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三十五章 老马失蹄(书号:76787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吴老狼
    只是和山西吴军干过仗,从来没有和真正的吴军一线精锐交过手,清军名将傅振邦其实并不是很相信爱侄张荫清的描述,说什么装备击针快枪和掷弹筒手雷弹的吴军精锐天下无敌,即便是张国梁麾下的山东新军精锐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甚至在野战中就是想和吴军近身作战都是难如登天。

    所以,即便表面上没有流露出来,也十分喜爱和信任张荫清这个侄子,在傅振邦的内心深处,却依然还是觉得张荫清的介绍和描述过于夸张,张国梁军在与吴军的野战中惨败一定是多种因素造成比方说中计上当后的军心慌乱士气低落等等,自己麾下纪律更严明、训练更刻苦的本部人马,在野战中未必没有与吴军的一战之力。

    还好,傅振邦是个听得进劝的人,知道吴军的实力即便不如张荫清介绍的那么夸张,也肯定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为了能把手中战力最大限度的用于更加重要的守城战上,傅振邦还是采纳了张荫清的建议,选择了在当夜四更出兵西进,带着自己的本部精锐两千余人赶往长清增援,不给吴军在野战中拦截自己的机会。

    出发时已是下半夜,可是已经年过半百的山东巡抚宝鋆却还是坚持到了泺源门给傅振邦送行,傅振邦见了也甚是感动,忙率麾下众将行礼道谢,并一再保证誓死守住长清城,绝不给吴军任何破城机会。宝鋆则亲手搀起了傅振邦,好言说道:“维屏,还是那句话,有你去长清坐镇,那怕是吴贼百万大军包围长清城,我在济南中也可以高枕无忧,绝不会担心长清有什么闪失。但是……。”

    说到这,宝鋆不由顿了一顿,脸上还露出了犹豫神色,傅振邦借着火把的光芒看出宝鋆的迟疑,便主动说道:“抚台大人,有什么话直接交代吧,末将洗耳恭听,必定遵从。”

    “那老夫就不客气了。”宝鋆也这才开口,语气严肃的说道:“但是你千万别轻敌,千万别仗着你的士卒精锐,本部人马是百战雄师,冒险和吴逆贼军正面硬拼,野外决战。”

    言罢,宝鋆又赶紧补充了一句,道:“当然了,我也不是信不过维屏你的本领,是你这支军队对于我们大清的山东来说太重要了,容不得有半点的闪失。还有,千万别小看你的对手,就我所知,这次统帅吴逆贼军北上的贼将胡怀昭,是早在先皇二年时就已经追随吴超越逆贼的贼军老将,和你一样身经百战,而且从无败绩,听说甚至就连长毛的伪都江宁城,都是这个贼将首先攻破的,是个危险的强敌,绝对不容小视啊。”

    知道宝鋆在军事方面的本事,傅振邦先是狐疑的看了宝鋆一眼,然后才问道:“抚台大人,恕末将无礼,这些话是荣禄荣大人对你说的吧?”

    “没错,是他。”宝鋆也没隐瞒,直接就点头坦然承认,又拍着傅振邦的肩膀说道:“别把他太放在心上,在军务方面,我更信任你。可他对我说这话也是一片好心,我也觉得他的话有点道理,所以就和你多罗嗦几句。”

    “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居然敢这么瞧不起我。”

    对荣禄印象一向不怎么样的傅振邦心中多少有些窝火,可是看在宝鋆的面子上,傅振邦并没有把这点不满流露出来,还向宝鋆拱手说道:“多谢抚台大人提醒,请抚台大人放心,末将绝不会轻视贼军,更不会轻率浪战,给吴逆贼军对末将以众凌寡的机会。”

    宝鋆高兴点了点头,又叮嘱了几句让傅振邦务必小心,然后才挥手让傅振邦率军出城离去,可是在济南西门泺源门城上目送傅振邦军离开之后,到了傅振邦军的火把光芒即将消失在视野之外的时候,宝鋆却又突然想起傅振邦话中的一个语病,暗道:“不给吴逆贼军以众凌寡的机会?以众凌寡?”

    默默念叨着这个简单的军事术语,文言文很好的宝鋆心中逐渐生出了一种不祥的念头……

    …………

    宝鋆宝大抚台心里是怎么想的暂时不去管他,还是先来看看傅振邦这边的情况,带着本部两千余人出城西进之后,靠着对道路的熟悉,即便没在雪夜之中用危险的急行军速度行进,到了天色微明的时候,傅振邦还是顺利带着本部人马抵达了济南东面三十里外的长清城下,与守卫长清东门的清军取得了联系,递交公文请求长清守军打开城门,让自己的麾下军队进城驻扎。

    清军的长清守将德通同样与傅振邦十分熟识,关系还相当不错,又是在事前就收到济南消息,知道傅振邦将要亲自率军前来增援,所以收到了傅振邦率军抵达的报告后,德通也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打马飞奔到了长清西门处喝令开门,然后城门才刚打开,德通还张开双手直接冲了出去,一边冲向傅振邦一边大声笑道:“维屏,够意思,关键时刻果然还是你最靠得住,有你在,这下子兄弟在长清城里睡觉都可以放心合眼了。”

    德通的热情并没有换来同样的回报,微笑着与德通当众拥抱的同时,傅振邦很不客气的就当场低声说道:“老德,你怎么又犯糊涂了?也不先看我的公文,甄别我的身份,直接就冲了出来?如果我是吴逆贼军假扮的怎么办?或者我是被吴逆贼军挟持了来诈门的怎么办?”

    “老傅,好不容易才见上一面,你别一见面就数落我了行不行?”德通苦笑回答,又迫不及待的招呼道:“好了,其他的事慢慢再说,快带着你的军队进城,饭菜早就给你和你的弟兄准备好了。放心,没酒,我也没喝,自打收到吴逆贼军北上的消息以后,我就没敢再沾一滴酒,就怕误事挨你数落。”

    确实与德通关系不错,见好友态度这么诚恳,傅振邦便也没有继续数落德通的大意,一挥手就让自己带来的军队列队入城,自己则与德通手拉着手并肩进城。同时在此期间,性格稳重的傅振邦还是没有忘记军情大事,又问道:“老德,崮山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暂时还没有。”德通摇头,又说道:“放心吧,我安排了足够的人手盯着那里,不管吴逆贼军有任何动静,最多一个时辰,我这里一定能知道。”

    言罢,德通还又叹了口气,惋惜道:“可惜宝抚台没听你的,要不然的话,那怕是让我们哥俩带着本部人马去守崮山驿,也绝对用不着象现在这么提心吊胆,既得防着吴逆贼军直接来打长清城,又得防着吴贼那边突出奇兵,突然走炒米店那条小路杀向济南。”

    德通不提崮山驿的事还好,一提起来傅振邦就窝火万分,难得在背后说了一句别人的坏话,哼道:“还不是叫荣禄那个黄毛小子纸上谈兵,硬是劝得宝抚台没听我的逆耳忠言。这次如果不是我坚持,那个黄毛小子还要拦着不让我来长清。”

    “什么?瓜尔佳家那个小杂种,敢不让你来给我帮忙?老傅,你给我仔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去找那个小杂种算帐!”

    同是旗人的德通一听就有些瞪眼,还当场就想发作,然而有些凑巧,傅振邦正要解释事情的前因后果时,城内指挥部却突然有飞马来报,说是吴军那边已经有所动作,大约有四个营的吴军已经离开了崮山驿,走官道大路正向长清这边杀来。德通和傅振邦听了不敢怠慢,只好暂时把一致讨伐荣禄的事放在一边,一个匆匆率军进城驻扎,一个赶紧返回指挥部总司全局。

    吴军的动作很快,傅振邦没用多少时间就把军队安顿好后,再急匆匆来到清军指挥部时,才刚与德通重新见面,德通劈头盖脸就对傅振邦说道:“贼军前队已经在曹大峪那边和我们的队伍干上了,贼军还攻得很猛,一开始就用上了快射小洋炮。”

    “这么快?”十分熟悉长清地形的傅振邦满脸诧异,惊讶说道:“直接就打我们在曹大峪的营垒,贼军就不怕我们在旁边的火石山上和马鞍山上布置有伏兵,突然杀出来给他们一个惊喜?”

    “三个可能,第一是轻敌,看不起我们。第二是已经摸清楚曹大峪战场的情况,知道那里虽然适合埋伏,可我们并没有布置伏兵,所以敢放心猛攻。”

    同为老军务的德通飞快分析,逐一说道:“第三就是想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想尽快突破我们的外围防线,直接杀到长清城下,不给我们补强防御的时间和机会。”

    “果然还是被我料中了。”

    傅振邦开心笑了,也这才把自己在昨天晚上与荣禄再次发生冲突的经过仔细说了,结果得知荣禄竟然想对自己见死不救,脾气火暴的德通当然是马上暴跳如雷,大吼大叫要找荣禄算帐,傅振邦无奈,只能是一边安慰,一边转移话题,“老德,找荣禄算帐只能等以后,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守住长清城。这里情况你最熟,以你之见,曹大峪那边能撑得了多久?”

    “应该能撑到今天下午。”德通仍然还是有些忿忿不平,说道:“如果我手里的兵力富裕些,曹大峪那边倒是有希望打得漂亮,可你也知道,我手里只有三个营的兵力和两千多团练,所以没办法,我只能是在曹大裕那里留了一个哨的正规军和三百团练,能撑到今天下午已经不错了。”

    “没关系,这么点兵力,只要能撑过今天中午我就已经很满意了。”傅振邦也没指望曹大峪前哨战的小战场能够创造什么奇迹,只是比较保守的分析道:“只要曹大峪能够撑过中午,那么等吴逆贼军的主力越过曹大峪,推进到长清城下,天也差不多快黑了……。”

    “报!”

    “禀德将军,曹大峪失守!张继文张将军阵亡!”

    突然冲进来的传令兵先是打断了傅振邦的分析,接着又用报告内容让傅振邦和德通一起脸上变色,异口同声的惊呼道:“怎么丢得这么快?贼军是怎么拿下我们的营垒的?”

    “回禀二位将军,贼军用快射小洋炮压制住了我们的营门守军,派人冲到我们的营门附近,直接用火药炸开了我们的营门。冲进我们的营地后,贼军又突然用出了掌心雷,张将军被直接炸死,帮我们守营的团练彻底崩溃,贼军的兵力又占优势,我们的弟兄实在招架不住,就只好放弃营地了。”

    敌人是从正面直接攻破营地?!得知这一报告,同为战场老麻雀的傅振邦和德通难免又有些脸上变色,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德通还斩钉截铁的说道:“精锐!来的绝对是贼军精锐!兄弟我带兵的本事虽然不怎么样,但也绝对不会带出一碰就垮的油子兵,贼军能这么快拿下曹大峪,绝对是出动了一线精锐!”

    “攻打曹大峪营地的贼军士卒,装备的是什么火枪?”傅振邦不动声色的向传令兵问道。

    “暂时还不清楚,只知道是带刺刀的洋枪。”传令兵如实答道。

    “应该就是荫清说的那种快射洋枪。”傅振邦先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才转向德通微笑说道:“老德,你我的运气不好,看来这次又被我猜中了,吴逆贼军是盯准了长清,想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全力迅速拿下长清,我们想过这一关绝对不会太容易。”

    “没事,没事,巴不得他们来。”能够和傅振邦结下深交,德通的为人自然也差不到那里,挥手笑道:“吴贼直接来打长清才最好,起码我们两个用不着替济南那边操心分神。”

    傅振邦微笑,心中颇是自得,很是满意自己的一再料敌机先,判断对了吴军的一切举动。

    自得归自得,性格稳重的傅振邦却依然没有丝毫的放松警惕,与德通联手仔细安排好了城防事务之后,傅振邦又和德通一起在细雪中登上了长清东门城墙,准备亲眼看一看即将到来的吴军具体情况。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连眉毛都被冻白的清军士兵却急匆匆冲上了城墙,将一道军情急报呈到了傅振邦的面前,飞快说道:“傅提台,济南急件,今日上午巳左右,我军炒米店营垒急报,说是吴逆贼军派遣一军向炒米店发起了进攻,攻势很猛,我军难以招架。抚台大人担心吴逆贼军有可能取道炒米店直接攻打济南,请傅提台你尽快做好率军回援济南的准备。”

    “怎么可能?”傅振邦脱口惊呼,道:“吴逆贼军一边强攻长清的曹大峪,一边强攻炒米店,他们到底是准备打那里?”

    “有可能是虚实并用,让我们分不清楚他们的主攻方向。”德通分析,又说道:“不急,我们只要探到吴贼主力大队的进兵方向,就知道他们要打那里了。”

    傅振邦点头,正打算琢磨是否让自己的军队提前做好随时回援济南的准备,不曾想旁边的德通等清军将士却纷纷发出惊呼,说是吴军已经抵达,傅振邦不敢怠慢,赶紧举起了望远镜向远方观望。结果傅振邦也马上看到,米粒般的细雪中,确实有一支戴着棉帽和白色斗笠的吴军正在以急行军的速度向长清这边冲来,势头十分凶猛。

    很遗憾,即便是拿着望远镜,傅振邦也只能是大概看到这点情况,原因一是风雪干扰了视线,二是吴军并没有直接冲向长清东门城下,刚到外围就画了一个半弧形逐渐转向了北方,傅振邦知道长清地形是北城最为容易发起进攻也不奇怪,只是与德通等人也一起跟向北方继续去看情况。

    迂回到了北门城头的时候,傅振邦逐渐发现情况不对了吴军迂回到长清北郊之后,竟然还是没有停下脚步,依然还是向着东面大步开拔,最后还是急冲到了长清城的东北角时,吴军才终于停下脚步,让军队就地休息。

    “吴逆贼军在那里停下来干什么?那里不适合发起攻城啊?”德通最先发出惊呼。

    “也不适合接应和掩护他们的主力大队啊?”傅振邦也一眼看出吴军的动作怪异,还又随口补充了一句,“停在那里,最适合的,只是防着我们出城……。”

    话还没有说完,傅振邦就已经自行闭上了嘴巴,心跳也不由自主的有些加快。结果也很巧,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满身雪粒的清军斥候忽然飞奔上了城头,冲到德通面前单膝跪下,拱手奏道:“禀德将军,吴贼主力大队已经离开了崮山,正向炒米店方向开拔!”

    雪有些加大,天气也更冷了一些,可是傅振邦和德通的额头上,却突然一起渗出了黄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两人的脸色也一起变得和雪一样的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