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假使重生八十年代 > 第一百零一章 买“平安符”(书号:13621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霍当天
    </d></r></ble></d></r></ble>

    镛记酒家。

    同福临门一样,在香港亦有“富豪饭堂”之称,是香港不少政府高官、富豪及名人喜欢光顾的高档酒楼之一。在环上班的律师、医生及银行经理人等高收入人群都是它的常客。

    镛记以烧鹅驰名,专擅粤菜,它曾于1968年被《财富》杂志评选为世界15大食府之一。

    “张生,稀客啊,新年大吉大利,事业兴隆,发大财啊!”

    刚走进镛记,就见镛记的董事总经理甘建成热情洋溢、笑容满面地打着呼。看他说得顺溜,这几句喜庆话一天不知说过多少次了。

    张绍平亦是抱拳笑道:“同喜!同喜!”

    张绍平不是一个人来的,除了保镖,还有一个戴着冬帽的妙龄女。

    “来,来,来,张生,我带你去。”有钱人就这是这样,去哪都不缺美女,甘建成也没少干过这样的事,他毫不感到意外,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笑问:“还是老地方?”

    “哈哈,我这人最念旧了。”

    把张绍平引到用惯的包厢,甘建成忙着开空调。

    而张绍平先拉开一张椅,让身边的佳人坐下。女坐下之后,脱下冬帽及披在身上的外套,张绍平接了过去,放好。

    见到女绝美无暇的容颜,甘建成心头泛起诧异之色,但他毫不表露出来,而是笑呵呵地问:“张生,陈小姐,你们准备吃些什么?”

    张绍平没回他,而是问身旁的佳人:“莲妹,你说呢?”

    陈钰莲淡淡地笑说:“随便,清淡点的就行了。”

    “水云玄采糕、皮蛋、清粥各来两份,嗯,还来小碟烧鹅,其余的,甘经理你看着办吧。”

    “呵呵呵,行,我亲自给你斩烧鹅去。”

    甘建成走出包厢,掩上厢门,脑海依旧萦绕着刚才初见陈钰莲时的惊艳,独特的夺人气质,骨里的高贵,冰清玉洁,不可方物,透着淡泊冷漠。

    对于张绍平的艳福不浅,甘建成是羡慕的,上次张绍平就带过米雪来这里,这次又换成了陈钰莲,两姝都是绝美的女明星。

    “女明星真不错,我是不是也找个来玩玩呢?”甘建成心痒痒的,带着这个念头快步走开。

    这世上美女何止万千,比女明星漂亮的也多得是,但为什么偏偏诸多富豪就喜欢玩女星呢?因为女星多了层“光环”——很多人把她们当女神供着,蹂躏女神就是富豪们的最爱。

    “尝尝这个吧,镛记最出名的就是烧鹅了。”张绍平夹了块刚上桌的烧鹅肉,放到陈钰莲的小蝶里,“少去麦当劳那些地方,炸鸡腿吃多了可不好。”

    看到烧鹅肉,陈钰莲不由皱了皱秀眉,气恼道:“你成心气我的是吧?我最近减肥呢,一直吃素的。”

    张绍平见到陈钰莲不复清冷的样,顿时一笑,他就喜欢逗性淡然像不食烟火似的陈钰莲。张绍平轻笑道:“谁说你胖了,我就喜欢你这身材!”

    陈钰莲不理他的口花花,贝齿轻咬,细口细啖地嚼着小蝶上的烧鹅肉。

    饮完“早茶”,张绍平便结账走人。

    年前,张绍平一有空闲就会时不时带着周惠敏、米雪及小妹张梦莹到各家酒店、餐厅“饮茶”或吃饭,有时是一起,有时是带一人。而从春节开始,张绍平的日程安排又多了钟憷红、陈钰莲两个,早上陪这个,午陪那个,晚上又是另一人。十一、二天下来,除了去伦敦的时间,尽皆周旋在美人之间,爽到不行。

    刚上座驾,大哥大电话忽的响了起来,张绍平接通“喂”了一声,那头就传来关晓晓的声音:“张生,我和你说个事,电影公司有麻烦了,广.东台拒绝继续引进我们香港产出的电视剧,引进的正在播的《京华春梦》也突然下架了。”

    张绍平吃惊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翻脸了呢?是不是你们触碰到那边的禁忌了?”

    关晓晓刚过春假,就被派到了内地,负责组建玩具公司,生产他搞出的变形金刚。虽然香港这几年的玩具业逐渐凋零,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底还在,根本不缺人才,关晓晓很轻易地就招了三四十个资深的设计人才到东.莞建厂。因为内地的事务,杂志方面归陈冠忠负责,全家乐快餐店的事由潘明打理,而电影公司和玩具厂就交给了关晓晓的手上。

    张绍平的电影公司名叫当代影视发展公司,实际是个皮包公司,暂时除了发行业务,什么都没有。虽然是个皮包公司,但在张绍平的心目,份量却不小。作为香港仅有的能发行电视剧集到内地的公司,张绍平凭此,一边可以交好北边政府,一边又可以在无线、亚视两家电视台来回吃香,积攒名气,结识人脉,可谓是收获巨丰。

    突然这时毫无征兆地给他来这么一下,张绍平不吃惊才怪呢!

    面对电话这边的质问,关晓晓断然否认,说:“张生,我到内地前,你一再交待这边政治气氛浓厚,言行不可冒失冲动,我牢记在心,怎会明知故犯呢?而我带去的员工,全都在莞城,就更不可能了!”

    “内地是政治挂帅,比较注重国家政府的形象,凡事必有因由,绝不会无缘无故就整我们一下的!”

    内地的电视台就是政府的喉舌,走的每一步都是饱含深意的。

    张绍平从来都相信,世上绝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切的爱恨情仇都是有源头的。

    他一时心情烦躁,“嘭”的一声,一巴掌拍在冷硬的车门上。拍得太用力了,手掌生疼,不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关晓晓听到声音,刚想问怎么啦,就听一道不算好听的女声响起:“没伤着吧?无剌剌玩什么自残?”

    女声有点鹅公嗓的韵味,清冷空灵,关晓晓一听就知这是陈钰莲,果然就听张绍平乐道:“莲妹,原来你这么关心我啊?”

    “谁关心你了?臭美!”陈钰莲嫩脸一红,啐道。

    关晓晓在电话这头听到两人在打情骂俏,暗暗埋怨张绍平不分时候,她一直都觉得自家这位老板什么都好,就是有个坏毛病——风流多情。有钱人玩女人的不少,但像张绍平这样玩出感情来的,那就少之又少了。

    关晓晓忙打断两人的**,分析道:“张生,我倒是认为,广.东台针对的不是我们,而是香港的报纸传媒!”

    “为什么这么说?”

    “广.东台的刘台长跟我说了几句‘港一家亲,都是.国人’、‘不要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之类的奇怪话,张生,香港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是昨晚才刚从伦敦回来,你问我我问谁去?”张绍平没好气地说了句,接着道,“先这样吧,我睇睇是什么情况先,到时再给你电话。”

    挂了电话,张绍平问陈钰莲:“莲妹,我要回公司去了,你准备去哪?广播道?”

    “我最近没戏拍,去看大姐吧。”

    “哦。”

    陈钰莲的大姐陈钰梅在《时尚》杂志当副主编,负责美容、健美、保健三方面的内容。

    到了鼎盛化公司,陈钰莲自个去找她的大姐,而张绍平刚叫一位秘把这几天的报纸全拿到办公室来,还没来得及看,就见潘明敲门进来。

    “咦,你不是在京城吗?什么时候返港的?”张绍平乍见到潘明,感到有点意外,“喝什么?咖啡还是茶?”

    “茶吧。”潘明一屁股坐在张绍平的对面,茶水自会有鼎盛公司配备的办公室秘书奉上,“我这次回来,是有事向你回报!”

    张绍平不淡定了,惊道:“你不会告诉我,全家乐快餐店也被内地找麻烦了吧?”

    潘明奇怪地看着他,问:“没有啊,你问这话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

    张绍平提了一下关晓晓说的事,而潘明听了之后,从桌上的报纸堆里找出了好几份报纸,摊开,摆在他的面前。

    “你看了就知道了!”

    张绍平拿起一看,全是关于香港回归话题的论战。

    其,《明报》的立场来了个很大的转变,旗帜鲜明地支持北边97年后对香港恢复主权。《明报》的老板金墉,世人都知他是个坚决反对共党的人,60年代的时候,《明报》一度成为反对北边的大本营,和左派报纸“杀得”不可开交。

    但自从前年7月份,他到京城走了一遭,和邓公一谈,回来之后,就完全变了个样,对北边的改革开放政策满口称赞。近两年来香港每每爆发舆论战,他都吹响号角,替北边冲锋陷阵,呼吁港人支持97回归。

    金墉倒向了大陆,他的莫逆之交倪哐直接跑到《东方日报》,不停地呛声,朝大陆泼脏水。而同为香港的三大报纸,《东方日报》因为与台.湾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一向归为右派。两家报纸本就因为销量问题,素有仇隙,此时连对头的好友倪哐都跑来相助,东方报团的老板马大少顿时乐了,立马叫嚣着,这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老潘,我没看出什么不对劲来啊!这舆论骂战已经持续几个月了,看都看腻了。”张绍平扬了扬手上的报纸,不解地问潘明。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英两国这是在为正式谈判造势。其实,这个造势两年前早就开始了,只不过到了今时今日,日趋激烈罢了。

    “那你看看这位。”

    潘明说着,在每一份报纸上都指指点点,点到的稿作者,或是独自撰稿,或是联名鼓吹,都少不了一个人名。

    “刘天.赐?”

    此人叫刘天.赐,但张绍平毫无印象,不由看向潘明。

    “这位同女强人邓连茹一样,是出了名的亲英人士,三年前他以32岁之龄便担任了无线电视台的制片总监。”

    邓连茹,张绍平是知道的,此女号称港版“铁娘”,是最反大陆的亲英人士。与她传奇的成就相比,她一口纯正的英,以及不太灵光的,一样让人印象深刻。能与这样的人归为一类的,可以直说,全是港英政府“以华制华”的棋。

    “等等,三年前?1980年?”张绍平想起来了,尼玛的,那时候,大陆不是正发表告,说80年代要完成三大任务吗?时间正好对上啊。是巧合,还是邵大亨的一种表态?张绍平挠了挠脑壳,抓不准。

    “邵爵士可是英女王的笔友来的。”

    见到张绍平明白过来了,潘明接着又点醒一句。

    邵大亨是首位获封英爵士的娱乐圈人物,并有幸和英女王成为了所谓的“笔友”,他如果有什么意见,是可以写信给英女王,直达天听的。在香港这里,港英高官、权贵无不给他三分面,甚至无线电视台初始时的股权,都是美英资金占了大头。

    后世曾有人说无线是香港本土人建立的电视台,而亚视由于它的前身丽视是英国人创建的所以不受待见,其实是大错特错。因为,从一开始,香港本土就没有完全属于自家控制的电视台。

    “我明白了。”张绍平点头,转而问起他来,“那你是为什么事返港的?”

    “是这样的,我觉得火锅大有市场,想开一些附属火锅店。”一提起这事,潘明就笑容满面,“我发现了,一到天冷,京城吃火锅的人不少。我觉得,这火锅店和烤肉串,不仅可以在内地开成连锁形式,而且完全可以复制到香港、台.湾等地嘛,甚至国外的唐人街,只要有华人在的地方,生意应该都差不了。”

    说着,潘明从公包里掏出一叠企划书,递给张绍平看。

    “火锅?”张绍平立马想到了“小肥羊”,确实挺有搞头的,但他还是有点迟疑,一边翻着企划书,一边问,“搞火锅的话,全家乐快餐店会不会腾不出手来啊?总不能迟缓开分店的速度吧?”

    偌大个大陆,到目前为止,除了少数一些俄式的西餐厅外,竟然没有任何一家别的外国西餐厅、快餐店,张绍平的“全家乐快餐店”进去后,毫无竞争对手,赚钱太容易了,比抢还容易。如果不是他死死压制着,不准降低服务水准,说不定现在已经开了起码七八家分店了。

    潘明拍着胸脯保证道:“张生,你放心,这第二批参加培训的人员差不多可以上岗了,你一直说要树立金字品牌,我是绝对不会搞砸了的。”

    “那行,你看着办吧。”

    “哦,那好,张生,我先走了。”得到张绍平的批准之后,潘明迫不及待地就想告辞。

    “先别走,等敲定一件事了再走不迟。”

    “怎么,张生还有事?”

    “也没什么,我寻思着,自己开公司也赚了不少钱了,是时候回馈社会,做做慈善了。全家乐、鼎盛化、大洋贸易、汉唐服装,还有杂志社,你们全都要拟一个合理的计划出来,每年该拿出多少钱做慈善才恰当。”

    张绍平突然跳到“做慈善”来,让潘明听着有点绕不过弯,迷糊着问:“张生准备做什么方面的慈善?”

    张绍平大手一挥,说:“什么样的慈善都做,而且要年年做,一直做下去!大陆也好,香港也好,甚至台.湾,我们都该做慈善!”

    说是做慈善,实际上,对张绍平而言,这也是在买“平安符”——捐钱嘛。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