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造化娲皇 > 第七百八十六章:我的磕头是那么好接的吗?(书号:99494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作者:炎康
    张奎那叫一个着急呀,怎么能现在就退位呢?他这计划刚刚开展没多久,还得有十来年才能真正的出现最终效果。

    怎么着都得二十年后才能拥有和仙门对抗的实力。

    如果惠誉皇现在就退位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张奎以后就再也没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去做那些研究工作了,甚至于说他本身很有可能还会被仙门监控。

    羽化仙门那边虽然对这边的皇族监控力度相当大,但是也没有大到把皇族的所有成员都监控着,主要监控的还是皇帝一个人,至于其他的人员,只要知道继位者没有修行就行了,这个是无所谓的事情,就算到继位当天查看一下都是可以的。

    所以张奎现在的相当自由情况,现在的能够随意在皇庄当中游走,能够积极的参与一些研究活动的主要原因在于,他还只是太子,不是皇帝。

    一旦他真的继位做了皇帝,现在的自由虽然不能说一点都没有了,但是显然,限制会比他做太子的时候多很多很多。

    “父皇,儿臣所作所为,皆是为了我朝天下,皆是为了我朝人民。

    一旦儿臣现在继位的话,必然要将心神大部分分到朝政决策上面,到时恐再难有所成果。

    还望父皇保养身体,多给儿臣些许时间,等到儿臣将想要的东西研究出来之后,必然会……”张奎做出一种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姿态,言恳意切的说道。

    “这些我自然是知道的,可是你要知道,你终究是要继承我的皇位的。

    就算你现在不愿意,那以后肯定也是要进行的,而且你到现在还没有娶妻,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不提这些还好,一提这些,惠誉皇就突然想到张奎现在都十八岁了,现在还没有大婚,这根本就是自己的失职啊。

    其实惠誉皇之所以想要这么早的退位,并不是说他有多么的父慈,也不是说他有多么的不贪恋皇位。主要在于他现在年纪还不算太大,如果现在退位的话,立刻说不定还能有些机会修行。

    当年他的父亲,就是在他刚出生没多久就把他撂下来继承了皇位,然后自己连太上皇都没有做,就跑到皇家秘境当中修行去了。

    所以惠誉帝觉得自己等到大儿子长到18岁才提要退位的事情,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已经为自家这儿子付出的相当多了。

    张奎原本以为自己大婚怎么着也能再跟他父皇拖那么几年的时间。

    结果,那天交谈之后没两天的功夫,大婚旨意和禅让旨意就一同下达了。

    皇位禅让之后,就立刻和丞相家的千金大婚,时间赶得还相当急,就在当月的月底。

    这时候就算再想反对也没办法了,总不能真的做出当场违逆皇命的事情,更何况,既然禅位的旨意已经出来了,那么就代表着,中间的过程仙门将会全程参与。

    仙门其他的时候不会插手皇朝的事情,但是皇位更替是仙门必须要插手参与的。

    有一种类似于古代中世纪,教皇必须得为王国加冕一样。这边大概也就是一个意思,没有得到仙门认可的禅位仪式或者继位仪式是没有任何约束的,也是不合这边仙门统一立下的法的。

    这时候的张奎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继位仪式,在祭天台上接受羽化仙门的赐封认可。

    可是现场出了一件事。

    继位大典是羽化仙门的一位元婴真君主持的,当张奎顺利的从他父亲惠誉皇那边接手皇位权柄代表的印章之后。还得向主持继位大典的元婴真君三跪九叩,拜的主要不是元婴真君,主要是元婴真君代表的羽化仙门。

    可是这一跪不要紧,刚一跪下,叩下第一个响头,坐在张奎对面的元婴真君当场吐了一口精血。

    开玩笑,张奎所作所为虽然说有斩断这方世界天道根基的意思,但是他本身获得的功德可是一点都不虚。就他身上那几乎被整界人民崇敬信奉的信仰功德之力,要不是这方世界还是天道为主,人道为辅,就刚刚那一跪拜,人道气运就有可能直接把对面那个元婴真君碾成飞灰。

    风越看着看着真的笑了出来,同时也有点可惜。可惜给金手指的那个神灵要是再给他一分信仰修神法门,或者说皇道法门的话,张奎成就人皇至尊应该都是轻轻松松的事。

    这时候,第二个头也磕了下去。

    第一个头磕下去,吐了一口血还能说是意外,这第二个头磕下去,吐了两口血,就不能说是意外了。

    那元婴真君再也不敢接张奎的第三个头了,赶紧避了过去,并且运起观气法门查看张奎的气运。

    那真是亮瞎了眼睛。

    皇道气运的确不怎么高,跟普通的皇帝差不多,也就一条淡淡的紫色龙气。

    可是功德和信仰的数量那就是相当骇然了。

    功德金光与信仰白光几乎是两个海洋漂浮在张奎的头顶,并且这两者还在不断的增加。与此同时,另一股人道气运但是浓郁非常,几乎在他的气运之上结成人道位格。

    看到这种情况,那元婴真君自己也不敢做主,赶紧带着仙门的人立刻走了。

    只留下不知继位到底算成功还是失败的张奎准备大婚。

    ……

    羽化仙门羽化宫

    “庆华真君,你不是去主持大乾皇朝的皇位更替的吗?这也能受伤啊!”羽化仙门掌门隆昌大尊颇为不满的问道。

    “掌门容禀,此事我实在不知该怎么说才好,我是被那继位的叩拜两个头,叩拜成现在这样子的!”庆华真界就算已经略作整理,但是他本身气息有些虚弱,身体受创的样子还是能够被在场的众修士察觉的。

    所以周边嘲笑的声音一下子就出来了。

    一个门派当中怎么可能真的和和谐谐的,肯定是会有互相看不对眼互相关系不好的存在的。

    与庆华真君向来不太对付的庆珑真君嬉笑着说道:“那可真是了不得啦,一个凡人叩两个头都能把你伤成这样,那回头凡人拿刀砍你,不是把你直接砍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