底。

    那时候,熬过82年的寒冬,在83年仍旧抓着大量房楼、地产死不放手、苟喘残息的许多地产大鳄,或不得不壮士断臂,或直接被清盘。到时,张绍平狙击一下,绝对会比现在抢滩入市要好得多。另一个时空里,刘滦雄就是这么干的,而张绍平只要跟在他的屁股后面捡便宜就行了,既可以把握时机,又可以减低风险,何乐而不为!

    又说了会儿话,霍振霆便起身走人,他此来主要是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不赞同张绍平的提议,在汉唐公司旗下另创品牌。

    张绍平没走,他另外约了人,来这谈事。

    鼎盛旗下的杂志改版,经过开会商讨,已经拟好了计划、敲定了版面栏目,交给几位总编就可以搞定。只要几份杂志卖得好,影响力有了,到时候举办香港金像奖就可顺理成章了,质疑声肯定会有,但受到的抵触就没那么大了。

    办一个电影奖很简单,像去年的香港金像奖,叫来一堆人,随便发个奖状了事。但办好一个电影奖却不是个简单的事,尤其是大家都没经验的情况下,摸索着石头过河,这筹备工作绝对繁琐而耗时。

    绕着最核心的三条程序——参赛资格、评奖规则、颁奖典礼,制定规章制度,做到严谨细致而又公平公正公开。为了这个,张绍平甚至还联系了一些各方面的知名专家、大学教授,请他们研究设计出一套可执行的操控方法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

    正当张绍平沉思着的时候,忽然一个男优哉游哉地走了过来,以轻松的语气说道。

    “呵呵呵,是张某心切见到施先生,所以来早了。”

    张绍平约见的就是此人,他叫施养徳,堪称香港出版业殿堂级的人物。

    这家伙年轻时候的是做画家,想靠卖画为生,但他三个月才卖掉一副,而且是IBM作橱窗摆设用的。发现这个没前途之后,他立马转行做设计,等做了设计之后,觉得做更赚钱,于是又转行,成为了香港最早做平面设计的人。做了之后,他又发现每次在媒体上登个就要十万八万的,觉得钱很容易赚,因此又做了媒体。

    1977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施养徳正无聊时,忽然看到无线台的肥皂剧《家变》,有一个虚拟的杂志——《清秀杂志》。他灵机一动,赶紧注册了《清秀杂志》的名字,然后再找来《家变》的女主角汪名荃做了创刊号的封面。7天后,随着《家变》的热播,48页售价3元港币的《清秀杂志》出现在香港龙的报摊上——首期发行量达到3.5万册——很快就被抢购一空,成为香港期刊史上一个辉煌的记录。

    大赚特赚之后,施养徳觉得钱太好赚了,干脆搞了个名叫“养德堂”的出版公司,专门出版一系列高档杂志。他的出版公司不单单是出版,还包括为客户设计杂志封面、版面等,是个大杂烩。在另一个时空,国外杂志的版本,几乎全是他搞的,最牛叉的时候,曾一个月出版32种杂志,令人乍舌。

    张绍平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后世的辉煌战果,但只凭他能敏锐地抓住商机,把虚拟的杂志搬到现实来,并越做越红火,逼得大大小小的各类杂志溃不成兵,张绍平便觉得他是个大才了。

    施养徳在张绍平的对面拉开椅,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说:“哎呀,肚饿死了,先填饱了再说。”

    此人号称“生活玩家”,一向不拘小节,张绍平是知道的,所以对他的无状也不恼,笑道:“施先生请便。”

    施养徳吃东西很斯,慢条斯理的,一样很舒爽和惬意的表情。张绍平从来没想到过,一个人吃个点心,也能玩出这么丰富的表情来,想不服都不行啊。

    哉哉地吃完点心,他才抹了抹嘴,直接问:“张生,你做传媒,是想玩大的,还是只想在香港这个小地方称大王?”

    张绍平道:“都说说看。”

    施养徳笑道:“如果只是香港这个弹丸之地,凭张生你的财力,我不出两年就能帮你做到销量第一。但如果想玩大点的话,我做个策划顾问还可以,但做总经理或总编辑的话,就力有未逮了。”

    张绍平皱眉了,问:“连你都不行?”

    “有个人或许可以,但就是不知道张生有没有诚意和胆识了?”

    “谁?”

    “英国《闲谈》杂志的女总编蒂娜·布朗。”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